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395章 往后余生,各自珍重…
    他们明明离得那么那么近,却根本无法近距离碰触对方,只能这样两两相望,中间隔着永远跨不过的鸿沟。

    “该死!”

    查玛低咒一声,不管不顾低下头,想要冲破那层隔阂,用自己的唇温暖洛克苍白的唇瓣。

    只要一想到洛克自此不再出现,他的心就想快要被逼疯了似得惶恐。

    既然都已经要疯魔,那就豁出去吧,什么都不再顾忌了!

    查玛闭上眼睛做出了选择,毅然决心踏出这禁忌的一步。

    他的目标精准无比,正是洛克伤心到毫无血色的唇。

    “啪!”

    清脆的耳光声响起,查玛的脸停在半空中,上面浮现出通红的五根手指印。

    洛克狼狈推开查玛,语气恨恨道,“大将军,别忘了你今晚的身份,请马上停止你对我的羞辱!”

    “羞辱?你觉得这是羞辱?”

    查玛的嘴角被打出了血迹,不在乎地用舌头扫掉,眼神悲哀地看向洛克。

    “不然呢?今晚是你的新婚夜!你刚才在干什么?算是对我的怜悯么?”洛克控诉瞪向查玛,“告诉你,我不需要你任何的怜悯!”

    查玛的脸黑沉下来,咬牙切齿贴近洛克,“谁特么告诉你,这是我对你的怜悯?”

    “那就是羞辱!”洛克的眼神冰块般冷凝,硬生生跟查玛拉开距离,“没错,这些年我确实都在恋慕着你,疯狂想要跟你并肩牵手。可是直到今晚你的新婚夜,我才突然明白过来,之前的我们是多么的可笑和荒唐!”

    “可笑?荒唐?”

    查玛踉跄后退了半步,苦楚重复着洛克的话,就像心脏上结结实实挨了两枪,痛到快要死去。

    “没错!”洛克决然闭上眼睛,好一会儿才硬逼着自己继续说下去,“我再也不要忍受别人质疑的目光,再也不要遮遮掩掩患得患失,我想要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正常人的生活,你懂吗!”

    后面的这半句,洛克几乎是疯了般的吼出来的。

    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能嘶吼出来,估计连自己都骗不到!

    刚才那个吻,他真的很想很想查玛吻了下来。

    可是他知道那不行,一旦胶着,带给查玛的将会是万劫不复的懊悔。

    他有病危中的妈咪,有刚结婚的妻子,每样都是不得不承担的责任。

    唯有他,孑身一人,受再大的伤只需要躲起来慢慢修复就好,不用担心会伤害到任何人。

    之前他答应过欧蕾,不会再来扰乱查玛后半生的幸福。

    因此如今哪怕他痛到快要死去,仍是硬撑着逼迫自己,把查玛远远推开。

    再没有谁比他更了解查玛了,只要他不再出现,查玛就会按照欧蕾为他选择好的人生,按部就班的过下去。

    如今查玛需要的,只是他的拒绝啊!

    哪怕这拒绝违心虐神,他也不得不咬破牙关硬撑下去!

    确定自己必然要做出的抉择后,洛克站直身体,努力让脸上的表情挂着淡漠的笑,“我们互相放过吧,你有你的人生,我过我的精彩,不要再互相折磨,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余生各自安好。”

    查玛静静注视着洛克,语气里带着毫不掩饰的心疼,“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现在的笑,比哭还要难看?”

    “不用你管,你只管回去管好你的新婚妻子就好。”洛克用力揉了下脸颊,搓去眼中差点溢出来的心疼,“走吧,再见,再也不见。”

    说完,他就毅然转身,大步走向瓢泼的大雨中,脚步格外坚定。

    “不!”

    查玛下意识伸出手,想要拦住洛克渐行渐远的身影。

    “回去吧!不要再互相折磨,重新开始各自的人生!”洛克头也不回地摆手,逼迫自己将诀别的话说的格外清晰,“此后余生,各自安好,珍重!”

    此时此刻,洛克十分庆幸天上下着大雨,他可完全不用担心会被人看出,自己脸上那早就跟雨水混在一起的眼泪。

    只是生离而已啊,又不是死别,真的没必要搞得那么伤感,真的……

    洛克紧抿下唇,用尽所有的力气挺直脊背,一步步离开查玛的视线。

    看着逐渐远去在雨夜的洛克,查玛清楚听到了自己的心倒塌的声音,有什么东西跟着轰然崩塌。

    他的手臂依旧伸着,却再也没有力气呼唤洛克停留下脚步。

    是啊,今晚新婚的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立场要求洛克留下来。

    更没有资格逼迫他面对流言蜚语,承受各种异样不堪的目光。

    他们的相识始于偶然,纠葛多年始终未有结局,最后寂然结束于这场滂沱的雨夜。

    这或许,是最好的结局?

    查玛努力想让自己笑出声,心口却疼的厉害,眼眸投向的远方,终于再也没有了洛克的身影。

    “噗!”

    呛人的血腥自查玛痛到裂开的心口喷出,染红了仍在纷纷落下的雨线,很快消融在堆积的雨水中。

    他再也无力支撑,委顿斜靠在车旁,任由雨水肆意冲刷掉嘴角的血渍。

    “洛克,洛克……”

    查玛低声喃喃着洛克的名字,眼眸一点点黯然下去,身体无力自车身滑落。

    无情的雨仍在肆虐着,冲刷着整个城市的悲伤。

    谁也不知道,在静寂无人的街头一角,身形强壮的查玛就那样狼狈倒在雨幕中,早已心痛到昏厥了过去。

    “啪嗒,啪嗒。”

    冰冷的雨点低落在查玛的脸上,将他从昏睡中唤醒。

    他乏力地睁开眼睛,发现原本黑寂的天色已经悄然发亮,就连雨势都跟着小了许多。

    查玛撑着地坐起来,这才察觉到自己被雨水泡了一宿,身上滚烫的厉害,而且到处都是污浊的泥沙印记。

    他也懒得理会,拽着车门坐进驾驶室,昏沉沉将车往家里开去。

    昨晚他匆忙跑出来寻找洛克,估计又气到了本就病重的妈咪。

    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查玛决定回去负荆请罪,等征得妈咪的原谅后,再去将洛克给追回来。

    查玛晃了晃昏沉沉的头,努力将车子开成直线,脑海中跃出的,是洛克那双伤心欲绝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