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8章 甜蜜…

    她今天穿着鹅黄色的套裙,休闲的同时又不失青春灵动,跟慕容怀并肩站着,就像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两人默契走进客厅,正陪着小菲凡玩的冷月立即迎了过来,“你们总算来了,刚才他们还念叨着,你俩会不会玩疯了不肯出现呢。”

    “这怎么可能嘛,我们就是掐好时间点过来的,正好吃现成的美食大餐。”

    慕容怀轻笑出声,然后介绍君梦瑶给冷月认识,“冷月,这是瑶儿,君梦瑶。她是我青梅竹马的恋人,君氏集团的话事人。”

    这自恋的介绍瞬间令君梦瑶红了脸颊,不好意思地捶了慕容怀一把,“讨厌,哪有你这样介绍的?”

    “有什么不可以?来到这里,就跟回到我们自己家一样。”

    慕容怀轻声笑着,声音就像吃了颗蜜枣似得甜。

    冷月的性格向来直爽,她见君梦瑶有些害羞,随和笑出了声,“不要拘谨,他们几个是相交多年的挚友,到了这里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样。”

    说着,冷月连声催促起慕容怀,“快坐,我去喊云毅和齐宇过来,他们说你一定会迟到,正在后面钓鱼呢。”

    “哈,他们倒是了解我这个小毛病哈。”慕容怀轻笑摇头,“不过这次他们可是真真切切的污蔑,我根本就没有迟到。”

    “那还不是因为有瑶儿陪着?”冷月促狭笑了声,转身朝后面走去,“我去喊他们过来,你们先随意坐着。”

    冷月很快走得没了人影,偌大的客厅里就只剩下慕容怀和面色有些拘谨的君梦瑶。

    “你在紧张?”慕容怀好笑地看着稍显局促的君梦瑶,扶着她的肩膀把她摁坐在沙发上,剥了颗龙眼送到君梦瑶唇边,“什么大场合你没见过?都没见你紧张过。”

    君梦瑶下意识张开嘴巴,吞掉那颗龙眼,嘴里甜滋滋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就像慕容怀说的,她也算见了不少的大场面,怎么也不该紧张的。

    可是自打走进云家的别墅,她心里就悄然升腾起少许的不自在,就像即将见公婆,等着被评头论足的小媳妇似得。

    见君梦瑶不出声,慕容怀轻笑着摇头,“淡定点瑶儿,一切都有我在呢。”

    这句话总算令君梦瑶的心踏实了少许,暗暗低嘲自己,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小儿女心态。

    就在这时,云毅跟齐宇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嗯,看来这段时间君小姐将你照顾的不错嘛,简直是满面红光啊!”云毅一边用毛巾擦着手,一边朗声调侃戚慕容怀来。

    不过这些话对自信心爆棚的慕容怀来说,根本就是小儿科。

    他乐呵呵从沙发上站起,得意扬起下巴,“那当然咯,有情饮水饱嘛!”“哈,某些人臭屁的性格,还真是半点没变呢!”齐宇的声音跟着传来,乐呵呵冲着慕容怀眨眼,“你这动作也忒快了些吧?我就出门转了一圈,你居然就骗了个女孩回来。

    ”

    说着,齐宇客气地冲君梦瑶笑道,“君小姐,你要是被胁迫的就眨眨眼睛,我绝对会帮你报警。”

    在两人的笑声中,君梦瑶心头的那点小不自在终于烟消云散。

    她已经深深感受到,眼前的这两人,真的是慕容怀的挚友。

    “都站着做什么?晚饭都已经摆好上桌,就等你们过去了。”冷月跟廖春花走进来,笑着招呼众人去餐厅吃饭。

    早在慕容怀他们过来前,冷月就已经安排女佣们做好了丰盛的晚宴。

    如今人都到齐了,晚宴也正式揭开了序幕。

    一行人说说笑笑来到餐厅,奢华的大理石长桌上果然摆满了各式佳肴,色香味俱全,诱得人食指大动。

    众人相继落座,云毅、齐宇和慕容怀低声交谈着,时不时举杯畅饮,相谈甚欢。

    冷月则是拿出落落大方的女主人风范,将廖春花和君梦瑶照顾的格外细致,久不久就会发出掩唇的轻笑声。

    晚宴的气氛十分融洽,月色悄然取代了晚霞漫天的黄昏,撒下溶溶月光,静静注视着窗内众人的攀谈。

    宴席进行过半,冷月突然觉得有些不太舒服,胃里有些翻江倒海似的闹腾。

    她歉意地放下手中的筷子,冲廖春花和君梦瑶小声说道,“你们继续哈,我去去就来。”

    “嗯。”君梦瑶轻轻点头,十分有眼力劲儿地帮冷月拉开了靠背椅。

    廖春花看冷月的脸色似乎有些不怎么好看,关切问到,“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胃里有点不太对,不过问题不大。”冷月不想扫了众人的兴致,强笑着离席,“没关系的,我很快就回来。”

    说完,她就脚步匆忙地离开了餐厅,朝外面的洗手间走去。

    这里的餐厅是独立成栋的,洗手间就坐落在外面的竹林里,十分的雅致。

    刚才在宴席上,冷月就觉得胃里难受的厉害,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不过为了不让别人担心,她硬是压住了所有不适,坚持来到了卫生间里。

    等刚迈到洗手池旁,冷月的胃里就一阵翻江倒海地翻涌。

    她再也支撑不住,扶着洗手盆作呕起来。

    辛辣的酸涩令冷月越吐越难受,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她洗了把脸,看着镜子中眼睛红红的自己,隐隐觉得预测到了什么。

    难道……

    脑海中的想法还没来得及成型,洗手间外面就传来了云毅关切的询问声,“月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云毅本来正和慕容怀攀谈,看到冷月脸色不太好看地走出去,就放下手里的筷子跟了过来。

    “哦,我没事。”

    冷月再次洗了把脸,确认脸色比之前红润了些,这才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不想让云毅担心,出来就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我只是出来上个洗手间,你就跟了过来,等下别人会笑的。”“我心疼自己的妻子,有什么好笑的?”云毅宠溺地揽住冷月的肩头,“只要你没事就好,其它都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