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7章 慕容怀醒了…

    君梦瑶埋头低泣着,泪眼朦胧看着窗外的晚霞,气鼓鼓埋怨慕容怀,“你最好赶紧给我醒过来,不然我决定跟别人跑了,再也不要你!”

    她的话音刚落,就被强壮的手臂从后背伸过来揽住,耳畔响起声玩味的沙哑上,“那及时醒过来呢?是不是就答应嫁给我?”

    君梦瑶登时僵在原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甚至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小傻瓜,都被我抓住了,还想往哪儿跑?”

    爽朗的笑声过后,慕容怀直接抱起君梦瑶,把她拥得紧紧的,勒得她几乎无法呼吸。

    君梦瑶僵硬窝在慕容怀的怀里好一会儿,才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她不敢置信地仰头看向慕容怀,怀疑出声,“我是不是在做梦?这都是真的么?”

    身边缭绕着慕容怀熟悉的味道,近在眼前的是他略微发青的胡茬,还有他那强壮的臂弯,一如既往的温暖如阳。

    君梦瑶的心狂跳起来,扑通扑通几乎跃出胸腔。

    她深深吸了口气,才伸手捏住慕容怀的下巴,“痛不痛?痛不痛?”

    慕容怀低笑了声,宠溺地任由君梦瑶捏着,用脸颊轻轻摩挲着君梦瑶的发顶。

    “原来你早就醒了,害我每天担心死了,你这个混蛋!”

    慕容怀低低的笑了,“如果不骗你,怎么知道你这么爱我?”

    他也觉得自己睡了很久很久,久到甚至怀疑自己的身体都发了霉。

    早在很久前,他其实就已经恢复了意识,发现自己居然置身在一片浓墨般的黑暗,四周万籁俱寂。

    无论他怎么呼唤,都没有半点回声,周围的空间充斥着孤寂。

    慕容怀还记得自己是在船上跟陆康搏斗,心里记挂着君梦瑶的安危,只想尽快摆脱这些黑暗。

    然而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摆脱令人窒息的浓黑,周围更是静的毫无半点生机。

    慕容怀不知道自己在这片黑暗中呆了多久,突然有一天,发现头顶传来了细碎的声音。

    那是别人交谈的声音,虽然模模糊糊听不清,却令他十分振奋。

    因为这里实在是静的死寂,这些声音终于令慕容怀感受到自己不再估计。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渐渐能听清楚那些声音,近到仿佛就贴在他耳畔似得。

    别人的声音对他来说刺耳吵杂,唯独君梦瑶的声音细腻温婉,听起来犹如天籁。

    那是他的瑶儿!她已经脱离了危险,现在很安全!

    慕容怀迫切想要去拥抱君梦瑶,把她紧紧拥在自己怀里,越发疯了似得跟黑暗搏斗着。

    直到那天,他清楚听到了陆康和君梦瑶的争辩声,终于知道自己这些年其实背了黑锅,向菀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

    就在他为没什么印象的向菀惋惜时,就听到了玻璃碎裂的声音,还有君梦瑶伤感地嘱托裴川安葬好陆康。

    那个他曾经百分百信赖的哥们,最终还是没能走出执念,选择了跟向菀同样的方式,离开了这个世界。

    慕容怀心里感触良多,很久才平复好心绪,继续待在走不出的迷雾里,聆听着君梦瑶的碎碎念。

    她会时不时回忆两人共度的时光,偶尔俏皮碎碎念,或者说些对他的不满。

    很多时候,慕容怀觉得其实这样也不错,虽然他被困在黑暗中出不去,却能听到君梦瑶的声音,这也是一种幸福。

    他甚至有些不敢走出那些黑暗,因为他怕自己如果真的醒来,君梦瑶会不会恢复到之前的态度,排斥他只想离开。

    不过事实显然不想让他省心,今天的例行碎碎念中,他的小瑶儿居然生出了要放弃他的想法。

    她是他的整个世界,是照耀着他的所有光和热,怎么能离开呢?

    慕容怀觉得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再不敢去想任何,居然急匆匆就穿过了那道浓重的黑暗。

    等他睁眼醒来,就看到她正托着下巴看着窗外的夕阳,背影格外的可爱,令他什么都不想做,只要先抱抱她。

    等真正拥佳人入怀个,感受着她的芬芳气息和体温,慕容怀才知道自己之前错得有多离谱。

    他之前怎么那么傻,怎么会以为这样只听她的声音就可以呢?

    他素来霸道强势,想要的不仅仅是她的声音,还有她俏皮的笑,殷红的唇,还有使性子时的小脾气。

    她的所有所有他都想参与,这次的拥抱过后,他将收紧壁垒,绝对不允许她逃出自己的世界!

    她排斥也好,抗拒也罢,他都会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围绕在她身边,揉化她的心。

    君梦瑶静静靠在慕容怀的怀里,这一次并没有再伸手推开他,反而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恍然若梦。

    她心心念念盼着他醒来,如今他终于奇迹般苏醒,强烈的喜悦包裹了她,令她只想坐在他的身边,感受他熟悉的气息。

    两人就那样保持着相拥的姿势,亲密无间坐在落地窗前。

    窗外的晚霞绚烂多彩,将相拥的两人定格,此情此景,正是世间最美的风景。

    月落日升,崭新的一天接踵而至。

    随着慕容怀的苏醒,似乎一切都开始变得不一样。

    君梦瑶不再像之前那样排斥慕容怀,历经生死和无边的等待后,她已经

    看透了很多东西,释然了心中的芥蒂。

    而慕容怀醒来的消息,也像插上了翅膀似得,传到了关心他的众人耳中。

    云毅更是早早就打来电话,说是晚上大家一起聚聚,庆贺慕容怀的康复。

    晚上的时候,慕容怀载着君梦瑶,到了云毅的家。

    他穿着暖黄色的休闲卫衣,下身搭配着同色系的亚麻长裤,整个人看上去格外的清爽,脸上的笑很是神采奕奕。

    自从醒来后,慕容怀觉得自己恍若重获新生,倍加珍惜跟君梦瑶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他停稳车子,率先下车绕行到副驾驶位开门,手心向上递了过去,“我最美丽的小公主,已经抵达目的地,请下车。”君梦瑶抿嘴一笑,顺势把手放在慕容怀手心,下车跟他并肩往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