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398章 泳儿愤怒:他到底有什么好?
    目睹了泳儿的歇斯底里,查玛心里只有无边的懊恼。

    他懊恼自己当时的妥协,应该当年就直接说清楚,而不是一步错步步错,弄到现在自己这么的狼狈!

    现在不但迟迟没有洛克的消息,自己还像只被锁在这里的困兽一般,寸步不能离开……

    查玛甚至不敢去想,如果妈咪知道自己过着这样生不如死的日子,是不是还会坚持认为,让他娶泳儿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呢?

    还有洛克,如果他知道如今的自己是这样的狼狈,会不会有几分心疼和不舍?

    今晚,他会不会到自己的梦里来呢?

    冰冷的湖水刺激着查玛的肌肤,体内的燥热却始终持续不下,冷热交加下,有温热的鲜血自查玛的鼻孔缓缓流出。

    一滴、两滴、三滴,越流越快,径直滴入湖水中,晕染开来。

    泳儿这才发现到不对劲,赶紧招手示意查玛上来,“查玛哥哥,你快上来,你的鼻子在流血。”

    查玛浑不在意地摇头,流这点血算得了什么?他甚至觉得这条命都活得毫无意义呢。

    如果能尽快结束眼前的煎熬,倒也不算为一桩好事。

    “查玛哥哥,你先上来,我不闹了。”泳儿再胡闹,心里总是记挂着查玛的,颤着嗓子只想哄他上来。

    然而不管她如何规劝,查玛都执意留在湖里,眉目里满是疏冷和不屑。

    最后在管家的指挥下,众人硬是将查玛从湖水中捞了上来,形销骨立的他闭着眼睛,看上去格外的憔悴。

    经过这次事件后,泳儿彻底心死,放弃了和查玛亲密接触的想法。

    她终于明白,这个男人的心早就死了,活着的只是具躯壳罢了。

    哪怕她再卑微祈求,也换不回他半点的注视。

    他所有的心思都放在那个叫洛克的男人身上,心里根本就没有半点她容身的地方!

    无边的困乏席卷了泳儿,令她说话的力气都没有,颓然转身离开湖边,只觉得心灰意冷。

    以后就随他去吧,去找那个洛克也好,困死在房间不出来也好,都跟她无关!

    她再也不要自取其辱,任由自尊被践踏踩碎,然后被拒之千里之外!

    自那天以后,泳儿不再像之前那样缠着查玛。

    她的心已经彻底凉了,放弃了跟查玛在一起的期望。

    而之前由于泳儿接二连三的下药,每次都是被查玛给扛过去,累积下来的毒素实在太过霸道,彻底击垮了查玛的身体。

    往日里英姿飒爽的查玛再也不见,取之而代的,是眼神黯然灰寂,身形稍显佝偻的他。

    甚至仔细看过去,会发现在查玛的鬓角处,有几丝悄然泛白的白发,令他看上去倍显苍老。

    他就像一颗从里面坏死的树,从外面看上去毫无活力,其实树芯早已经干枯风化。

    随着天气一点点转凉,查玛将自己关在书房里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活得越来越像一颗枯树。

    对于查玛越来越自闭的行为,泳儿再不像之前那样生气,反而生出何必当初的悲凉。

    她是全心全意恋慕着这个曾经伟岸如神明的男人,可是如今,心里对他剩下的感觉,只有无边的怨念。

    “太太,饭菜基本没怎么动,又被端了回来。”

    负责查玛饮食起居的女佣小心翼翼禀告着,根本不敢抬头去看泳儿那越发黑沉的脸。

    泳儿无声攥紧拳头,凌厉的眼眸看向女佣端着的饭菜。

    那是精致的四菜一汤,盛放在细瓷的餐具中,看上去色香味俱全。

    不过这些饭菜早已经凉透,而且明显没被怎么动过。

    这个男人,是非要耗尽生命力,才肯善罢甘休么!

    无边的愤怒自泳儿脚底蹿起,直冲她的天灵盖,气得她心肝儿直颤悠。

    她一句话没有多说,转身离开房间,快步朝查玛住着的书房走去。

    很好,不就是互相折磨么?那就来呀!她根本不怕!

    在泳儿看来,查玛近似自虐的行为,根本就是为了在羞辱她。

    他心里肯定是怨恨她的,恨她顺水推舟嫁给了他,彻底拆散他和那个混蛋的好姻缘!

    明明她才是受害者,谁理会过她的想法?

    在他悲天怨地的同时,可有曾设身处地为她想过半秒,她才是最无辜的那个!

    泳儿心里夹着火气,顶着如血的残阳来到查玛的书房前,直接踹开了门。

    “砰!”

    原本虚掩着的房门被重重踹开,发出巨大的响声。

    房间里的查玛却并没有回头,他就像没有生命的木桩似得,背对着泳儿坐在窗前,勾着头不知道在忙碌些什么。

    过来之前,泳儿是满心的怒火,甚至愤怒到有种想要跟查玛同归于尽的想法。

    可是真的看到他佝偻单薄的背影,以及他头上隐约可见的白发,泳儿只觉得满心都是酸楚。

    其实只要他肯转变观念,她真的可以跟他携手,好好过下半辈子。

    为什么,为什么他就是不肯呢!

    她真的,就差到这个程度?

    令他宁肯挥霍掉性命,也不肯多看她一眼么?

    泳儿定定在门口站在好一会儿,泪水早已经不争气遮蔽了视线。

    而临窗坐着的查玛,始终没有回头,仍在低头忙碌着什么。

    “查玛,你到底还有没有心?”泳儿的声音空灵幽怨,噙满了对查玛的控诉,“难道你宁愿这么消耗掉性命,也不肯做出任何的改变么?他到底有什么好?”

    查玛的背影僵了一下,似乎暂停了手里的动作。

    就在泳儿以为他会回答时,查玛再次低下头,显然又开始了他手里的事情。

    “我在跟你说话,拜托你能不能稍微有一点点礼貌,不这么无视我的存在?”

    泳儿气红了眼睛,咬紧下唇朝着查玛走去,身体因为抑制怒火而微颤着。

    随着她的走近,这才发现查玛坐着的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巴掌大的檀木。

    这些檀木造型各异,横七竖八倒在桌面上,周围是堆积厚重的木料碎屑。

    泳儿不知道查玛是什么时候弄来的这些檀木,十分好奇他到底在埋头雕刻什么,又往前走近了两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