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5章 冷月生产…

    对于冷月的小脾气,估计再没谁比云毅更了解该怎么软化的了。

    他身后捞到一个背包,从里面取出刚空投下来的海鲜,“这里有新鲜的鱿鱼和扇贝,哦,好像还有几只龙虾,要不要用炭火烤一下呢?”

    “哼!”

    冷月努力想要冷哼,嘴角却已经悄然挂起了哈喇子。

    好吧,她承认,对云毅碳烤出来的美食,她根本就毫无抵抗力。

    看在美食将至的份儿上,她决定暂时按耐住小脾气,等吃饱喝足再离云毅远一点。

    云毅的速度很快,就着清澈的溪水,很快将食材清理干净,然后升起了炭火。

    他这次准备的东西十分充分,而且叮嘱了手下的助理,按照他定下的时间和菜谱,按时空投食物下来。

    炭火徐徐燃起,云毅放好自己腌制好的食材,架起来缓缓转动烤制。

    没多大会儿,喷香的食物味道就直冲冷月的鼻息,令她一改萎靡不振的状态,凑到了炭火旁。

    云毅依旧在认真翻烤着,眼角的余光看到冷月伸出白色的狼爪,朝着自己刚放在盘子里的鱿鱼伸去,嘴角不由扬起抹宠溺的浅笑。

    “等一下,小心烫!”

    就在冷月即将接近刚烤制好的美食时,云毅一把握住她的前爪,另一只手端起那盘刚烤好的鱿鱼,“耐心等等,我先吹凉些你再吃。“

    冷月已经急不可耐,放弃了用前爪,直接张嘴衔走了云毅手里那些喷香的烤串,走到一旁大快朵颐起来。

    看着吃的有滋有味的冷月,云毅脸上堆满了笑,低头继续摆弄着手里的食材,只想让冷月吃得更开怀些。

    有云毅的倾心照顾,这次冷月再也不会像上次那样辛苦,小日子过得优哉游哉,很快就胖了一圈。

    在云毅陪着冷月待产的日子里,小菲凡暂时被送到了云昊天家里照顾。

    荣宝儿很喜欢这个聪明的小可爱,进进出出都带着她,把她照顾的格外周到。

    时间在平淡的日子里悄然流逝,转眼间,云毅陪着冷月,已经在谷底住了两个多月。

    她能吃能睡,整个人胖了一大圈,不,确切点说,应该是整个白狼的外形看上去,都胖了整整一大圈。

    再加上她大腹便便的圆润肚子,走路都变得十分困难。

    这天天朗气清,云毅陪着冷月坐在开满小碎花的草坪上,并肩看着天上流动着的朵朵浮云。

    最近这几天,云毅都有些紧张,因为他还记得冷月上次怀孕三个月就产下了小菲凡,这次估计也差不多到了预产期。

    之前还有经验丰富的吴妈照顾着冷月,眼下却只剩下毫无经验的云毅,他心里的压力可想而知。

    好几次他都在犹豫,要不要给明朗打个电话,问问需要提前做好什么准备。

    不过想到明朗医术再高明,也只是懂人类的医术罢了,狼人族他肯定闻所未闻,估计问了也是白问的。

    反反复复考量了很多次,云毅认真翻遍了所有能搜集的资料,决定自己来帮冷月接生。

    他为此特意背着冷月,观看了很多虎狼豹这些接生视频,觉得自己差不多也算有了些经验。

    等哪天真的到来,他应该有几分把握才对。

    云毅并没有让冷月知道这些,都是等她睡下后才认真学习,免得冷月不高兴,认为自己把她当成了兽类看。

    溪边流水潺潺,冷月斜依靠在云毅身上,半眯着眼睛享受着拂面的微风,觉得空气格外的清新。

    云毅的手有一下没一下轻抚着她身上光滑的洁白皮毛,柔声问道,“月儿,预产期是不是快要到了?”

    冷月登时紧张地竖起耳朵,“不是吧?咱们已经住了三个月?”

    “没有,我们才来这里两个多月而已。你先不要紧张,我只是随口问问。”云毅轻声安抚着冷月,生怕会影响到她的情绪,导致预期提前。

    然而怕什么偏偏就来什么,冷月白色的尖耳朵微微颤抖起来,声音虚的厉害,“阿毅,我好想…好像真的要生了…”

    “不是吧?”云毅登时慌了神,立即从草地上站起,抱起冷月就朝早就准备好的产房奔去。

    他长腿矫健跑得飞快,很快就抱着冷月到了早备好的地方,轻柔把她放在松软的被褥上。

    “月儿,你不舒服就喊出来,或者……”云毅这会儿心里慌乱的厉害,索性直接将手臂横在冷月面前,“或者你可以咬我,只要你能缓解些痛苦。”

    冷月此刻只觉得自己的肚子像要裂开似得童,小腹处更是下坠的厉害,痛得她接连倒抽冷气,根本听不到云毅在说什么。

    熟悉的撕、裂痛楚几乎将她给淹没,她的前爪胡乱挥舞着,将坚实的地面抓出了一道道深深的沟壑。

    “月儿,你痛就咬我,千万不要伤害自己!”云毅用力握住冷月胡乱挥舞着的前爪,那里因为过度用力已经血迹斑斑,上面的指甲尽数折断。

    云毅心疼的厉害,之前看过的所有有关于接生的视频,全部忘了个精光,大脑彻底空白一片。

    他恨不得能替代冷月承受这份分娩的剧痛,焦灼的眉头紧紧皱着,连声问道,“月儿,坚持住,我现在就叫医生来,让医生来帮助你!”

    关心则乱,此刻的云毅满心满眼看的,都是痛到狰狞的冷月,全然没了平时运筹帷幄的淡定和自信。

    他就像个不知道该怎么解决问题的孩子,神情焦虑不已,简直度日如年。

    “你再忍一忍,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人送明朗过来。现在就打。”

    云毅的大脑此时已经彻底死机,一边握着冷月挥舞着的利爪,一边拨给自己的助理,“立即把明朗送到这片峡谷,对,马上!绑也要把他给我绑过来!”

    说完,云毅就慌乱挂掉电话,用力握紧冷月舞动着的利爪,“坚持住月儿,很快就会没事的,等明朗来了就没事了。”

    “痛——好痛——”冷月胡乱摇着头,近乎嘶吼地大喊起来,“嘶——痛啊——!”伴随着她近似力竭的嘶吼声,刚才坠涨的小腹猛地一紧,然后忽的一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