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4章 慕容集团再掀风波…

    之前伤痕累累的脸上也被擦拭干净,露出被陆康拳头留下的乌青色。

    而原本苍劲的黑发早已经被医生为了便于手术剃了个干净,缠满了厚厚的白色纱布,上面隐约渗出些血渍。

    君梦瑶泪目看着这样的慕容怀,立即死死捂住嘴巴,生怕会控制不住自己哭出声来。

    往日的慕容怀是多么的意气风发,现在却木怔怔躺在那里,甚至连胸膛都不怎么起伏。

    只有依靠仪器上显示的心跳曲线,才能证明他还一息尚存。

    这样的境况,别说是君梦瑶,只怕任何一个人都接受不了。

    就算是冷静自持如裴川,也早已紧紧攥紧拳头,诉说着无声的愤懑。

    他静静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慕容怀,突然低咒出声,“那个该死的混蛋,我要让他承受加倍的痛楚!”

    君梦瑶都不用去猜,就知道裴川嘴里说的是谁。

    她下意识伸出手,却又无力垂落下来。

    是啊,慕容怀之所以会变成这副模样,完全是被偏激疯狂的陆康给害得。

    不管当年的事情真相究竟如何,陆康都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因此君梦瑶并没有阻止大步离去的裴川,而是眼神涣散地凝视着静静躺在特护室内的慕容怀,眼前闪过的,是他和她初见时的一幕幕。

    他自信张扬的笑容,灼人晃眼的眼神,霸道温柔的亲吻,如今都像锋利的刀子,狠狠刺在她的心上,令她几乎站立不稳,只能斜依在冰冷的墙边。

    慕容怀,你一定会没事的,对不对?

    你答应过我的,如果你醒不过来,我会恨你一辈子,真的。

    拜托你赶紧醒过来,我再也不会再忽略自己已经悸动的心,也不再去计较你那些烂桃花。

    慕容怀,答应我,醒过来,让我再看看你痞痞的笑,好不好?

    君梦瑶凝视着窗内毫无知觉的慕容怀,无声呐喊着。

    她的手指一遍遍写着慕容怀的名字,固执地坚信奇迹一定会出现。

    毕竟慕容怀可是打不死的小强呢,一定会没事的!

    外面的天色一点点暗下去,黑夜无声降临,笼罩了所有的悲伤和哀戚。

    君梦瑶就那样静静守在病房外,根本没察觉自己的下唇早已被咬破,仍在固执期待着奇迹的降临。

    夜半时分,一身疲惫的裴川走了过来,身上沾染了星星点点的血渍。

    那是被陆康喷溅上的,裴川下手狠辣,却并没有了解陆康的性命,他还等着慕容怀醒来,亲自宣判陆康的结局。

    心情沉重的裴川远远走过来,看到君梦瑶无力地靠在特护室外,眉头悄然皱了起来。

    他虽然有些怪责君梦瑶,可是看到她那么悲戚的背影,心里到底还有有几分不忍的。

    这个女人,终究是他们总裁深爱着的,于情于理,他都要替总裁照顾好她,哪怕心里再不情愿。

    “君小姐,夜深了,你也该回去休息了。”裴川来到君梦瑶身旁不远,轻声说着。

    君梦瑶从茫然的思绪中回过神,抬头对上裴川冷漠的眼神,尴尬地擦掉脸上的泪痕,“没事,我还不太累,你累的话先回去休息吧。”“君小姐,总裁他不会这么快醒来,这点希望你能有心理准备。”裴川沉稳讲述着事实,“我已经联络了最顶级的解毒师和脑科专家,相信他们的到来能令总裁转危为安。而

    目前你要做的,就是养精蓄锐,用最好的状态迎接总裁的苏醒。”

    裴川的话多多少少宽慰了茫然无措的君梦瑶,她期望地看向裴川,“等那些专家来了,慕容怀就能醒来的,对不对?”

    “对!”裴川重重点头,“你不是说总裁答应了你不会睡过去么?他从不食言!”

    君梦瑶脸上终于悄然绽放出抹浅淡的苦笑,“是啊,我怎么忘了,他从不食言呢。”

    说着,她扭头看向仍静静躺在特护室内的慕容怀,低声喃喃着,“你答应了我的,就一定会做到,我相信你!”

    裴川是个粗线条的汉子,心思向来不细腻。

    可是即便如此,仍是被君梦瑶眼眸里的哀伤弄到鼻头有些酸涩。

    他别开头偷偷轻揉了下,这才低声继续劝道,“所以君小姐,请你回去歇息吗,明天再来看我们总裁。”

    “不了,我还不怎么困,”君梦瑶轻轻摇头,娇小的脸上写满了固执,“我不想错过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如果可以的话,我能不能进去特护室,陪在他身边?”

    “这……?”

    裴川明显有些犹豫,如今慕容怀的健康状况实在堪忧,医生之前再三叮咛过,不允许任何人擅自进入特护室。

    不过,君小姐应该是个例外吧?

    再没有谁比裴川更了解慕容怀对君梦瑶的爱恋,在他看来,哪怕是慕容怀状况堪忧,心里肯定还是想让君梦瑶陪在他身边的吧?

    因此,裴川冲不远处持枪的手下挥挥手,轻声吩咐道,“去拿套无菌衣过来,让君小姐穿上。”

    一名手下立即按照吩咐取来了无菌衣,让君梦瑶去更衣室换上,然后恭敬打开了那层厚厚的隔离玻璃。

    君梦瑶缓步走进去,距离慕容怀越来越近,也愈发看清了他身上的伤痕。

    她深吸口气,硬是将眼里的水雾给憋进去。

    这里是无菌室,她不可以让泪水淌出来,免得污染了周围的环境。

    君梦瑶来到病床边,半蹲着身子,右手微颤着摸向慕容怀插满输液导管的手臂,轻声喃喃,“你说过不会睡的,我会守在这里,等你兑现诺言。”

    她的声音格外的轻微,似乎生怕声音大了会吵到慕容怀似得。

    而慕容怀也一如初时的无动于衷,始终静静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只有刚才微微波动了两下的心跳曲线,记录了他衰弱到几乎没有的心率。

    ------

    君梦瑶和裴川没日没夜的守着慕容怀,静等奇迹的出现,期盼着他下一秒就苏醒过来。 整个私人医院被保护的密不透风,而整个Y国,却掀起了另一番惊涛骇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