第2353章 医生宣布他脑死亡…

    裴川无声叹了口气,目光投向急救室门外闪烁着的红灯,心里暗暗期待着慕容怀平安脱险。

    这些年他跟在慕容怀身边,大大小小的险情不是没有经历过。

    可是没有哪一次,慕容怀受过这么严重的伤,弄得像这次那么狼狈!

    至少他从未见过,慕容怀气息奄奄躺着,浑身都被鲜血给浸透的模样!

    裴川眼神沉沉盯着那盏闪烁的红灯,君梦瑶则坐在长椅上,双手紧扣着祈祷,期盼着慕容怀能够平安脱险。

    只要这次他能脱险,哪怕他再开些肆意的小玩笑,她都不会再把他给推开!

    慕容怀,你一定要好起来,一定!

    焦灼的等待总是漫长,君梦瑶和裴川足足等了三个多小时,急救室的灯终于熄灭了。

    没等急救室的门打开,君梦瑶和裴川就快步迎了上去。

    “医生,他是不是已经没事了?”

    “医生,我们总裁是不是已经脱险了?”

    带着口罩的医生率先走出来,身上的无菌衣沾了不少血渍,眼里写着几分疲惫。

    他连续抢救了慕容怀三个多小时,可以说用尽了毕生所学。

    可是慕容怀身上的伤势实在太严重,别说是被人赞誉医术高超的他,就算是大罗金仙,只怕也是束手无策。“唉……”医生无奈叹了口气,冲君梦瑶和裴川摇头,“怀少本来就中了奇毒,身体机能严重受损。刚才被送进来急救时,身上到处都是伤痕,尤其似乎头上,额前和后脑的

    伤势最重,而且……“

    医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裴川冷声喝住,“说重点!我家总裁现在到底安全了没有?”

    “他到底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危险?”君梦瑶跟着点头,心里担心的厉害。

    医生被吼得肩膀瑟缩了下,根本不敢看裴川想要杀人的眼神。他酝酿了下,决定换个委婉点的说法,“怀少身上的伤势到是没什么,穿孔的耳膜也可以慢慢修复。就是他的大脑受损太严重,几乎等同植物人的症状,我实在是束手无策

    。”

    医生的话音刚落,就被急躁的裴川一把揪住衣领口,大声咆哮起来,“什么叫你也束手无策?你可是享誉盛名的医科圣手,医不好总裁,我砸了你的招牌!”

    这名医生的技艺确实是最顶尖的,要不然他也不会被慕容家重金聘请,成了专为慕容家族服务的私人医生。

    只是慕容怀的状况实在是棘手的厉害,且不说头上那些深可见骨的创口,就说那些难缠的毒素,也已经侵袭到了脑细胞,造成了大片的死亡。

    刚才他已经斟酌了半天,将慕容怀的状况说的尽量轻微,其实真实的状况更严重。

    他用尽全力才算留住慕容怀的性命,可是却无法拯救慕容怀被毒液侵蚀的大脑。

    换句话说,如今的慕容怀虽然还有呼吸的能力,大脑却基本已经宣告死亡,成了毫无知觉的植物人。“裴先生请你冷静,我真的已经尽了全力,然而怀总的伤势实在是太严重。医生扼腕叹息,为了慎重起见,我认为你应该再去寻找解毒高手和脑科方面的专家,或许还有一

    线生机。”“放屁!我们总裁那么强壮,怎么可能会被小小的毒液给打倒了呢?”裴川恶狠狠推搡开医生,咬牙切齿威胁道,“你最好赶紧找到医治总裁的办法,否则,你知道会有什么

    样的后果!|”

    医生擦了下脑袋上的冷汗,无奈点头,“我会继续钻研,但是为了慎重起见,裴先生还是另请高明比较稳妥。”

    “这个还用你说?” 裴川凶狠的眼神扫过来,“做好你分内的事,滚!”

    医生如蒙大赦,慌忙离开裴川的视线,生怕走得晚了,会挨上一顿老拳。

    看着言行狼狈的医生,君梦瑶的心一点点沉下去。

    刚才那个医生说,慕容怀如今等同于植物人的症状?这怎么可能?

    好不容易才停止的眼泪,悄然自君梦瑶眼角滑落,一如她此刻痛到无以复加的心。

    那里像被无数箭簇射中似得,洞穿了密密麻麻的伤口,痛得鲜血淋漓。

    之前的慕容怀脸上最带着邪肆的笑,无论唇角还是眼神,都写着张扬的狂傲,似乎一切都难不倒他似得。

    这样活力四射的他,怎么可能会变成毫无感知的植物人?

    君梦瑶无助地拥住自己的双肩,觉得自己就像跌入了冰窟似得,浑身冷得厉害。

    她艰难地吸了口气,觉得心痛的累及到了肺,每一口呼吸都那么的困难,撕心裂肺的痛几乎将她窒息。

    周围的空气是那么的稀薄,君梦瑶觉得自己严重缺氧,再也无力支撑自己的身体,脱力委顿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

    她的双手因为用力攥着的原因,根根泛白,指甲几乎折断在肉里。

    等身上的寒凉过后,君梦瑶才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她眼神茫然地看向同样脸色难看的裴川,低声道,“他现在在哪儿?我想去看看他。”

    “这样有任何作用么?”裴川嘲讽了句,看着面如死灰的君梦瑶,硬生生将后面难听的话咽了下去,粗声粗气道,“收起你那没用的眼神,我们总裁一定会没事的!”

    君梦瑶并不在乎裴川语气里的不耐烦,她此刻只想看到慕容怀,再没有心思去关心其他的任何。

    刚才慕容怀已经自急救室的内部通道,被送到了特护室内,那个地方裴川已经去了无数次,早已经熟门熟路。

    因此裴川换了个方向,大步转身朝特护室走去,并没有要停下来等君梦瑶的意思。

    君梦瑶也不在意,咬牙撑着墙壁站起来,碎步跟在裴川身后,每一步都像踩在棉花上虚浮无力。

    他们转了两个弯,经过几名持枪的保镖身旁,终于来到了特护室。

    隔着透明的防护窗,君梦瑶离得老远,就看到了慕容怀沉沉躺在病床上。他身上那套沾满血渍的病号服已经被换了下来,手腕和前胸挂满了各种检测仪器,正闪烁着荧绿的亮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