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欧蕾的咳嗽声戛然而止,一口浓血喷溅而出,兜头罩面砸在了查玛的脸上!

    冲天的血雾笼罩了查玛的视线,他根本顾不上去擦拭脸上那些咸腥的血渍,惶恐弯下腰扶住欧蕾单薄的肩膀,“妈咪,你先缓缓,情绪不要太激动,你说什么我都听,我都答应你。”

    “噗…”触目的鲜血不断自欧蕾嘴角渗出,她不管不顾,只死死攥住查玛的手,目露哀戚,“那就答应我…娶泳儿…娶…”

    “好,我答应你,我都答应你,拜托你稳定下情绪,不要再咳嗽了。”查玛被欧蕾吐血的惨状弄得六神无主,只想尽快让她平息下来,根本不管此时此刻嘴里说的是什么。

    泳儿这时恰好走进客厅,看到的就是欧蕾大口呕血的惨然,吓得立即奔过来,“欧蕾妈妈,你这是怎么了?明明刚才还好好的!”

    欧蕾一连呕了好几口血,精神倍加萎靡不振,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

    不过在听到泳儿的声音后,她勉力睁开眼,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摸索着硬是将泳儿和查玛的手拉在一起,“泳儿,答应欧蕾妈妈,照顾好我的查玛,嫁嫁给他…好好照顾…”

    “欧蕾妈妈,你先不要说了,我都答应你,都答应你,拜托你不要再出声了。”

    泳儿瞬间泪目,心地善良的她这些年一直尽心尽力照顾着欧蕾,早就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虽然她心里迫切想要嫁给查玛,但是并不想以欧蕾的性命为代价啊!

    “好…那就好…有你这句话我就…就放心了。”欧蕾剧烈喘、息着,声音虚弱到随时都可能戛然而止似得,“那就趁着我还有一口气,立即举办婚礼吧…我怕…怕我等不到了…”

    “欧蕾妈妈,这个不着急,你先缓一缓,我这就喊医生过来,让他为你仔细检查检查。”

    泳儿说着,急匆匆去找医生,生怕欧蕾下一秒咳到心脏骤停。

    查玛无声守在欧蕾身边,心里空荡荡的,就像被野兽的巨爪给掏出了个大窟窿。

    他的妈咪,分明是在用生命最后的时间,胁迫他做出抉择啊!

    结婚生子,这个他摆脱了多年的牢笼,如今又重重罩回了他的头上!

    且不说他心里对泳儿毫无感觉,到时候洛克呢,洛克又该怎么办?

    难道洛克悄然从P国跟到这里,就是为了目睹他和泳儿的婚礼么?

    查玛的心头烦闷的厉害,一头是沉甸甸的养育之恩,一头是无法舍弃的禁忌之恋。

    如何取舍间,他已经焦头烂额。

    他能清楚感受到欧蕾逐渐变弱的脉搏,那代表她正在飞速流逝的生机。

    如果自己就这么一走了之,等于亲手将养育他长大的妈咪推进了亡命的深渊。

    可是真的点头答应,以后永远陷入地狱沉、沦的,舍他其谁?

    欧蕾气若游丝地看着查玛,比谁都清楚他心里的挣扎。

    这世间万般都好取舍,唯有无价情谊最难消受,不然当年她的哥哥也不会落个抑郁早亡的下场。

    如今她别无选择,只能自私以性命做赌,为深陷泥潭的查玛指出康庄大道,阻止他一错再错下去!

    “查玛我儿,答应妈咪…不要反悔…”欧蕾努力用最后的生机,挤出沉重的嘱托,“为我们家留个后,别让妈咪死不瞑目…”

    话音刚落,她用力攥紧查玛的手,似乎想要将这最后的叮咛刻在查玛的心头似得。

    下一秒,欧蕾的眼神陡然涣散,紧握住查玛的手跟着松开,颓然垂落。

    刚才的那些话,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生机,她甚至都等不到亲眼看到查玛和泳儿成婚的那一幕。

    “妈咪,妈咪你怎么了!”

    查玛被吓得失声大喊,无法接受刚才还殷殷嘱托自己的欧蕾,突然就没了气息的现状。

    “快让让查玛哥哥,交给医生来处理!”

    泳儿已经飞奔着带着医生跑过来,眼前的情形她之前尽力过,只要抢救及时,欧蕾还有一线生机。

    在一番手忙脚乱中,医生为欧蕾注射了强心针,然后又是一连串的心脏复苏抢救,居然奇迹般令她又恢复了呼吸。

    只是这呼吸时有时无,微弱到随时可能会没有。

    在场的众人心知肚明,可能下一秒,欧蕾就真的会撒手离世。

    她早已经耗损了所有的生机,之所以坚持着不肯离去,完全是因为有心愿未了。

    “查玛…”

    欧蕾喃喃吐出两个字,殷切看向眉头深锁的查玛,心里有千万句话想说。

    然而她青白的嘴唇努力翕动着,力竭到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别说了妈咪,我都懂,”查玛无力叹息了声,在流逝的生命面前,他最终选择了妥协,“我会立即娶泳儿过门,你放心好了。”

    欧蕾知道查玛言出必行的性格,脸上终于有了抹笑意,开心到缓缓点头,“好…好。”

    泳儿哽咽站在一旁,泪水早已经模糊了视线,“欧蕾妈妈,你一定要尽快好起来,看到泳儿和查玛哥哥结婚。”

    “嗯,”欧蕾无力点头,伸手再次摸索,示意两人将手都放在她的手心,“以后你们互相扶持,我也可以放心…”

    屋内的气氛更加沉重起来,一场无奈的婚礼,即将在死亡笼罩的阴影下举行。

    谁都没有注意到,在走廊上孤单单站立着的洛克。

    他孤傲的脊背挺得笔直,不肯让人发现他深藏在眼眸里,那仿佛被全世界抛弃了的神情。

    刚才泳儿慌张从客厅跑出来时,洛克就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妙,立即迈步朝客厅走了过来。

    只是等他看到满身满脸都是血渍的欧蕾和查玛后,就再也没有迈进客厅的勇气。

    眼前的一幕很显然,是生命垂危的欧蕾在逼迫查玛做出决定。

    他如果这时候出现,只会令查玛最痛苦。

    而这,并不是洛克想要看到的。

    眼下的境况,无论查玛做出怎样的选择,他都不会去介意。

    哪怕他真的听从欧蕾的临终嘱托,答应娶了泳儿都没有关系。

    只要最后,只要最后他能舍弃一切,跟他远走高飞,这些就都是虚的。

    他不要任何的名分和世人的认可,所求所要的,单单只是查玛这个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