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通了这一切后,洛克选择了退回到长廊上。

    眼下查玛的心里肯定纷乱如麻,他不想在这时令查玛为难。

    没关系的,他可以等,等一切尘埃落定,等查玛亲口给他个答案。

    暮色四合的黄昏,火烧云遮卷了大半个天幕,仿佛被血染了似得惨红,无端平添了几分萧瑟和肃杀。

    空气格外的沉闷,似乎随时会落下阵雨,压得人心头沉甸甸的。

    查玛站在客厅里,面无表情地看着泳儿,声音低到几乎听不到,“今天就举行婚礼?”

    “是的,查玛哥哥,难道你想让欧蕾妈妈遗恨离去么?”泳儿脸上的表情有些局促不安,努力绞着手指让自己看上去镇定自若,“查玛哥哥,你知道欧蕾妈妈想看到什么,我们不能伤了她的心。”

    查玛的目光幽幽从窗口投出去,落在始终站在长廊角落里的洛克身上。

    那洛克呢?

    有没有人在乎,他的心有没有被伤到?

    “查玛哥哥,拜托你不要再犹豫了。”泳儿生怕查玛会改变主意,情急下紧紧抓住查玛的胳膊,“医生已经说了,欧蕾妈妈已经撑不到明天,拜托你,哪怕是……哪怕是做戏都好。”

    眼前的泳儿令查玛几乎无地自容,她宁愿舍弃女孩子最珍贵的名节,心里都记挂着让自己的妈妈瞑目。

    而他呢?

    在这样的生死离别时刻,却放不下心里蚀骨的爱恋?

    如此的他,面目该有多么的丑陋!

    可是如果真的点头下去,割舍掉的,将再也找不回来……

    查玛的眼眸紧紧锁在洛克身上,恨不得时间就此定格,就再也不用纠结抉择。

    可是该来得还是要来,良久,查玛无声叹了口气,冲泳儿歉意点头,“这样的话,会不会太委屈你了?”

    “不委屈的查玛哥哥,泳儿一点都不委屈!”泳儿虽然明知道查玛会点头答应,可是真的听到这个答案,仍是欣喜到不能自己,几乎喜极而泣,“欧蕾妈妈待泳儿就像亲生女儿一般,只要她能安心,一切都不委屈。”

    “那好吧,一切从简,以后我会尽力弥补。”

    查玛撂下这句话后,颓然朝外面走去,步伐蹒跚无力。

    他的脊背再没有刚回来时挺拔,就像被一座大山给压弯似得,重的根本直不起来。

    天知道刚才他做这个决定,心里历经了怎样的取舍。

    之前他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真的经历了,才发现原来抉择是那样的艰难。

    那个他总是嫌烦的家伙,早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已经长成了他心头的朱砂痣。

    想要把他从心头移去,就像用钝刀子剜肉一般,痛到血肉模糊。

    自此天涯路远,他和他,终究成了相看两分别的路人。

    查玛魂不守舍从客厅走出,步履沉重朝始终站在长廊中的洛克走去。

    他心里有许多话突然想说,可是眼看着就要走到洛克身边,千言万语都瞬间化为了灰烬。

    看着洛克单薄瘦弱的背影,查玛心里突然涌起股冲动,想要就这么不管不顾冲上去,告诉他他宁愿舍弃一切,都不愿意与他背离。

    可是……

    所有的冲动在脑海中跳出欧蕾哀求的眼神后,统统化为了乌有。

    查玛黯然收回已经伸出去的手,无声转身,逃难般落荒而逃。

    原来在做出选择后,他居然连再面对洛克的勇气,都全部消失殆尽,就像只想飞奔逃出战场的逃兵。

    洛克始终背对站在角落里,他刚才清楚感受到了查玛的到来。

    可是,那个家伙,居然就这么跑走了?

    洛克转过身,嘴角里满是苦涩。

    这个家伙,连解释都不想说一句?就这么跑走了?

    他和泳儿的婚事,已经定下来了是么?

    眼看着山雨欲来,难道婚礼就在今晚?

    洛克心里满腹都是疑问,却不知道自己该去问谁。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眼下是应该安静的走开,还是要勇敢的继续等待。

    等待所有的一切平息,等待查玛最后的解释……

    他难堪抿了下唇,虽然心里刺痛的厉害,却仍是不肯就这么离去。

    没关系的,多久都等了,难道害怕这最后的光景么?

    天堂或是地狱,他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去迎接。

    只是在这场以命相要挟的荒诞婚礼中,谁是谁的死劫,谁又是谁的救赎呢?

    天色一点点变暗下来,夜幕很快席卷了黄昏,遮掩住浓重的沉郁。

    眼看着欧蕾进气无多,查玛不敢多耽搁,随意安排了下佣人,决定当晚就跟泳儿举行场简单的婚礼。

    这真是场再简单不过的婚礼,没有奢华的会场,没有道喜的宾客,甚至连新衣服都没有一件。

    不过就算是这样,泳儿依旧给自己画了最漂亮的妆,高高堆叠起来的盘发上,小心翼翼插了朵刚绽放的红梅。

    她落落大方跟查玛站在一起,身上穿着件高领旗袍,整个人看上去雍容华贵。

    查玛沉着脸站在一旁,根本没费心思捯饬自己,一双眼睛紧紧盯着气息微弱的欧蕾,“妈咪,如你所愿,我今晚就娶泳儿为妻。”

    欧蕾的脸色格外灰败,随时都可能撑不住最后一口气。

    查玛的话令她格外开心,她无力晃了晃手,慎重叮嘱查玛,“好,好,既然你答应了娶泳儿,妈咪相信,你也会照顾好她的后半生,为我们家留个后代。”

    这句话欧蕾说的格外慎重,她生怕自己过世后,查玛会跟泳儿分开,不得不再三嘱托。

    面对欧蕾的殷切目光,查玛实在无法点头,只是避重就轻道,“放心吧妈咪,我会照顾好她的。”

    至于孩子,他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再要的。

    欧蕾自然听出了查玛话里的意思,颤着苍白的唇连声央求,“查玛,你何苦要这样?答应妈咪,好好跟泳儿过日子,要两个孩子…”

    “妈咪,你不要这么激动,查玛哥哥一定会的。”泳儿聪慧地劝阻欧蕾,生怕她情绪太过激动。

    “查玛,答应妈咪,真心实意待泳儿好,照顾好你的小家庭。”欧蕾知道自己大限已到,摸索着握住泳儿的手,低声恳求道,“泳儿,答应妈咪,一定不要放开查玛的手,不要让他走错了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