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儿欲言又止,讪笑着摇头,“不会的,向菀素来柔弱,做过唯一狠戾的事,就是误伤了我,她又怎么可能会伤害别人呢?”

    说着,碧儿伸出左手,摸向自己眼角那道疤痕,眼神意味深长。

    君梦瑶心思通透,看着表情怅然的碧儿,试探道,“她对你来说,是最特别的,对么?”

    这句话像毒蛇吐信般,刺激的碧儿差点跳起来。

    “你在胡说什么?这不可能!”碧儿眼神慌乱着极力否认,直到接触到君梦瑶了然的神情,才怅然若失地苦笑,“呵,你果然是个通透的可人儿,然而当年的我,却没这样的境界。”

    妆容精致的碧儿脸上笼上抹倦意,疲惫地用手捂住脸,声音带着几分哽咽,“当年的我实在太年轻,根本不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如今终于了悟,却说什么都晚了。”

    看着洒脱不再的碧儿,君梦瑶心里很是感触。

    人总是这样盲目,不懂得珍惜眼前。往往等一切尘埃落定,才幡然醒悟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

    然而这样的醒悟,总会成为后悔的代名词,再无任何挽回的可能。

    就像之前的她,总是排斥慕容怀的靠近,下意识想让他离自己远一点。

    真到了那天,看着昏睡不醒的他,最揪心不已的,也是她……

    两人同时叹息起来,陷入各自的心事,手边的咖啡早已凉透。

    她们又坐了会儿,碧儿才感触地道别,“谢谢你肯聆听这些,如果不是遇到你,我大概这辈子都不会跟任何人讲这些。”

    碧儿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明明她第一次见到君梦瑶,却直觉认为她是值得信赖的。

    君梦瑶亦觉得跟碧儿投缘,为了照顾她的情绪,也就没有多说向菀后来坠楼身亡的事。

    不过既然碧儿都能找到向菀的墓地,想必当年的事也知道个大概。

    现在已经确认向菀肚子里的孩子并不是慕容怀的,如今还需要弄清楚的,是向菀自尽的真正原因。

    俩人又聊了会儿,君梦瑶又再三同碧儿确认了当年的一些细节,这才起身告辞。

    跟碧儿道别后,她直接朝当地最大的妇产医院走去。

    之前陆康说向菀是在医院的楼顶坠楼的,那么医院肯定有资料记载。

    只是两三年前的事,想要找起来恐怕没有那么的容易。

    君梦瑶一路忐忑到了医院,怀着碰运气的心态,居然幸运找到了当年为向菀做产检的妇产科医生。

    从医生那里,她得知了向菀自从怀孕产检时,就早已经得知了自己怀的是个畸形的孩子,而且是特别严重的畸形。

    像这样先天有缺陷的胎儿,医生都会如实告知,并且委婉建议向菀及时终止妊娠。

    然而当年的向菀却执意要生下孩子,根本就不相信医生的说法,甚至怀疑医生的用心。

    从医多年的医生怀疑向菀是得了孕期忧郁症,几次要联络向菀的家属,却都没有见到过。

    直到向菀临盆那天,才终于看到个高高瘦瘦的大男孩,看向向菀时的目光格外的温柔。

    当时时间紧急,医生甚至都没来得及告诉这个男孩,向菀的真实状况,匆匆经过他身边进了手术室。

    等再见到那名男孩时,他一脸急切地询问向菀的手术情况,虽然事实很伤人,医生仍是见术后的情况如实告知。

    那个畸形的胎儿生下来就没了气,就连向菀也出现了羊水栓塞的状况,可谓九死一生才保住了性命。

    身为医生,他很想指责下向菀的任性,却又不得不咽下所有的不赞同,柔声安抚了那个大男孩几句。

    再后来,听说那个总是带着淡淡哀愁的向菀,毅然从医院楼顶跳了下去,当时就没了气息。

    后面的事情医生就不太清楚了,好像那个大男孩并没有挟尸体索要赔偿,就那样满身是血地抱着惨死的向菀离开了。

    再后来,这名医生在无数次的例会上,都会把向菀的事情拿出来警醒自己的学生,告诉他们一定要重视孕期产检的重要性,避免更多悲剧的发生。

    这名头发花白的医生告诉君梦瑶这些事,脸上的表情十分沉重,至今仍为向菀的惨死扼腕不已。

    “谢谢你医生,这样的事情确实谁也不想看到。”君梦瑶连声道谢,准备收起手里的录音笔。

    “唉——,”医生长叹一声,这才无奈说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孕育孩子时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做到烟酒不沾,尤其是那个东西,更是碰都不能碰。”

    “啊?”君梦瑶愣了下,有点没听懂医生话里的意思,那个东西是什么?

    似乎是看出了君梦瑶的疑惑,医生好心提醒道,“就是政府严令禁止的毒品,那个男孩看上去斯斯文文,没想到是个瘾君子。”

    医生摇头唏嘘着,至今仍记得向菀生下的那个严重畸形的孩子。

    “这……”君梦瑶想了下,决定不替陆康解释,而是顺势问道,“所以那个孩子是被毒品给害了?”

    “你是在质疑我的专业性么?这是十分严肃的问题!”医生不满地皱起眉头,“我敢用我几十年的从医经验保证,那个畸形的胎儿,绝对是因为这个原因!”

    君梦瑶心里一跳,看来当年的那个酒鬼还是个瘾君子,难怪会跪下来求向菀,生怕她报警。

    只是人海茫茫,想要找到那个人又何其容易?

    辞别了医生,君梦瑶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来到了当年碧儿被打昏破相的那家酒店。

    像客人的入住资料,酒店是不会随便提供的,不过这可难不倒君梦瑶,她想了个办法,顺利拿到了当时的入住名单,还有当日值班经理记下的日志备忘。

    在笔迹已经有些褪色的日志备忘里,君梦瑶果然找了这么一条记录:十月十六号,凌晨,妥善处理了1806号房客人施暴事件,双方协商达成一致,私下解决未惊动警方。

    君梦瑶将这条记录和1806号房间的客人资料拍下来,当天就搭乘航班折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