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是懒得再跟泳儿纠缠,想着就算被这女人推搡下又如何,怎么事情就突然演变成了这样?

    这个歇斯底里的女人怎么能那么恶毒!

    她的那个戒指,才是真正暗藏着的无耻杀招!

    洛克的怒火熊熊燃烧,气恼地伸出右手,一把掐住泳儿的喉咙,将她提了起来。

    他眼神冷漠地盯视着泳儿,声音森寒无比,就像霜冻了千年的寒冰,“解药!”

    因为被临空提起,泳儿的脸色因为缺氧涨红起来。

    她原本以为刺中了查玛哀伤不已,如今看到陡然变脸的洛克,突然就扭曲地狂笑起来,“没有解药,这个东西不可能会有解药?它是我特意买来对付你的,见血封喉!”

    洛克收紧扼住泳儿喉咙的右手,声音越发冰冷,“我最后再说一遍,解药,没有第三次机会。”

    “哈哈哈,没关系,你可以直接掐死我,这样我好陪着查玛哥哥同生赴死!”

    再没有谁比泳儿更了解自己买来的这份杀器材了,它不动则已,一旦刺中,就绝对没有半点活命的可能!

    “这份礼物是我精心为你准备的,恨透了你的我只想你死得凄惨无比,当然只会买世间无解的毒!”

    泳儿咬牙切齿着,“它会随着血液的流动游走全身,然后从里面开始,一点点腐烂你的血肉,让你痛不欲生,自我了断!”

    如今既然已经这样的局面,泳儿自知再没有任何挽回的可能,心里反而坦然接受这既定的事实。

    没关系的,本来她就准备杀了洛克,然后跟查玛继续死缠下去。

    如今不小心刺中了查玛,她会陪着查玛一同下去,做鬼都要跟在他身边!

    想到这个,本来神智就有些疯癫的泳儿笑着看向查玛,“不要怕查玛哥哥,泳儿陪着你一起下去,死亡根本就不可怕。”

    “没错,死亡从来就不可怕,”查玛的脸色由初时的震惊,变得逐渐平缓下来。

    他淡漠看向泳儿,眼中毫无波澜,就像在看个陌生人似得。

    如果不是胸口那道小伤口仍汩汩流着血,任谁也不会相信,他体力如今已经中了剧毒。

    “我从来不惧怕死亡,唯一不想的,是与你同行。”查玛继续说着,眼神冷漠如冰,“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抑或是即将到来的死亡,我都绝对不会与你同行。”

    这句话就像重重的耳光,打得泳儿脸色惨白不已。

    “查玛哥哥,你怎么可以,怎么能这么羞辱我?”泳儿的喉咙仍被洛克死死掐着,眼里蓄满泪水,泛滥成灾,“我……我真的那么不堪?就连跟你一起死去的资格都没有?”

    “有些东西注定不是你的,强求也不会改变任何。”查玛淡漠看着泳儿,“之前我对你还有些歉疚,现在不用了,你走吧,再也不要回来。”

    说着,查玛冲洛克无奈扬起唇角,“放了她,让她走。你现在应该过来扶住我,因为我怕我下一秒就会倒下去。”

    查玛的话音刚落,洛克已经将泳儿丢了出去,“滚!别再让我再看到你!”

    泳儿被甩出去,重重跌坐倒地。

    她狼狈站起来,不肯放弃地继续朝着查玛走过来,“查玛哥哥,不要赶走我,泳儿嫁给了你,就是你的妻子,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的!就算是死,我也要陪在你身边!”

    洛克微微皱眉,头也不回地转身侧踢,直接将泳儿踹起,越过凉亭的围栏,直接跌入冰冷的湖水中。

    “想死换个地方,不要脏了我们的眼睛!”

    洛克的话还没落下,已经潇洒收回侧踹出去的右腿,及时回到查玛身边,稳稳扶住了他,“你感觉怎么样?”

    “还好,一点都不痛,,”查玛指了下不停流血的那个小伤口,没什么力气地摇头,“别担心,这点根本就不算伤口好嘛,不值得大惊小怪。”

    查玛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轻松无比,心里却比格外的清楚,这一次,大概真的是情况危险了。

    虽然那点伤口还没有指头大,可是却像气球上的破洞似得,倾泻着他的生命力。

    他能感觉到有东西从哪里不停往外蹿,四肢百骸跟着冰冷刺痛,无力感越来越强烈。

    虽然查玛努力让自己笑得若无其事,洛克这才却再不敢放松警惕。

    他刚才就是吃了自大的亏,不然也不会任由事情发展成如今的样子。

    “都是我的错,你活,我陪你活;你死,我陪你死。”

    洛克凝视着查玛的眼睛,语气郑重无比。

    生死对他来说毫无意义,最重要的,是守着眼前这个笨蛋!

    谁让他跳出来替自己挡着的,刚才既然发现了泳儿的企图,就应该及时将她踹开,是疯了才会直接挡上来吧!

    洛克心里怨愤满满,却不舍得苛责查玛半句。

    没关系的,不管最终结果如何,他都会陪他一起扛下去!

    打定主意后,他直接弯下腰,将查玛给抱了起来。

    洛克突然起来的动作令查玛有些慌乱,一时有些无法接受,“你在干嘛?快放我下来!”

    “不行,她说那些毒素会因为血液的流动遍布全身,你必须保持最小的活动幅度。”

    洛克说着,抱着查玛大步离开湖心亭,“我带你回去,相信我们的王一定有办法。”

    此时此刻,达尔贝赫然成了洛克心里的大救星。

    在洛克看来,达尔贝都能杀死鬼魅无比的古德公爵,那么这点毒素想必也算不了什么。

    只要他带着查玛回到P国,相信达尔贝一定有办法帮他们的。

    查玛倒是没反对洛克的提议,可是他好歹也是虎背熊腰的七尺男儿,就这么被洛克抱着,也太夸张了吧!

    “好,我们现在就赶回去,不过你先放我下来。”查玛再次重复自己的要求,“我没缺胳膊没断腿,可以自己走。”

    洛克低下头,看着被自己抱着的查玛,嘴角藏着不容置疑的弧度,“如果非要这样你才肯听话,那么就选择吧,我不介意帮你脱臼,说吧,胳膊还是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