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386章 妈咪的眼睛早就看不见了…
    第2386章 妈咪的眼睛早就看不见了…

    然而就在他即将碰触到查玛的前一秒,洛克迅速收回了自己的动作。

    眼下查玛仍心结重重,他不想逼迫他面对。

    不过他不介意就这么等下去,一年也好,三年也罢,五年十年都不算久,他有足够的时间愿意等下去。

    只要,只要他没有心有所属,那么一切,都值得等待!

    美酒越发酵越香醇,想必他们牵绊已久的情谊,终有一天,也会芬香扑鼻吧?

    没关系的,为了那抹香醇,他愿意再继续等下去。

    洛克心底幽幽升起抹叹息,温柔的目光凝视着酣醉入眠的查玛,迈步离开了这座凉亭。

    等他走后好一会儿,查玛才从桌旁坐起,眼里带着谁也看不懂的忧伤。

    其实刚才洛克出现时,他就已经嗅到了他的气息。

    可是此时此刻,除了装醉,他竟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质问的双眼,而是本能选择了逃避。

    又一次,他又一次实战了鸵鸟大法,以为埋起头来,就可以暂时忘掉所有的纠结。

    然后等人走了,自己再痛不可捱,继续灌酒麻痹自己的神经。

    这样的煎熬,到底何时才能结束?

    查玛继续灌起酒来,硬是在凉亭里坐到天色发亮,这才拖着一身疲惫回到房间。

    心里藏满心事的他,说不上千杯不醉,不过也只是有些混沌而已。

    他走回房间快速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就匆忙搭乘航班,逃离了这个几乎要逼疯他的城市。

    在众人面前,他是可以冲锋陷阵的大将军,所过之处势如破竹不可挡。

    可是在禁忌面前,他变成了临阵退缩的逃兵,只想躲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他的狼狈。

    他承认,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懦夫。

    可是如果这样可以保护洛克,他宁愿做这个懦夫!

    飞机在云层里穿行,偶尔会颠簸几下,最终抵达了M国。

    查玛下了飞机,直接朝自己家赶去,身上带着些风尘仆仆的沧桑。

    他并不知道,就在他下飞机后没多久,另一艘航班跟着悄然降临在M国的机场。

    而率先走下飞机的,赫然是轻装上阵的洛克。

    他的身形纤瘦不已,脸上的眼神却格外坚毅,无论查玛躲到天涯海角,他都会紧追其后!

    这样的跟随并不是为了逼迫,而是为了等查玛想通心意后,能第一时间看到他,及时给他一个温暖的拥抱!

    洛克想到那天,眼角眉梢就不由扬起,里面蓄满了期待的甜蜜。

    他相信,只要自己等得足够久,就一定可以等到那天的,绝对!

    风尘仆仆的查玛一路回到家中,并不知道随后而来的洛克。

    等他走进久违的家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坐在轮椅上晒太阳,已经白发苍苍的妈咪。

    欧蕾的身体近况不佳,脸上毫无血色,困乏地坐在轮椅上,眼睛无力微眯,似乎下一秒就会点头睡过去似得。

    这样气息奄奄的她看上去,令查玛瞬间酸了眼眶。

    他立即大步走过去,单膝跪在欧蕾的面前,“妈咪,我回来了?”

    “什么?我的查玛回来了?”欧蕾惊喜睁开眼睛,竭力寻找着查玛。

    然而她的眼里雾蒙蒙的,就像蒙上了层白色的水汽,根本看不到之前清晰的瞳仁。

    欧蕾摸索着手臂往前,努力寻找着查玛的存在,“查玛,你回来了对不对?快给妈咪看看,妈咪怎么看不到你?”

    茫然无措的欧蕾令查玛更是揪心不已,他用力握住欧蕾慌乱干瘪的手,连声问道,“妈咪,你这是怎么了?你的眼睛看不到查玛了吗?我明明就在你面前啊?”

    无声的眼泪自欧蕾眼眶中滑落,她回握紧查玛的手,无力点头道,“早在半年前,妈咪的视力就一落千丈,现在只能勉强感受到一点点光线,再也看不清我的查玛了……”

    说着,欧蕾哽咽起来,“我一直以为……一直以为自己还能被治好,可是现在看来,这根本就是奢望,我再也看不到我的查玛,再也看不到了……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欧蕾无力摇着头,过早苍白的鬓角在风中摇曳,酸楚地诉说着她此时此刻的有心无力。

    查玛心酸到不行,两行热泪差点滚出眼眶,连忙吸鼻子压下去,连声安抚着无助的欧蕾,“妈咪,你一定会没事的,生病了我们去医院就好,医院一定会医治好你的。”“不,妈咪的身体自己知道,我可能已经时日无多了。”欧蕾的声音十分疲惫,就连握着查玛的手也悄然少了几分力气,“妈咪现在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我的查玛。如果妈咪

    不在了,谁来继续照顾我的查玛呢?”

    “不,妈咪,你不要这样说!你一定会没事的,绝对会长命百岁!”查玛摇头阻止欧蕾继续往下说,却忘了欧蕾的眼睛已经看不到,“妈咪,我现在回来了,一定会看好你的病的。我知道有个叫明朗的神医,说不定他可以治好你,我们去找

    他好不好?让他给你看病!”

    说着,查玛就想推着欧蕾出去,立即启程去找神医明朗。

    他听过明朗的本事,据说明朗能够活死人肉白骨,那样他的妈咪也一定会有救的!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道柔、软又惊喜的声音,“查玛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查玛顿脚转身,看到了张熟悉的脸庞,名字却有些想不起来,“你是?”

    女孩脸上浮现抹难堪的笑,很快自嘲化解掉,“查玛哥哥,我是泳儿啊,多年不见,你大概已经不记得我了。”

    查玛也不否认,歉意冲泳儿笑了下,“抱歉,这些日子,都是你在照顾我妈咪么?”

    “是啊是啊,”欧蕾听到泳儿的声音显然十分开心,拍着查玛示意他停下来,然后冲泳儿招手,“这两年多亏了泳儿不分昼夜的照顾我。泳儿,来,过来,到我这里来。”泳儿有些局促地看了眼查玛,发现他并没有反对,这才壮着胆子走过来,细声细语问道,“欧蕾妈妈,有什么是我可以帮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