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3章 你是被冤枉的…

    她心里记挂着慕容怀的安危,搞清楚当年的事情后就半刻都待不下去。

    当风尘仆仆的君梦瑶回到慕容家族的私人医院时,裴川眼前一亮,大步迎了上来,“君小姐,你这么快就回来?查到什么线索没有?”

    “还好,我的运气还不错,”君梦瑶并没有将自己查询时遇到的种种波折说出来,而是避重就轻问道,“慕容怀呢?他情况如何了?”

    “跟你离开之前并没有太大区别,”裴川颓然摇头,眼里有几分失望的疲惫,“不过明朗神医说了,总裁体内的毒素已经清除了,至于何时醒来,要看总裁自己的决心。”

    君梦瑶心神一动,报出个名字给了裴川,“麻烦你帮我找到住在江南路,一个叫梁平的男人。这是他的照片,拜托尽快找到,把他带到这里。”

    说着,君梦瑶将自己手里拍到的那张身份证图片发给了裴川。

    “梁平?这个男人怎么了?”裴川有些不太明白。

    眼下他们总裁的病情十分严重,裴川搞不懂君梦瑶为什么要找这个男人。

    “相信我,他是洗刷掉陆康对慕容怀指控的关键。”君梦瑶定定看向裴川,眼里带着不容置疑的果断,“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他,把他带到这里来。”

    裴川虽然还是有几分迷惑,不过仍是愿意听君梦瑶的,拿着梁平的资料匆忙出门。

    等裴川走后,君梦瑶换上无菌衣进了特护室。病床上的慕容怀仍人事不省地躺着,君梦瑶看得红了眼圈,矮身坐了下来,低声道,“笨蛋,你被冤枉了那么久,恐怕到现在都一无所知吧?赶紧醒过来,我让你看一场好

    戏。”

    慕容怀仍旧沉沉睡着,根本没有半点要苏醒的迹象。

    君梦瑶无奈抿了下唇,伸手握住慕容怀垂在身边的手,“如果你今天能够醒过来,我会慎重考虑跟你交往的事情。过期不候,你自己看着办吧。”

    然而不管君梦瑶说什么,慕容怀始终都无动于衷地躺着,令君梦瑶心里格外的发酸。

    她并没有离开,而是继续絮絮叨叨着,想要多刺激慕容怀的大脑,促使他赶紧醒来。

    这一絮叨,君梦瑶就从早上坐到了中午,草草扒了两口饭,就又回到了病房。

    “你这个混蛋,到底打算睡到什么时候?再不起来我真的要走了,再也不回来看你。”

    君梦瑶轻声说着,拿起把象牙梳子帮慕容怀梳理短发。

    毕竟再没有谁比她更了解慕容怀的臭美了,无论何时何地,都要保持他的形象。

    “叩叩,叩叩叩。”

    玻璃窗外响起了轻微的敲门声,君梦瑶循声看去,发现裴川正冲她招手。

    看来办事素来雷厉风行的裴川,已经找到了那个梁平!

    君梦瑶心中一喜,连忙放下梳子站起来,离开病房时没忘了撂下威胁慕容怀的话,“你这个懒虫还不肯醒,我真的要走了。”

    她迈着碎步离开了病房,并没有发现在自己走后,慕容怀的眼睫毛几不可见地抖动了下。

    病房外,裴川有礼貌地冲君梦瑶点点头,“君小姐,你要找的人我已经顺利找到,还有那个陆康,也一并带了过来。”

    “嗯,”君梦瑶淡淡点头,“把他们安排进监控室,然后打开这个房间的喇叭,尽量让我们的谈话清楚无误传到慕容怀的病房里。”

    裴川不解地皱起眉头,“可是明朗医生说过,总裁他需要休息。”

    “他睡得已经足够久了,”君梦瑶仍坚持着自己的看法,“也是时候叫他起来了。”

    裴川闻言心里一动,想起之前明朗吩咐的,要多跟慕容怀讲话,好刺激他活跃脑皮层。

    现在君梦瑶的做法,似乎就是想要加大这种刺激。

    “好的,我这就去办。”裴川沉稳点头,立即派手下去做这些事。

    很快,这些事就顺利办好,裴川做了个请的手势,“君小姐,请。”

    君梦瑶缓缓点头,跟着裴川的指引,到了隔壁的监控室。

    这里放着一排监控仪器,可以随时检测到慕容怀病房里的情况。

    等君梦瑶走进去,一眼就看到满身伤痕累累的陆康,模样十分狼狈。

    他的脸上遍布乌青,估计没少挨重拳。身上的西装再不复之前笔挺的模样,皱巴巴的不说,很多地方都被扯出了口子,估计是挨打时弄破的。

    看来这些天,裴川没少招呼陆康。

    君梦瑶心里这么想着,眼神淡淡看向陆康,“学长,好久不见。”

    陆康被关了这么多天,虽然身形狼狈,看向君梦瑶时却笑得格外温暖,“是啊,很久不见,能给我支烟么?”

    “做梦去吧!”裴川很不待见陆康,都没等君梦瑶出声,就气冲冲断喝了声,“老子这些天没揍死你,算你命大!”

    陆康居然跟着点头,“是啊,不是命大的话,只怕早就挺尸了。”

    “呸!”裴川重重啐了口陆康,“你这种货色,死在这里只会脏了我们的地方!”

    说着,裴川看向监控仪里静静躺着的慕容怀,“我要留着你这条狗命,等总裁醒来亲自处置。”

    陆康跟着看过,很快发现了监控下静无声息的慕容怀,眼里掠过残忍的笑,“他可能再也不会有这个机会了,死亡是他唯一的解脱!”

    “混蛋!”裴川气冲冲拎着陆康的衣领,拳头再次扬起,“你特么要是再敢这么阴阳怪气,老子绝对割了你的舌头!”

    “好了,”君梦瑶不怒自威,阻止了裴川跟陆康的对峙,“阿川,把那个梁平也带过来吧。”

    裴川心里窝了一肚子火,真想狠狠揍一顿陆康。

    不过想到君梦瑶这么说肯定有她的目的,只好松开攥住陆康的衣领,将他狠狠推到一边,“老子等下再跟你算账!”

    陆康踉跄后退两步,还没站稳就被裴川的手下给架着胳膊控制住。他似乎早已经习以为常,连反抗的动作都不曾有,就那么定定看着君梦瑶,“小学妹,是不是觉得这样的我很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