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394章 街头拦截:你让我怎办…
    他快步在长廊上走着,只想尽快找到洛克,问清楚他身上的伤口今晚可有隐痛。

    然而查玛寻遍了整个长廊,都没有见到洛克的身影。

    他皱着眉头四下奔走,视线最后落在走廊角落里的轮椅上。欧蕾昏沉沉闭目坐在那儿,应该有很久的时间了。

    “妈咪,你……”

    查玛缓步走过去,下意识想要询问欧蕾有没有见到洛克。

    “啊,你出来了?”欧蕾似乎刚刚从沉睡中惊醒,循声看向查玛,空洞的眼里满是疲惫,“查玛,今晚是你的新婚夜,你怎么能丢下泳儿独自出来呢?”

    “妈咪,洛克身上有旧伤,每逢下雨就会复发,我想出来看看,他……”

    查玛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欧蕾狠狠喝住,“住口!查玛,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今晚是你的新婚夜!你应该在意的是泳儿,而不是什么洛克,什么旧伤!”

    如果不是欧蕾的视力不佳,只怕她早就用凌厉的目光狠瞪查玛了。

    她千担心万牵挂的,最后临了临了,还是被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从新房走了出来!

    这样的情形,该让婚房内被丢下的泳儿情何以堪!

    欧蕾越想越生气,胸口处剧烈起伏着,差点再次喷血而出,“查玛,你真的想让妈咪死也不瞑目么!”

    “妈咪,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有些担心……”查玛连忙奔过来解释,“我既然答应了娶泳儿,就不会再做出什么逾越的事情来。只是今晚风大雨大的,我担心他的旧伤,所以出来看看,我……”

    “不用看了,他已经走了,”欧蕾的嘴里满是呼之欲出的甜腥味,虚弱地摇头,“就在你和泳儿进婚房后,他答应了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孩子,不要再执迷不悟,回去,回去陪泳儿,你不该辜负个好女孩。”

    查玛整个人定在原地,无法相信自己听到的。

    洛克他,就这么走了?而且答应不会再出现?

    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

    狰狞的闪电在雨幕中穿梭,一道道落下来,就像击中了查玛的心口似得。

    他惨白着脸静默了稍刻,然后疯了似得冲进雨幕,跳上了停在门外的车。

    “查玛,回去吧,回去陪泳儿。”

    欧蕾并不知道查玛冒雨离去,挥手想要将查玛劝回去,却摸到双冰冷微颤的小手。

    “妈咪,很晚了,在这里吹风很容易生病,你该回去休息了。”

    微冷的语调响起,说话的正是握住欧蕾轮椅扶手的泳儿。

    她的脸上满是绝望,目光穿透重重雨幕,看向疾驰离去的汽车。

    那里面坐着的,是她今晚的新婚丈夫,如今却着了魔般冒雨去找一个男人!

    呵呵,今晚,真是令她毕生难忘呢!

    而着急寻找洛克的查玛,对此根本一无所知。

    他只想尽快找到那个冒雨离去的傻子,问问他是不是想带着旧伤被雨淋死!

    心急如焚的查玛开着车,将速度飙到最高,无头苍蝇般寻找起洛克来。

    然而倾盆大雨下的夜色视线格外昏沉,他足足找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在近乎绝望中,找到了这个浑身淋得湿透的笨蛋!

    “笨蛋!你是不是脑子进了水?这么大雨胡乱跑,是想死在这里么?!”

    查玛拎着洛克的衣领,直接将他往车内拽,粗暴将他丢了进去。

    洛克毫不反抗,任由查玛拎着乱丢,脸上始终面无表情,就像没有灵魂的木偶。

    看着淋得唇色苍白的洛克,查玛心疼到不行,立即拿出毛巾帮他擦拭头发,“疯了,都疯了,快擦干净跟我回去!”

    洛克这次却避开了查玛递过来的手,眼神淡漠看向他,“大将军,今晚是你的新婚夜,你不应该在这儿。”

    眼前的洛克脸色青灰不已,薄唇更是苍白如纸,只有一双眼睛痛苦到布满血丝。

    再加上他幽怨疏离的语气,整个人看上去犹如鬼魅。

    认识洛克那么多年,查玛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样的狼狈,顿时又气又恼又心疼。

    他失控地将手里攥着的毛巾砸飞,恶狠狠道,“你少特么贫嘴,快跟我回去!”

    “回去?去哪儿?是站在长廊里聆听你的新婚燕尔,还是要笑着恭贺你结婚新喜?”

    洛克嘲讽地笑了,毅然从车内走出来,“查玛大将军,别忘了,今晚是你的新婚夜。你应该待在婚房里和新娘子如胶似漆,而不是冒雨跟我厮混在一起。”

    “混蛋!”不善言谈的查玛重拳砸在车门上,紧握的拳面立即渗出斑驳血迹。

    不过这些细微的小伤,根本抵不过查玛心里撕、裂般的痛,甚至都盖不住他心头那滔天的苦楚。

    查玛急促深呼吸好几次,这才勉强按捺住想要杀人的狂躁,大声冲洛克呼喊道,“你身上还带着多年的旧伤,不可以淋雨,快跟我回去。”

    洛克继续迈步往前走,头也不回地摇手,“一条烂命而已,没什么所谓。只要大将军过得舒心安逸,就好。”

    查玛的出现令洛克十分意外,他其实真的很想和和气气跟他道别的。

    可是冲口而出的话,还是控制不住的刻薄。

    是的,他在生查玛的气,气他就这么妥协,半点都没想过争取!

    查玛的脸瞬间涨红起来,大步追过来抓住洛克的肩膀,一把将他扳过去,狠狠压在车身上,歇斯底里大吼起来,“你想让我怎样?我到底该怎样才好?你告诉我啊!”

    此时的查玛内心无比的慌乱,他清楚的知道,如果任由洛克这么离开,以后他们就再也不会有相见的时候了。

    只要一想到这种可能,他的心就痛到快要窒息,惶恐到不能自己!

    不,这才不是他想要的结局!

    洛克斜靠在车身上,看着居高临下的查玛,冰冷的眼神无声蒙了层温度,“我也想知道,我究竟想要让你怎样。”

    “告诉我,我该怎么才好,告诉我……”查玛的语气里带着央求,从没有哪一刻,他像现在这样无助。

    两人在滂沱的雨幕中彼此凝视着,眼眸里写满千言万语,纠缠到难分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