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357章 明朗已经研究出解药…
    第2357章 明朗已经研究出解药…

    “谢谢云总刚才帮我解围,如果不是你来得及时,我怕是要费一番口舌,才能压住他们了。”君梦瑶诚挚道了声谢,知道云毅是能信赖的。

    “无妨,”云毅不在意地摇了下头,关切问道,“阿怀他到底怎么了,有什么是我能帮上忙的?”

    君梦瑶立即想到如今正人事不省躺在特护室的慕容怀,瞬间红了眼圈,“他……他中了毒,又受了很严重的伤,我也不知道……”

    看着哽咽到说不出话来的君梦瑶,云毅这才知道,事情可能比自己预估的更加严重。

    他无声用目光安抚着君梦瑶,轻声道,“带我去看看吧,或许我能帮得上忙。”

    君梦瑶轻轻点头,硬撑着处理了下慕容集团这些天的琐事,然后领着云毅去了医院。

    当云毅看到气息奄奄躺在特护室的慕容怀时,帅气的眉峰皱得山高。

    他耐心听君梦瑶讲完事情的所有经过,这才沉声问道,“阿怀中的毒,至今还没有解开么?”

    君梦瑶正低头擦拭泪痕,一旁的裴川无奈点头,“是的,我已经请了不少毒剂师过来,他们都一筹莫展。还有我家总裁脑部的伤,他们也都束手无策。”

    云毅沉吟了好一会儿,这才沉声开口,“说到毒剂师,我倒是知道一位,而且他的医术也很高超,或许可以请来试试。”

    说完,云毅就掏出自己的手机,拨出云昊天的号码。

    此时的E国正是深夜,云昊天被手机铃声吵醒,迷迷糊糊接起电话,“我是云昊天,哪位?”

    “昊天,我朋友遇到了很棘手的事,需要你那位神医朋友的帮助。”云毅简单说了下慕容怀的状况,然后慎重叮咛道,“这件事十分紧急,耽误不得。”

    云昊天也不含糊,直接答应下来, “好,我这就带上明朗,直接开飞机赶过去。小叔叔不要担心。”

    “路上注意安全。”

    云毅细心叮嘱了句,这才挂掉电话。

    云昊天收起电话下床,睡得迷迷糊糊的荣宝儿睁开眼睛,“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

    “小叔叔那边有点事,我需要过去一趟,很快回来。”云昊天俯身亲了下荣宝儿光洁的额头,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安抚,“放心,都是些小事,我很快回来。”

    既然云昊天没多说,荣宝儿也就没再细问,抬起手臂将云昊天拉低到自己身旁,给了他一枚轻吻,“嗯,路上小心点。”

    “放心,我很快回来,安心睡吧,乖。”云昊天低笑着含了下荣宝儿的唇瓣,这才不舍得松开,拿起电话离开了自家别墅。

    他直接开车隐入夜色中,一路疾行来到明朗的住处,直接拎着大大哈欠的明朗飞往Y国。

    等云昊天和明朗抵达Y国,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原本晴朗的天幕,早已悄然被晚霞染红。

    经过一路的飞行颠簸,明朗的瞌睡虫早已跑了个精光。

    他赶到特护室就直接为慕容怀检查身体,出来时一脸的沉思,显然情况十分棘手。

    云昊天了解明朗的性格,低声问道,“怎么样?情况很糟糕?”

    “何止是糟糕?”明朗叹了口气,然后头疼地揉了下太阳穴,“他的身体状况十分差,已经是强弩之末,勉强算是一息尚存。”

    君梦瑶的泪水瞬间涌出,情绪失控地抓住明朗的手臂央求,“你是神医对不对?拜托你一定要救救他,求你!”

    明朗没什么弱点,最见不得的就是女人、流泪,而且还是看上去带着几分柔弱的君梦瑶。

    他硬着头皮点头,“我不是神医,只是医生,放心,昊天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自然会竭尽全力医治他的。只是……”

    “只是什么?”不等明朗说完,君梦瑶急切问道。

    “只是这种毒性确实凶猛霸道,我也是第一次遇到。”

    明朗在脑子里搜寻着解毒的方子,眼睛一亮,“看来我要去淌R国的富士山,那里有味罕见的毒草,可以拿来做药引,炼制出特制的解毒散。”

    云毅始终在一旁静听,适时开口道,“需要什么样的毒草,我可以派人去采摘。”

    明朗却摇头婉拒了云毅的好意,“那味毒草毒性特别,而且很容易挥发,需要特殊的保存方式,我需要专程过去一趟。”

    “那还愣着等什么?走啊!”云昊天冲明朗偏了下头,“看来咱们又要起飞了。”

    “拜托啊大佬,你开飞机时能不能尽量平稳些,不要把它当战斗机开,我特么都晕机了。”

    明朗低声吐槽了云昊天两句,不过还是跟着他搭乘飞机,前往R国的富士山。

    等两人离开后,云毅跟着告辞,“我也该回去了,照顾好阿怀,公司的事完全不用担心。”

    君梦瑶感激地送走云毅,挥别时再三道谢,“谢谢你,云总!”

    “我跟阿怀是多年的挚友,这点忙必须帮。好了,回去照顾阿怀吧。”

    云毅说完,开车离开了医院,君梦瑶揉了下苦涩的表情,折身回到了特护病房。

    明朗和云昊天的动作十分迅速,并没有让君梦瑶等太久,在黎明的晨曦中,终于带回了那棵能做药引的毒草。

    为了能尽快救治慕容怀,明朗都顾不上休息,立即带着毒草钻进了药剂室,抓紧时间调配起来。

    云昊天见没什么忙要帮,也没多客套,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安心躺下补眠。

    对于他们为慕容怀所做的一切,君梦瑶十分的感激。

    不过她并没有把感谢的话挂在嘴边,而是默默记在了心里,低声冲仍人事不省的慕容怀喃喃,“慕容怀,看到大家为你做的了么?一定要快点醒过来啊!”

    然而回应君梦瑶的,只有特护室内仪器检测的细微声响。

    明朗从钻进药剂室后,就不眠不休地鼓捣起来,甚至连裴川安排人进去送饭,都被明朗不客气赶了出来。

    平日里明朗总笑嘻嘻的,真到了正事上,就格外的认真严肃。

    在他严谨的试验配伍下,历经了说不清次数的失败,终于在深夜时分,成功研制出了解毒散。“太好了,我终于成功了!”明朗顶着俩黑眼圈冲出药剂室,兴奋到手舞足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