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387章 欧蕾最后的遗言(1)
    欧蕾摸索着握住泳儿的手,把她的手和查玛的紧紧贴在一起,这才沉声说道,“泳儿,我希望你能再帮我一个忙,帮我照顾好我的查玛,好不好?”

    泳儿的手纤细白嫩,放在查玛稍显黝黑的大手上,显得格外细腻温和。

    她的手指局促不安地动了下,生怕查玛会突然甩开自己,就连眼神都有些小心翼翼,躲闪着不敢直视查玛的目光。

    果然,查玛不悦地看了眼他们叠放在一起的手,眉头沟壑般攒了起来。

    他不是不知道自己妈咪的心思,可是对于泳儿,他只能说声抱歉。

    一颗早就被掏空的心,哪里还有多余的地方去存放别的……

    然而坐在轮椅上的欧蕾明显不是这么想的,她自知自己时日无多,这次特意把查玛给叫回来,就是为了敲定他的终身大事。

    在欧蕾看来,能在临死前看到自己的儿子成家立业,是莫大的欣慰。

    因此她毫不犹豫地将两人的手硬摁在一起,然后缓缓抬头看向查玛,毫无焦距的眼里蓄满了恳求,“查玛,你也答应妈咪,以后照顾好泳儿。她已经等了你整整两年。女孩子的青春本来就短暂,还能有多少个两年继续等下去呢?“

    “妈咪,我……”

    查玛想也不想就径直摇头,正想出声拒绝,对上的却是欧蕾那双空洞无神的眼睛,那里饱含着期待的盈盈泪光。

    “不要忙着拒绝,我的孩子,”欧蕾哽咽起来,花白的鬓角被微风吹拂,看上去格外伤感,“妈咪知道自己已经时日无多,咽气前最大的心愿,就是想看到你能有个家。”

    “妈咪,我觉得我现在这个状态就挺好的。”查玛努力让自己脸上的表情看上去轻松自然,“而且谁说我没有家的,这里不就是我的家么?”

    “查玛……咳咳咳……”欧蕾一着急,连声咳嗽起来,本来毫无血色的脸庞变得潮、红不已,更显得病态虚弱。

    “欧蕾妈妈,你先不要这么激动,医生说过,你的情绪不能波动的太厉害……”泳儿急得手足无措,只好严厉瞪向查玛,“拜托你少说两句,欧蕾妈妈的身体很虚弱,医生说她不能受到任何刺激的。”

    在查玛的记忆里,这还是向来柔弱的泳儿第一次跟自己急眼。

    想到她是为了维护自己妈咪的健康,查玛这才觉得自己刚才似乎有些过分。

    他连忙弯下腰帮欧蕾轻轻拍背,语气跟着柔、软了不少,“妈咪,你先不要着急,我并没有别的意思。”

    “咳咳…咳。”欧蕾又急促咳嗽了两声,好不容易才止住咳嗽,“好,那你告诉妈咪,咳…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咳咳。”

    欧蕾虽然身体虚弱的厉害,质问的语气却格外的锐利,令查玛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无所遁形,所有的想法似乎早就被洞悉了似得,就连拙劣的借口都不知道该怎么找。

    “我我…”

    查玛正支吾着,身后突然响起道温润的声音,“好久不见,不知伯母近来身体是否安好?”

    这熟悉的声音令查玛有些愣怔,足足定在原地两秒,瞬间愕然转身。

    等看清身后的那人,他才确定自己并没有出现幻听,洛克正穿着身白色的运动套装,静静站在大门口。

    纯白的运动套装映衬的洛克英姿飒爽,恍惚间犹如临风而立的翩然公子,举手投足间尽现出尘脱俗的洒脱和不羁。

    尤其是他脸上那堪比阳光般明媚的灿烂笑容,简直明亮到令人不敢直视。

    只是那么浅淡一笑,犹如百花齐放的山谷,沁人心扉的怡人舒心。

    在看到这抹笑脸的一瞬间,查玛突然觉得自己像做错事被当场抓包的小孩子似得,连忙抽出自己的手,匆忙背到身后。

    他的小动作并没有逃出洛克敏锐的视线,然而洛克只是嘴角微扬了下,然后迈过高高的台阶走了进来。

    “伯母,听说你身体不太好,我特意跟查玛回来探望。”洛克三两步走到查玛身边,礼貌冲欧蕾问好。

    对于洛克的出现,欧蕾有些意外。

    她视力下降的厉害,只能看到个模糊的轮廓,隐约记得眼前这个阳光少年,似乎跟儿子是同事,好像关系还不错。

    欧蕾眼神转了下,好像确实是这样没错吧?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于洛克的突然出现,她心里却有些不太舒服。

    不过她也没去多想,只以为是自己病重的原因,精神疲惫导致思维有些跟不上,并没有深究太多。

    毕竟来者是客,欧蕾亲和地点了点头,“有劳了,我还好,还好。”

    说完,她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个好主意,想让洛克一起当说客。

    虽然她自己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

    可就是本能觉着,如果这件事能有眼前的年轻人助力,很可能会事半功倍。

    欧蕾自知自己时日无多,目前最想确定的,就是查玛和泳儿的婚事。

    她生怕自己再多耽搁一秒钟,就会被死神锁走,下一次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因此心里升起这个念头后,欧蕾几乎是没有犹豫的,立即尝试让洛克当说客,“小伙子,你说说,查玛跟泳儿是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啊?”洛克愣了下,温润的笑脸瞬间凝固,下一秒轻轻摇头,“伯母,不知道你说的,是怎样的天造地设?”

    洛克说着,眼睛状似无意扫向一旁的泳儿,眼神明明平静无波,却令泳儿莫名感觉到压力。

    泳儿是知道洛克的,早在两年前,她跟着欧蕾来见查玛,就敏锐意识到,洛克将是自己一生的劲敌。

    哪怕明明洛克是个男人,但是泳儿却比谁都看得要清楚明白。

    因为查玛的目光素来是疏冷的,看向任何人时都是寡寡淡淡,无风无息。

    唯有看向洛克时,他的眼神才会变得有光彩,藏满了欲静不止的炙热。

    早在两年前的相识,泳儿就知道,自己无法从洛克的世界里争取到查玛的注视。

    就连现在也一样,根本毫无胜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