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6章 两人同归于尽…

    没等她靠近,陆康猛地回头,“小学妹,你不用过来,今天就让我跟他同归于尽!所有伤害向菀的,都要死!”

    陆康身上满是杀机,原本俊朗的面容狰狞扭曲到犹如恶魔。

    “学长,为了这样的人渣不值得你赔上性命,他应该交给法律来制裁。”

    君梦瑶试图说服陆康,神色十分焦急。

    “不,所有欺负向菀的,都要死!”陆康用力到双手直爆青筋,冷声警告君梦瑶,“不要再过来了!就当这是我偿还欠慕容怀的!”

    撂下这句话后,陆康猛地站起,拎着早已被他掐的奄奄一息的梁平,毅然冲向落地窗。

    “哗啦!”

    巨大的玻璃碎裂,纷纷落地,发出震天的响声。

    而陆康和梁平,已经自缺口中冲了出去,朝楼下坠落。

    这里是医院顶楼,从这里掉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君梦瑶心惊胆战站在原地,无法接受事情居然变成了这样。

    她真的只是想还慕容怀一个清白,却没想到陆康居然性格也这么绝然。

    发酸的鼻腔令君梦瑶再也无法冷静,她哄着眼圈看向裴川,“拜托你,好好安葬陆康。”

    后面的话,君梦瑶哽咽地再也说不下去,眼前闪过的,是当年校园里意气风发的陆康。

    那时的学长脸上有着温暖的笑,举手投足都是开朗的大男孩,更是全校女生都崇拜的榜样。

    只是谁也想不到,本应该有着璀璨人生的学长,最后却落了这么个结局。

    君梦瑶没有敢往楼下看,她只想记住意气风发的陆康,不忍心去看他最后的凄惨。

    裴川显然也没料到陆康的举动,愣了两秒走到落地窗往下看了眼,“没救了,放心吧,我会帮他安葬的。”

    至于那个罪魁祸首的瘾君子梁平,只配躺在荒芜的深山老林。

    裴川指挥着几名手下去收拾残局,君梦瑶无力跌坐在室内的椅子上,脸色格外的灰暗,久久无法从亲见生命消亡的打击中回过神来。

    这间临时被空出来的监控室,变得格外静怡,空气沉重到几乎凝滞。

    君梦瑶坐了好一会儿,颓然看向监控中仍躺着的慕容怀,低声喃喃着,“慕容怀,你听到了么,学长他已经知道自己错了,你还不打算醒来么?”

    她的声音通过扩声器传到里面,慕容怀始终静静躺着,没有任何反应。

    君梦瑶定定凝视了好一会儿,失望地用手捂住了脸,语气带着浓浓的失落,“我还以为这样能将你唤醒,看来还是不行啊。”

    之前君梦瑶之所以让裴川特意准备出监控室,就是想让慕容怀听到她和陆康的对话,期待着能够刺激到慕容怀醒来。

    然而她的期待终究落了空,陆康绝然赴死,慕容怀也没能醒过来。

    这一刻,君梦瑶的情绪务必的失落,疲累到只想好好睡一觉。

    就在这时,负责看监控的人员突然惊叹出声,“我是不是眼睛花了?刚才总裁的手指好像动了下?”

    “什么?”君梦瑶立即振奋起精神,期待地朝着监控看去。

    然而里面的慕容怀仍旧静静躺着,根本没有半点动静。

    君梦瑶屏声息气凝视了好久,都没能看出慕容怀有半点醒来的迹象,失望到跨、下脸,“你是不想是看错了?他并没有醒来。”

    “这怎么可能会看错呢?”那名手下仍旧坚持着自己的看法,“我明明看到他手指动了下啊,我发誓,绝对没有看错!”

    君梦瑶想了下,立即大步离开了监控室,去找明朗过来。

    不管那名手下是不是眼花,她都愿意相信,慕容怀的情况已经有了好转。明朗很快赶来,在细致帮慕容怀做了番检查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嗯,看来你刚才的办法确实刺激到了他,已经能够做出些不能自控的反应。不过这些反应太过微弱,

    还需要进一步的刺激。”

    君梦瑶微皱起眉头,轻咬了下下唇道,“所以,这代表他随时都有可能醒来?”

    “不能说的这么乐观,只能说有可能醒来。”明朗挠了下后脑勺,“我已经尽力在完善解毒剂,他恢复肯定还需要个漫长的过程,这就需要足够的耐心来等待。”

    君梦瑶看了眼让静静躺着的慕容怀,轻轻握住他没输液的左手,“没关系的,只要他能醒来,多久我都愿意等。”

    明朗张了张嘴,突然不知道此时此刻该说些什么才好,愣了好一会握了握拳鼓舞道,“加油。”

    君梦瑶无声点头,眼眸里的神情格外坚毅。

    没关系的,只要慕容怀能够醒来,多久她都可以等。

    接下来的日子,漫长而又机械。

    裴川已经将陆康妥善安葬,至于那个梁平,早就被随意丢到了深山喂狼。

    君梦瑶每天都重复着三点一线的日子,除了去君氏集团和慕容集团,剩下的时间都守在医院的特护病房内,等待着慕容怀的醒来。

    她每天都会帮慕容怀擦拭脸颊,天气好时更是亲手为他清洗头发,不断碎碎念讲着他们的那些过往。

    不管是愉快还是不愉快的,君梦瑶都会拎出来说说,不厌其烦地重复。

    慕容怀的状态似乎一天天在好转,虽然君梦瑶没看到他有任何醒来的迹象。

    不过既然明朗是这么说的,她也就信了,始终不敢有任何的怀疑。

    “你真是个大懒虫,睡到现在还不肯醒过来,知不知道今天的夕阳很美啊?”

    “躺在这里多难受,要不要我帮你翻个身?哈哈,想得美。”

    “每天我都在凶你,你怎么都不知道反驳呢?”

    “快醒过来啊笨蛋,你已经从春天睡到了秋天,难道还想再睡到夏天么?”

    君梦瑶越说越难过,索性站起来看向窗外的夕阳,缓解下自己心头的酸楚。

    窗外的夕阳格外美丽,就像羞涩少女脸上拢着的薄纱,有种朦胧的美。

    君梦瑶的心情却不怎么好,心里沉甸甸的,重的挺不住,终于化作眼泪,缓缓自脸颊滚落。

    “混蛋,都睡了那么久还不行,知不知道这样的你很讨厌啊!”

    “我已经等了你那么久,都快要撑不下去了,你就不能争气点赶紧醒么?”“可恶,再不醒我决定放弃你了,再也不要跑过来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