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376章 冷月在崖底生下儿子…
    第2376章 冷月在崖底生下儿子…

    冷月能清楚感觉到有东西从自己体内冲了出去,刚才的剧痛悄然消失,然后无力瘫回到床上。

    她觉得自己的三魂已经丢了一大半,这会儿连近气的力气都没有。

    云毅慌神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眼神格外挫败,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不是无所不能的。

    他无法减轻冷月的痛苦,不能替她分担任何!

    就在他陷入在深深内疚的情绪中时,就听到哗啦一声轻响,然后是细微的啼哭声,“哇——哇——”

    这小小的哭声犹如天籁,令神情茫然的云毅登时振奋精神,循声看去。

    只见在一片污血模糊的胎衣中,躺着个白白净净的婴儿,是个男孩!

    他正咧嘴大哭宣布着自己的到来。

    他似乎对自己这样的降生方式十分不满,皱着小眉头哭得厉害,瘪瘪的嘴里没有牙齿,看上去就像个丑巴巴的小老头。

    云毅愣了足足三秒,才意识到眼前这丑丑的一坨,是跟他血缘最近的儿子。

    他有儿子了!这是他云毅的儿子!

    后知后觉的认知令云毅几乎当场跳起来,他努力控制住激动到双手微微颤抖的自己,单膝跪在地上,将仍啼哭不已的小家伙抱在怀里,送到了冷月跟前。

    “月儿,你看,这是我们的儿子,他是不是很像我,超级帅哪种?”

    云毅小心翼翼抱着脐带还没剪的儿子,笑得牙不见眼,满脸都是得意。

    哪怕他心里觉得眼前的孩子有点丑,还是坚持认为他未来会长得格外帅气!

    冷月的精神十分萎靡,毕竟刚才那堪比鬼门关走了圈的生产,几乎耗去了她全部的精力。

    耳畔响起孩子奶声奶气的啼哭声,冷月用力睁开眼睛,看到了被云毅捧在手心的小东西。

    他头顶的胎毛格外浓密,眼睛咕噜噜四处转着,小手放在嘴里拼命吧嗒,这会儿已经停止了哭泣。

    似乎是察觉到你自己被冷月注视,刚出生的小家伙眼神晃了下,定格在冷月眼前,跟她无声对视起来。

    他的眼睛上还有些蒙蒙的水雾,却丝毫没有遮挡住璀璨如绿松石般的亮光,美得令人惊心动魄。

    看着眼前暖的人心都快要化掉的小东西,冷月脸上终于荡开了幸福的笑脸。

    这个看上去像个没牙老头的小家伙,居然就是她和云毅的儿子?

    可是他看上去好像有点丑,完全没有小菲凡出生时漂亮。

    “呃,他看上去好像有点丑?”冷月浅笑着摇头,想要伸出手摸摸他可爱的鼻头,想到自己还要维持一个月的白狼状态,只好无奈放弃了这个想法。

    云毅看出冷月的想法,轻声说道,“乖,再坚持一个月,你就可以抱他了。”

    “才不要,他好丑。”冷月赌气般偏过头,心情十分不美丽,她都忘了自己还要维持白狼的形态一个月,郁闷。

    被云毅抱在手里的小家伙似乎听懂了似得,小眉头一皱,嘴角一瘪,然后咧嘴哭了起来。

    他不哭还好,一哭把冷月和云毅都给逗乐了。

    “看到没?他在抗议呢,谁让你说他丑。”云毅说着,伸手点了下小家伙娇嫩的鼻头,“我们才不丑呢,是未来的大帅哥。”

    “好啦好啦,不丑不丑,”冷月笑着摇头,“这傲娇的小模样,真是像足了你啊,居然连说都不让多说。”

    哭着控诉的小家伙这才终于舍得消停,视线在冷月和云毅身上来回打转,咯咯笑出声来。

    “哈,真是个善于变脸的小东西啊。”冷月无奈摇头,眼神里都是慈爱的柔光。

    就在这时,云毅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打破了眼前温馨的气氛。

    云毅皱眉接起电话,“什么事?快说!”

    窝在云毅臂弯里的小家伙被云毅突然的吼声吓得肩膀一缩,瘪嘴抽泣起来。

    “不哭不哭,爹地只是在接电话而已,不是在吼你。”云毅语气立即秒变温柔,等终于安抚好受惊的小东西,这才重新将手机贴在耳边,“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打电话来的是云毅的助理,这会儿他握着手机战战兢兢,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之前总裁叮嘱他把明朗神医给绑来,如今他已经接到了明朗神医,可是听总裁的口气,怎么像不愿意被人打扰呢?

    云毅的耐性彻底被耗尽,语气不由又拔高了些,“说啊,到底是什么事?!”

    “总…总裁,我已经找到了明朗神医,还要不要送他过去?”

    助理无奈,只好硬着头皮请示云毅。

    云毅愣了半秒,这才想起自己之前确实吩咐过,让助理务必把明朗给带回来的事。

    “把电话给他,我有事情要问。”云毅简单下了道指令。

    “云总,”明朗温润的声音响起,“听说你有很重要的事找我?”

    “是的,明朗,你告诉我,该如何剪脐带?”云毅有些不确定问道,“直接用消毒过的剪刀剪下去?会不会感觉到痛?安不安全?”

    “剪脐带?”明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是,身为企业总裁,有什么脐带需要你亲手去剪的?”

    他的话音刚落,刚出生不久的小家伙就不满地咧嘴哭了起来,显然很不满自己被云毅给忽略。

    “云总,是有孩子在哭么?”明朗忍不住掏了下自己的耳朵,“你不要告诉我,你是要给刚出生的婴儿剪脐带。”

    明朗实在无法想象那个画面,现在居然还有人不去医院生育?

    “这个你不用管,只需要告诉我脐带该怎么剪就好。”云毅直接打断明朗的话,只想快点得到答案,“然后剪完之后该怎么做?”

    身为医者,这么简单的事情明朗当然知道。

    他仔细给云毅讲了遍该怎么操作,心里仍是有些不太踏实,“云总,这些都需要在绝对卫生的环境下进行,如果真的有孩子出生,还是立即送到医院比较安全。”

    明朗敢肯定,自己刚才确确实实听到了孩子的啼哭声。为安全起见,他不得不规劝提醒云毅,只有医院才是最值得信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