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364章 向菀当年怀的孩子是这个梁平的!
    第2364章 向菀当年怀的孩子是这个梁平的!

    君梦瑶深吸口气,看向陆康的目光多了几分怜悯,“学长,等下你弄清楚事实,可能会更狼狈。”

    陆康有些不解,真准备发问,那边裴川已经去而复返,拎着个消瘦的男人进了屋。

    “进去,给老子蹲下!”裴川嫌恶地将男人踹进来,用目光警告他最好识相点,这才看向君梦瑶,沉声道,“君小姐,这就是那个梁平。不过你要小心,他是经年的瘾君子,而且是艾滋病携带者。

    ”

    君梦瑶早就知道梁平是瘾君子,却没想到他居然还是艾滋病携带者。

    不过她很快就释然,十艾九毒,这本也没什么稀奇的。

    梁平整个人形销骨立,就像披了层人皮的骨头架子似得,眼窝塌陷,胳膊上遍布溃烂的针孔,三分像人,七分像鬼。

    他畏惧地缩在地上,警惕着环顾四周,直接跪在地上求饶,“各位大哥大姐,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饶过我这条狗命吧!”

    “你知道错了?”君梦瑶微微拧眉,“说,错在哪里?”

    梁平连连拱手求饶,就差没给君梦瑶跪地磕头了,“大姐,我是个畜生,黑吃黑劫了你们的货,下次再也不敢了啊!饶了我啊大姐!”

    “什么乱七八糟的!”裴川断喝一声,“我们可不是那些麦粉的!你特么给老子好好交代,不然先让人剁了你的爪子!”

    “你们不是上家?”梁平狡诈地转了下眼珠,瞬间恢复到无赖本色,“哈,那你们抓我们做什么?告诉你们,赶紧把我给放出去,也不打听打听……”

    “砰!”

    梁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裴川一脚踹在后背,重重摔了出去,发出闷响声。

    这一摔直接磕掉了梁平的门牙,嘴唇汩汩淌着鲜血,香肠般肿了起来。

    “哥,别打了哥,你想问什么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啊哥!”

    狡诈的梁平这次明白自己惹不起裴川这个凶神,连忙伏低做小。

    “好了,不要那么多废话,”君梦瑶的语气变得严厉起来,“说,你三年前是不是在F酒店欺负了一个女孩子,她是不是叫向菀?”

    “向菀?谁是向菀?”梁平满脸疑惑。

    陆康跟着盯向君梦瑶,目光犀利,“小学妹,你如果敢侮辱向菀,别怪我翻脸无情!”

    不是陆康敏、感,而是眼前的梁平实在不像好人。

    如果向菀真的被这个鬼一样的家伙欺负,那简直不堪设想。

    因此陆康厉声呵斥着君梦瑶,打死他也不愿意相信,水莲花般圣洁的向菀会跟这种人有半点交际。

    “学长,你先不要激动,听我把话说完。”君梦瑶坦然直视陆康阴鹜的眼神,并没有半点退缩,“这些年你都被向菀给骗了,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根本就不是慕容怀的。”

    “胡说!你根本在胡说八道!”陆康气恼地瞪大眼睛,如果不是被裴川的手下摁着,估计已经冲过去给君梦瑶一拳了!

    在他眼里,谁也没有向菀重要!

    不管是谁,只要伤害到他的向菀,他绝对搏命都要维护!

    裴川冷眼站在一旁,看到陆康咆哮,直接一拳捣向他的小腹,痛得陆康闷哼后退半步,气恼地仰头瞪向裴川。

    “阿川,不要再打了。”君梦瑶扬起手,淡淡吩咐了声。

    她并没有因为陆康的狂躁害怕,而是淡然看着那个贼眉鼠眼的梁平,“你最好老实说清楚,当年是怎么欺负向菀的。否则,我不敢保证你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这句话君梦瑶说的声音格外温柔,就连脸上也没有半分戾气。

    可就是这样,却带给了梁平无尽的压迫感。

    他有些畏惧地看了君梦瑶一眼,不明白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凭着多年在外讨生活的警惕,他本能知道自己惹不起君梦瑶,立即点头哈腰求饶,“冤枉啊大姐,我真不认识什么叫向菀的。”君梦瑶盯向梁平,语气波澜不惊,“我可以提醒下你,就在三年前的假日酒店,你喝醉后强行拽进屋个女孩,第二天早上跪下求她谅解。而那个女孩就这么走了,甚至都没

    有报警抓你。”

    君梦瑶越说越眉目冷清,几乎变成了质问,“这样幸运的事,你敢说你记不住?”

    “啊,我知道了,是那个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女学生。”她的话令梁平终于醍醐灌顶,脸上带着意犹未尽的回味,“当年她可真够嫩的,她是第一次,那天就是我……”

    “啪!”

    梁平的话还没说完,脸上就挨了一记耳光,是君梦瑶打得。

    她愤怒瞪视着梁平,“少在那里自我感觉良好,她之所以不报警,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被玷污了!而你,就是那个无耻的始作俑者!”

    君梦瑶这巴掌打得又重又狠,梁平黝黑的脸上瞬间浮现起五根鲜红的手指印,看上去格外的狼狈。他心里恼火的厉害,却碍于被摁着不能反手打回来,只能隐忍咽下这口恶气,讪笑着砸吧嘴,“呵呵,老子这些年唯一的幸运,就是睡到了那么的女学生,啧啧啧,的确不

    错!”

    君梦瑶厌恶他脸上无耻的笑,很想再次抽过去两下,厉声断喝道,“闭嘴!你再敢玷污死者,我绝对会割了你的舌头!”

    之前君梦瑶只是板着脸就已经令人畏惧,这会儿恼火的样子看上去更加可怕,彻底镇住了满脸邪笑的梁平。

    他畏惧地咽了下口水,缩着肩膀点头哈腰,“是是是,不敢,不敢!”

    君梦瑶黑沉的脸色这才稍微缓解了些,她瞪视着梁平继续质问,“说,从那儿以后,你还有没有去骚扰过她?”

    “冤枉啊大姐,我怕她反悔告我,跑都来不及,那可能去骚扰她啊!”梁平说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刚才说玷污死者,她……她死了?”

    “是的,”君梦瑶重重点头,“老实交代,你这个瘾君子,是不是染了什么恶疾?”“你怎么知道?”梁平明显有些意外,愣了两秒后颓然点头,“玩我们这种的,十人九病,都是互相传染,有病根本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