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9章 当年的真相(1)

    这样看上去温柔较弱的女孩子,难怪陆康会不要命的喜欢。

    可惜如今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当年佳人早已逝去,只留下一地的鸡毛。

    君梦瑶正感触着,就看到个女孩抱着束白色的雏菊走来。

    女孩脸上带着宽大的墨镜,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很快来到君梦瑶身边,站在了向菀的墓碑前,弯腰放下了那束鲜花。

    君梦瑶无声打量了来人两眼,等她在向菀墓碑前静默了一会儿后,这才礼貌出声问道,“请问,你是……”

    来人微讶地看向君梦瑶,掩映在墨镜下的脸上带着些哀伤,语气淡淡,“我是她的同室闺蜜碧儿,今天是她的忌日,特意过来送花,她最喜欢雏菊。”

    君梦瑶心里悄然跳了下,没想到自己的运气居然这么好,刚来到这里就遇到了向菀当年的闺蜜。

    碧儿说完,奇怪地问了句, “对了,你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你?”

    君梦瑶酝酿了下,十分真诚地看向碧儿,“我并不认识她,来这里是为了朋友调查些当年的事情。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请你喝杯咖啡?”

    碧儿的大半张脸都被掩映在墨镜下,因此君梦瑶并没有看到她眼里的犹豫。两人尴尬的静默对立了好一会儿,碧儿终于无奈轻叹了声,“好吧,我大概知道你是为了什么事而来的。因为上次有个男人也来调查当年的事,本来这件事早就应该烂在肚

    子里,不过既然你来了,或许也到了它被公之于众的时候。”

    君梦瑶向来聪慧,已经听出碧儿话里有话,伸手做出邀约的姿势,“那好,我们找个清雅的地方,好好坐下聊聊。”

    碧儿也没推辞,转身朝墓园外走去,君梦瑶保持着距离跟在她身后。

    两人先后上了车,离开墓园后行驶了一段路,选了个清雅的咖啡厅坐了下来。

    “抽烟么?”碧儿递过来一只细长的女士香烟。

    君梦瑶摆手谢绝,“谢谢,我不会。”

    “那不介意吧?”碧儿说着摘下脸上的墨镜,君梦瑶这才看到,她的眼角有处很长的伤疤,难怪要戴墨镜遮挡。

    “哦,不介意,你随意就好。”君梦瑶笑着点头,从碧儿的眼神里,看出了她有故事想诉说。

    “相请不如偶遇,我好不容易才打开心结,没想到就在她的墓地遇到了你,看来也是缘分。”

    碧儿熟练掏出打火机,嘬了口烟,徐徐吐出,语气浅浅淡淡。

    香烟袅袅四散,遮住了碧儿眼角的伤疤,此刻的她看上去居然多了几分风情。

    君梦瑶抿了口咖啡,心里暗暗想着:如果不是脸上那道伤疤,碧儿必定是个风姿卓越的大美人。

    “是不是很好奇我眼角这道伤疤?”碧儿弹了弹香烟的余烬,嘴角扬起抹嘲讽,“这个,是向菀送给我的馈赠。”

    君梦瑶愣了下,不明白是什么样的馈赠,会在眼角留下蜈蚣般的伤疤。

    “想不到是吧?老实说,我也没想到。”碧儿长长吐出口烟气,在烟雾缭绕中,讲起了多年前的那场“馈赠”。

    她初初认识向菀的时候,正拖着行李箱走进学校里刚分配的寝室。

    彼时的向菀穿着身白色连衣裙,笑得眉眼弯弯,整个人温柔又恬静。

    碧儿的性格素来火辣直爽,看到向菀的第一眼,就想交她这个朋友。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很多时候你以为的邂逅,或许是命里躲不开的劫数。

    当年直爽性格的碧儿很快和向菀变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她们整洁的宿舍住了三个人,分别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着迥异的性格。

    碧儿直爽大气,向菀温婉可人,后面搬来的景丽丽,则是个肤白貌美的业余模特。

    虽然她们个性迥异,却很快玩到了一起,几乎无话不谈。

    碧儿和景丽丽最喜欢站在宿舍的窗边,透过玻璃窗俯瞰楼下打球的那些男孩子,偶尔互相调侃两句。

    向菀却跟她们不同,她总是静静坐在自己床边,偷偷看着一张巴掌大的相片。

    碧儿和景丽丽不止一次目睹过向菀看那张照片时的眼神,那是痴迷而不自知的狂热。

    正是情窦初开的芳龄,她们自然猜得出来,向菀偷看的,必然是她的意中人。

    两人好几次都想跟着看看那张照片的庐山真面目,却每次都被向菀羞怯地藏了起来。

    哪个少女不怀春?哪怕是最亲密的闺蜜,也有着不想被人知道的小心事。

    性格大咧咧的碧儿和景丽丽都没当回事,依旧和向菀相处融洽,时不时结伴逛街购物,十足的贴心闺蜜。

    直到七夕前的那个朦胧的夜,一切都开始变得不一样。

    那晚的月亮像长了毛似得,照的周围的一切都模模糊糊的,根本看不清。

    景丽丽很晚才回宿舍,怀里抱了束十分夸张的玫瑰花,进了宿舍门就笑得合不拢嘴,吵醒了已经睡下的碧儿和向菀。

    “姐妹儿们,我恋爱了,快来恭喜我脱单!”

    景丽丽笑得开怀,搂着那束火红的玫瑰在宿舍里转了个圈,就像翩然起舞的小天鹅。

    “花痴。”

    碧儿翻了个白眼继续睡,倒是临床的向菀低声打探起来,“快说,真命天子是谁?”

    “哈哈,猜不到了吧?”景丽丽笑得合不拢嘴,“我收到了白马王子的邀约,是临校的校草慕容怀哦。”

    睡得迷糊糊的碧儿早就听过慕容怀的大名,这会儿还没来得及羡慕,就听到向菀惊呼了声,然后传来重物落地的跌碎声。

    “啪嗒!”

    突兀的声音令碧儿再无睡意,循声看去,发现向菀脸色惨白的厉害,脚下是面跌碎了的镜子。

    这个小插曲很快被碧儿忘在脑后,后来才发现,也就是从那晚起,向菀像换了个人似得,变得离群寡居。

    她不再跟她们逛街,总是自己闷着头待在角落里,像只幽怨十足的蜗牛,谨慎防备着外界的一切。

    甚至有好几次,碧儿都看到向菀在偷偷抹眼泪,意识到被察觉就慌张躲起来。碧儿也曾试图想要询问安抚向菀,都被她以沉默的摇头拒之千里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