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0章 当年的真相(2)

    久而久之,原本的三人闺蜜行再也不见,景丽丽忙着约会早出晚归,向菀每天缩在角落幽怨自怜,搞得碧儿郁闷到索性泡在了篮球场。

    如果不是那晚无意中的发现,碧儿一度以为她们会这么渐行渐远下去,而不是变成如今的唏嘘不已。

    那天景丽丽跟碧儿结伴去了高材生遍地的临校,两人都是为了赶赴约会,不同的是一个为了浪漫,另一个只是为了参加校篮球联谊赛。

    够义气的景丽丽一直在看台上充当啦啦队,碧儿却无意发现了人群中的向菀。

    她以为向菀虽然最近有点别扭,却仍是来为自己加油,心里十分感动。

    哪知道她热情地挥手打招呼后,才发现向菀的视线,一直锁在景丽丽的身上。

    确切的说,应该是锁在坐在景丽丽旁边的男友身上,那个叫慕容怀的帅气校草。

    碧儿有些疑惑,就密切关注起向菀的动向,发现她看向慕容怀的目光,分外的灼热执着。

    等篮球赛终于到了尾声,景丽丽甜蜜跟碧儿挥手道别,就被新男友拥着离开了赛场。

    令碧儿没想到的是,柔弱的向菀居然悄然跟在了两人身后,脸上的表情蒙上层淡淡的狰狞。

    鬼使神差般,碧儿也跟了上去,一路目睹了景丽丽开怀的甜蜜,还有向菀几次握拳的阴沉表情。

    景丽丽和慕容怀浑然未知身后有人跟踪,俩人结伴走在星光点点的夜色中,最后结伴进了酒店。

    对这个碧儿倒也不惊讶,毕竟景丽丽谈恋爱也有那么久,总要奔现来个短兵相接的。

    令她惊讶的是,向菀居然也跟着走进了那家酒店。

    在百思不得其解中,碧儿保持距离跟了进去,几次想喊住向菀问个清楚,都又觉得不妥按耐了下来。

    就在犹豫间,碧儿发现自己居然不小心跟丢了向菀,正犹豫着还要不要继续跟上去,就觉得后脑勺一痛,往前摔在地上。

    等碧儿醒来时,才发现自己被绑在酒店的房间,面前是始终笑得温婉的向菀。

    发现碧儿醒来,向菀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声问道,“你在跟踪我,想要破坏我的计划,对不对?”

    碧儿根本弄不清眼前的状况,只觉得左眼角处痛得厉害,脸上湿漉漉一块,似乎有东西正从她皮肤里渗流出来。

    空气中隐隐带着丝淡淡的血腥味,碧儿惊恐地揣测着,自己刚才那一摔,很可能破了相。

    女孩子没有不爱惜自己容貌的,这个发现令碧儿浑身颤抖的厉害,本能想要询问向菀到底在做什么,才发现自己被塞住了嘴巴。

    向菀似乎看出了碧儿的恐慌,笑得温柔安抚着她,“别怕,等我完成我的计划,就回来放了你。”

    说完,向菀就用力握了握拳,眼神痴迷着鼓励自己,“我远渡重洋考到了临校,就是为了能偶遇他,等待着他拥我入怀。他是我的,谁也不能抢走!”

    碧儿听得满头雾水,嘴巴又被堵得结实,只能拼命摇头,想提醒向菀自己好像破了相,急需要处理。向菀却仿佛看不到碧儿脸上的焦急,对着镜子画了个精致的妆,这才来到碧儿面前画了个妆,“看看,我并不比景丽丽差,甚至比她还要美。今晚,他将是我一个人的,谁

    也无法阻止我的计划。”

    碧儿更加迷糊起来,隐隐约约揣测到,向菀嘴里的那个“他”,很可能就是临校的校草慕容怀。

    她目送向菀走出房间,将门反锁,拼尽力气也只能发出微弱的呜呜声而已。

    那天整个晚上,碧儿都被困在那个房间,无法脱身的她又惊又惧,直到脸上的血液干涸,都没能等到向菀回来。

    无奈的碧儿后来被绑着昏睡了过去,直到刺眼的阳光照进来,她才发现天亮了。

    拉开窗帘的是过来打扫卫生的保洁员,等她转过身看到满脸血污被绑着的碧儿,吓得惊声尖叫起来。

    好不容易等那名保洁员恢复镇定,碧儿才被松开绑缚,手臂上满是被绳索勒出来的淤痕。

    碧儿连忙拔掉堵住自己嘴巴的枕巾,揉了下酸痛的唇瓣,这才连声询问保洁员有没有见过向菀。

    她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答案,却从保洁员嘴里听到个十分震惊的消息。

    据说昨晚深夜,有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独自走在走廊,却被喝醉的客人当成了提供特殊服务的包小姐,给硬拽进了房间。

    后面的结果自然不言而喻,兽、欲得逞的客人酒醒后,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跪在地上求那名女孩千万不要报警。

    奇怪的是那个女孩居然真的没有报警,就那么离开了酒店,连客人拿出的赔偿都没有要。

    碧儿的心里咯噔一声,因为昨晚的向菀,就穿着身雪白的连衣裙。

    她似乎十分偏爱白色,再加上脸上弱不禁风的笑,有几分别样的病态美。

    碧儿多了个心眼,仔细跟保洁员打听了被施暴女孩的详细状况,怎么听怎么觉得保洁员嘴里那个可怜的女孩,分明就是向菀。

    她更是蒙到不行,到来不及处理脸上的伤,匆忙洗了把脸就离开了酒店,想要回宿舍找到向菀,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等她回去后,向菀仍没有回来,宿舍里空荡荡的,就连景丽丽也不在。

    碧儿这才简单处理了下额头上的伤口,耐心在宿舍等了一整天,都没能等到向菀,却在天黑后等到了微醺回来的景丽丽。

    无奈的碧儿只好旁敲侧击打听向菀的事,景丽丽却一脸茫然,声称自己根本没见过向菀。

    这下碧儿更加迷惑起来,完全弄不懂在酒店的那晚,向菀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没有被酒醉的客人施暴。

    她没敢讲自己被绑的事告诉景丽丽,而是悄悄隐瞒起来,耐心等着向菀的出现。

    谁知道从那天后,向菀就像人间蒸发了似得,再也没有出现过。如果不是眼角下耽误了及时诊治落下的那道伤疤,碧儿甚至以为,自己那晚遇到的根本就不是向菀,而是做了场奇怪的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