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5章 我要杀了你!

    君梦瑶憎恶地看着梁平,“就是因为有你这种人,这个社会才这么罪恶!你知不知道当年你的罪行,直接毁了一个女孩?”

    “当年?”梁平仔细想了下,重重叹了口气,“唉,当年我就是因为检查出了自己得了艾滋,才会喝得叮咛大醉,后来直接自暴自弃,我也是被别人给害得啊。”“你那是咎由自取,可是向菀呢?她根本就不认识你!”君梦瑶控诉地看着梁平,“就因为你当年那晚的禽、兽行径,不久后她发现自己也被传染了艾滋,而且还怀了你的孩

    子……”

    “住口!”

    君梦瑶斥责的话根本没说完,就被陆康疯了一般打断,“君梦瑶,你真是无耻!为了想救慕容怀,不惜在我面前演这场戏!收起你惺惺作态的嘴脸吧,我根本不信!”

    刚才君梦瑶和梁平的对峙,陆康全部看在眼里,而且半个字都不相信!

    向菀明明是被慕容怀那个无耻的人渣,给欺辱到厌世轻生,怎么会跟眼前这个满脸猥琐的瘾君子扯上关系?

    这一切分明是君梦瑶急于为慕容怀脱罪,故意演出来给他看的!面对陆康近似咆哮的指控,君梦瑶不慌不忙拿出自己搜集到的证据,递到了陆康的面前,“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说的,那就看看这些证据吧,这些陈年的记录总不会是假冒

    的。”

    说着,君梦瑶侧眸看向裴川,“阿川,让你的人放开他。”“不行,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暴起伤人?”裴川断然拒绝,“君小姐,我必须确保你的安全。你根本没有必要跟这种人多费口舌,他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跟我们没有半点

    关系。”

    “不,怎么会没有关系?”君梦瑶并不同意裴川的说法,“我要为慕容怀找回清白,告诉所有的人,向菀的死跟他毫无关希!这个非常重要!”

    大概是被君梦瑶眼里的坚定感染,裴川没再坚持,挥手示意手下人放开了被架着的陆康。

    “学长,不管你现在心情怎么想,我都希望你仔细看看这些证据。”

    君梦瑶将那些自己搜集来的证据又往前送了送,这才继续说道,“不管你信不信,事实就摆在眼前,向菀确实是因为被梁平欺负才染上了艾滋。”

    后面的话君梦瑶并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她相信陆康看了那些证据,就能猜到事情的所有真相。

    当年向菀处心积虑想要睡到慕容怀,甚至不惜打伤了自己的闺蜜碧儿。

    哪知道天不从人愿,就在她赶往慕容怀住着的房间时,被叮咛大醉的梁平拽进房间给糟蹋了。

    这个结局显然是向菀没料到的,无法接受的她当天就离开了学校的寝室,再也没有搬回去过。

    后来碧儿看到怀孕的向菀时,估计她那个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传染了艾滋,甚至一厢情愿将肚子里的孩子臆测为慕容怀的。

    哪怕日子过得再坚信,她始终对未出世的孩子关怀备至。

    即便后来情况艰难到无以为继,陆康及时过来援助时,她都偏执地将这一切归咎到慕容怀的身上。

    哪怕从头到尾,慕容怀都不知道她一厢情愿的暗恋。

    再后来,在陆康的帮助下,向菀仍沉浸在自己幻想出来的爱情中,痴迷不可自拔。

    随着后面的产检,医生将母婴均感染艾滋的真相如实告知,向菀估计仍抱着侥幸的幻想,不肯醒来面对残酷的现实。

    最后那个无辜的婴孩呱呱坠地,因为严重畸形离世,甚至都没看过一眼这个世界。

    直到这一刻,向菀钩织出来的幻想才被残酷戳破。

    执念深种的她万念俱灰,选择以最惨烈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当然,这些都是君梦瑶根据那些证据推测出来的。

    虽然她并没有亲眼看到,甚至根本都不认识向菀,却从别人的口中猜到了大半。

    素昧平生的君梦瑶尚且如此,更何况是痴恋向菀多年的陆康?

    他刚开始只是随意翻着君梦瑶拿来的那些证据,越看脸色越惨白,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差点就站不住。

    接着听见碧儿陈序当年的录音,他彻底崩溃了…

    君梦瑶同情地看向陆康,声音格外的轻,“学长,现在你应该相信,慕容怀是清白的吧?”

    陆康目光死死盯住手上那些发黄的证据,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崩塌了,根本听不到君梦瑶的半点声音。

    他爱慕了多年,圣洁如白莲花般的女孩,居然咽下所有的悲惨,用瘦弱的双肩独自承受。

    向菀,向菀,这样的她令他心痛如焚,灵魂仿佛被撕碎般裂开。

    极度悲伤的陆康再也无力站着,委顿倒在地上,泪如雨下。

    他的肩膀无声抖动着,整个人陷入极度的悲伤,仿佛被全世界给遗弃了。

    “学长,过去的都过去了,希望你能认清事实,重新开始你自己的生活,不要再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君梦瑶轻声劝着陆康,希望他能看清真相,认识到下毒给慕容怀错得有多离谱。

    陆康始终呆愣委顿在地上,久久都没有出声。

    良久,他突然发了狠地骤然暴起,冲向了一旁的梁平,咆哮怒吼,“畜生,我要你死!”

    梁平瘦骨嶙峋的,哪里是身形高大的陆康的对手?尤其还是盛怒状态下的陆康。

    他被陆康狠狠冲撞倒地,还没来得及发出惊呼,陆康已经凶神恶煞般扑过来,死死掐住了他的脖子。

    这突发的变故令在场的人都愣住了,君梦瑶连忙摇头阻止,“不要啊学长,他是艾滋携带者,你这样会误伤自己的。”

    说着,她央求地看向裴川,“阿川,快让你的人把他拉开。“

    裴川心里恨透了陆康,哪里会去管他的死活?

    他想也不想直接拒绝,“算了吧,我可不想我的手下被传染,谁的命不是命?”

    君梦瑶的脸顿时涨红起来,“抱歉,是我考虑不周到。”说着,她自己朝着陆康和梁平走过去,想要把他们给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