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他们在一起,哪里都是乐土!

    查玛高大消瘦的身形佝偻着,攥着那尊檀木小像,缓缓朝湖底沉去,觉得心头无比轻松。

    再没有那一刻,他离洛克这么这么的近,可以肆无忌惮,将他紧紧拥入怀里。

    这里虽然冰冷潮湿,但是却远比沐浴在阳光下还要温暖,根本不用担心路人不友善的目光。

    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做,什么都不用去顾忌……

    查玛脸上的笑容渐渐浮现,这是他回到家后,唯一一次绽放笑容。

    神智迷糊前,他觉得自己真的看到了洛克。

    身着白衣的洛克拼命划水,眨眼间就到了他身旁,然后毫不犹豫拥住了他的臂膀。

    查玛觉得自己一定是要死了,不然怎么可能会出现这么美好的幻觉?

    原来死亡,并不是那么的可怕。

    天堂也好,地狱也罢,只要你在,只要你来……

    —————

    沉寂的夜四下无声,查玛的家里却灯火通明。

    洛克卖力踩水,硬是拖拽着查玛,将他拽到了人工湖边上。

    “哗啦!”

    他艰难将查玛推到岸边,自己才跟着爬上去,湿淋淋的他看上去格外的狼狈。

    不远处,泳儿眼神不善瞪视着洛克,嘲讽撇嘴道,“幸好你来得及时,不然可能就要给他收尸了。”

    洛克根本没理会泳儿的话,而是蹲下来为查玛做心脏复苏,同时心里后怕不已。

    就在半个小时前,他看到了泳儿刊发在网络上,查玛在湖中拼命寻找东西的视频。

    视频里的他格外惶恐,似乎丢掉了全世界最珍贵的珍宝似得,只顾着埋头寻找。

    而在视频的最下方,赫然是泳儿命人打出来的一句话:如果放不下,就赶过来见他最后一面。

    这句话没头没尾,却瞬间直击了洛克的内心!

    他不明白查玛这是怎么了,什么又叫最后一面!

    这几个月,查玛觉得自己宛如生活在阿鼻地狱中,洛克的日子并不比他好过多少。

    那晚雨夜后,洛克确实离开了M国,发誓这辈子都不要再来影响查玛的生活。

    可是这样的决心,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漠不说,随之而来的,是浓到化不开的思念。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那犹如山海倾倒般的相思着实整惨了洛克,令他吃不下睡不香,辗转反侧,形销骨立。

    无药可解的他没有办法,最终选择了屈服。

    他偷偷折返到了M国,却再也没有勇气再来见查玛,而是选择住在离他最近的街角,每晚临窗独立,远眺着他的位置。

    洛克觉得,这样已经是最好的结局,至少他们还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呼吸着同样的空气。

    之前他答应过欧蕾,永远不会再来影响查玛的生活。

    那么只是偷偷生活在他生活的城市,应该不算背信弃义吧?

    洛克就这样住了下来,很多时候都觉得眼下的生活,跟之前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毕竟以前查玛也是这么的回避着他,而他则因为查玛偶尔的回应而雀跃开心多月。

    就在洛克以为自己偷偷留在这个城市度过余生时,震惊看到了泳儿发的视频。

    那道视频令他再不敢去考虑任何,只想一阵风般冲到查玛身边,把他从那冰冷的湖水里给捞出来!

    好在他去的并不是算晚,远远就看到查玛在不停浮沉捞着什么东西。

    他心里着急的厉害,根本不避讳泳儿仇视的目光,大声喊着想让查玛停下来。

    可不知道怎么回事,查玛就像被梦魇魇住了一般,仍在埋头痴痴寻找。

    眼看着查玛的动作越来越弱,洛克顾不上再呼喊,健步冲向那片人工湖,毫不考虑跳了下去。

    也幸好他跳下去的及时,亲眼看到查玛捞到什么东西贴在心口的位置,然后缓缓沉了下去。

    洛克从来不知道,能在查玛的脸上看到万念俱灰这四个字。

    水中的查玛根本毫无求生的欲念,只顾着将那个东西捂在心口,然后不管不顾朝湖底沉去。

    洛克的心像被钝刀割肉般疼起来,他不知道是怎样的苦楚,才会令查玛毫无求生的意志。

    不过眼下他来了,就绝对不允许查玛敢独自上路!

    “醒醒,快给我醒过来!”

    洛克一边为仍昏迷中的查玛做心脏复苏,一边大声喊着查玛,生怕他再也不肯睁开眼睛,“快点睁开眼睛啊,混蛋!”

    只是倒在岸边的查玛脸色难看的厉害,明显没有了什么生机。

    “不行!我不准你走!”洛克恐慌到不行,情急下扬起手,重重给了查玛一记耳光,“混蛋,赶紧给我醒过来啊!”

    “啪!”

    响亮的耳光声响起,查玛的右脸很快浮现出五道手指印,格外清晰可见。

    “啧啧啧,这么打下去,我可是会心疼的。”泳儿不阴不阳嘲讽起来,“别忘了,我才是他唯一的妻子。而你,呵呵,自己是什么东西,心里恐怕比谁都清楚。”

    “闭嘴!”

    一向温婉的洛克罕见的发飙,冲着泳儿断喝了声,凌厉的语气吓得泳儿肩膀不由自主抖了下。

    不过很快,妒恨和厌恶就重新占据了泳儿的心头,令她再度变得刻薄起来。

    她眼神不善地瞪着洛克,不屑冷哼出声,“我知道,他选择了我,你心里不服气。可是再怎么不爽,也别在他快死时下手吧?”

    “我让你闭嘴!”

    洛克恶狠狠瞪过来,从来都是儒雅的他,此时面目狰狞无比,令人心生胆怯。

    泳儿幽怨了好几个月,怎么可能会因为洛克凶狠的眼神就轻易服软?

    她脚步不停来到洛克和查玛身边,嘲讽地拍起巴掌,“啧啧,这样看上去,多像被棒打鸳鸯的小情侣啊!一个情深义重,一个情比金坚。可惜呀可惜,我这辈子跟你们耗定了,死也不会挪位置,好让你们在一起的!”

    “说够了么?”

    洛克冷眼扫向泳儿,刚才查玛终于有了呼吸,他提起的心这才稍微放缓了些。

    “够?怎么可能?”泳儿笑得格外阴狠,“这辈子我都要缠着折磨你们,夹在你们中间,让你们永远不能在一起!”

    “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