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388章 欧蕾最后的遗言(2)
    她的唇色骤然发白,无力地撇开视线,尽量不去看洛克的眼睛。

    不管是两年前还是两年后,他都令她倍加紧张,总有种无地自容的窘迫,就好像自己是多余不该出现的那个一样。

    泳儿沮丧地垂下眼睑,余光看到坐在轮椅上的欧蕾,陡然精神一震。

    不行,她不能就这么认输了!

    无论如何,这次她都要努力争取一次,不能再像上次那样,无声无息惨败认输!

    查玛,这个沉稳朴实的男人,她势在必得!

    泳儿握紧拳头打定主意,立在欧蕾的轮椅后,尽量让自己笑得温婉大方,“来者是客,我们还是先进屋里说话吧。”

    这番话泳儿认为自己说的十分得体,不仅给足了远道而来的洛克的面子,也让自己看上去,更像这个家未来的女主人。

    洛克是何等的聪慧,当即就明白了泳儿对自己的敌视。

    不过这些并没有关系,因为他自从离开P国,就已经打定主意,要并肩跟查玛站在一起。

    哪怕明知道这个决定会面对重重的不友善,他都甘之如饴。

    而眼前,只怕才是刚刚开始……

    “你看看,我们家查玛英武高大,泳儿温婉可人,你说他们是不是很登对?”

    泳儿推着轮椅走在前面,欧蕾絮絮叨叨跟洛克说着,想让他帮自己说服查玛早点成家。

    因为病重的愿意,欧蕾早就忘了当年自己对洛克的戒备,真的把他当成了查玛的普通同事。

    泳儿握着轮椅的指骨一白,眼神悄然打量着洛克,想要看清他此刻脸上的表情。

    然而洛克脸上却没有半点难过,反而笑得如沐春风,缓缓点头,“是啊,看上去确实很登对呢。”

    查玛黑沉着脸走在后面,亦步亦趋跟着洛克,总觉得他刚才那句话听起来轻飘飘的,却格外的刺人。

    什么叫看上去确实很登对,这个可恶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跟着自己回来的?

    进来也不提前打个招呼,搞个突然袭击,弄得他完全措手不及不说,而且是在这么尴尬的状态下!

    不知道刚才他跟泳儿手叠放在一起那一幕,究竟有没有被看到啊!

    几人各怀心思进了门,相继落座。

    泳儿将未来女主人的派头拿捏的死死的,冲着洛克微笑点头,“随意坐,不要客气,我去让佣人倒水过来。”

    “谢谢。”洛克礼貌点头,脸上的笑容始终谦谦君子。

    查玛的目光紧紧锁在他的脸上,一时无法猜透洛克的心思。

    这个家伙,到底想要做什么?

    欧蕾坐在轮椅上,并没有注意到查玛紧盯着洛克的眼神,脑海里突然模模糊糊想起了些什么。

    她连忙摇头,想要甩去心头刚涌起的那个令人不安的想法。

    不会的,一定不是这样的!

    查玛只是不苟言笑罢了,绝对不会像她孤单离世的大哥,走向令人无法启齿的禁忌之恋!

    一定不是这样,这根本就不可能!

    欧蕾虽然病入膏肓,思维却没有跟着凝滞。

    她眉头微皱了几秒,很快就舒展开,无神的眼眸看向洛克,笑得格外和蔼,“我这把老骨头也撑不太久了,如果咽气前能看到查玛和泳儿结婚,死也瞑目了啊!”

    “妈咪,你在胡说些什么?”查玛不悦地摇头,浓黑的眉头深深皱着,显然很不满欧蕾这么说。

    “哪个做父母的,不想孩子有个安定美满的家呢?”欧蕾笑得别有深意,“你说是不是呢,洛克?”

    欧蕾空洞的眼神令洛克揉了下鼻头,刚才还泰然处之的他,下意识躲开她质询的目光。

    “伯母,有些时候,你以为的幸福并不是真正的幸福……“

    洛克的话还没说完,欧蕾的唇角就已经扬起抹淡淡的嘲讽,“那你以为的幸福又是什么呢?冒天下之大不韪?飞蛾扑火也要标新立异?”

    “当年我的哥哥执意与众不同,最后郁郁孤单终老。身为母亲,这是我宁死也不愿意看到的。”欧蕾语气变得威严起来,“查玛,在妈咪咽气前,唯一的心愿就是看到你和泳儿结婚。只有这样,我死后才能安心瞑目,去下面见你的父亲。”

    早在去年的一场空难中,查玛的父亲就横尸殒命,剩下了独自伤心不已的欧蕾。

    这也是欧蕾身体状况每日俱下的根本原因,活着的人总因为各种缅怀逝者而伤心,辗转反侧,伤情劳心。

    她不怕自己走向死亡,唯一担心的是,处理不好儿子的婚姻状况。

    那条违背大众理念的路注定走得艰辛,她宁死也不愿查玛泥足深陷。

    查玛听得眼圈微红,哽咽着摇头,“妈咪,不要总是说这些伤感的话,你的身体还很好,一定会没事的。”

    “不,孩子,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欧蕾缓缓摇头,语气格外的坚定,“在我咽气前,是一定要看到你和泳儿结婚的。她是个好女孩,已经等了你那么久,千万不要辜负她。”

    “哦,伯母,你们先聊,我去外面随意走走。”

    洛克突然礼貌出声,强笑着从客厅走了出去,步履有些匆匆。

    之前他以为自己能够始终保持翩然的风度,忽略掉欧蕾的各种催婚敲打。

    可是在事实面前,洛克却发现自己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勇敢。

    欧蕾眼中的固执显然超出了他的想象,她是卯定了注意要把查玛跟泳儿绑在一起,哪怕要以自己即将结束的生命为代价。

    洛克无法想象,在这样沉重的压力下,向来孝顺的查玛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难道他也要像她们一样逼迫他,还是该识趣地黯然离去?

    在来到查玛家之前,洛克已经做好了各种心理建设,觉得没有什么困难是自己克服不来的。

    可是真的等他目睹了欧蕾根深蒂固的排斥,他之前建立的那点自信瞬间荡然无存,甚至都无法做到泰然处之。

    洛克啊洛克,你之前的运筹帷幄呢?

    怎么这会儿到了这里,就丢掉了所有的筹谋和果敢。

    洛克信步来到外面的长廊,神色带着几分凝重,长长的眼睫毛低垂着,心中思绪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