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当机立断,阻止洛克继续再说下去,“好了,这些以后再说。你先抱他到宽敞的地方,我来看看。”

    “晚了,他的生命已经耗尽……”洛克整个人陷入极度的悲伤中,几乎语不成调,“我拼尽全力,还是迟了…现在哪里还有能救他的地方…”

    男儿有泪不轻弹,洛克的眼里布满痛苦的水雾,脸上的表情极度伤感绝望。

    达尔贝眉头高高皱起,一把拉开洛克环住查玛的手臂,这才看到,之前被洛克臂膀遮掩住的查玛,脸色消瘦惨白,还带着丝丝死寂的青灰。

    这样的查玛是达尔贝从未见到过的,这些年的相处中,查玛总是那样的威武雄壮。

    就算是再惨烈的战斗,哪怕浑身是伤,查玛也总是满面红光地谈笑风生。

    而现在的查玛,根本就像个即将咽气的病人,他面容憔悴,就连呼吸都磕磕绊绊,似乎下一秒就会骤然离世似得。

    “他这是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达尔贝着急询问道,“这一年来,你们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面对达尔贝的问询,洛克毫无反应,只是固执地将手臂又环住查玛,“别吵,让他好好休息。”

    “休息个屁!”达尔贝的暴脾气上来,用力拨开洛克的手臂,“你给我走开,我看看他到底受了什么伤!”

    洛克的手臂固执护着查玛,硬被达尔贝大力推搡开,“混蛋!给老子起开,我看看他的伤口!”

    话音刚落,达尔贝这才看到看清楚满身伤痕的查玛。

    只见他心口下方有个手指大小的破洞,殷红的鲜血正从那个破洞中流出来,汩汩不停地往外涌动着。

    而伤口的周围早已经泛白,边缘还裹着层渗人的乌黑。

    “shit!”达尔贝的俊脸阴沉的可怕,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他这分明是中了毒!”

    洛克脸色苍白地点头,“是的,泳儿那把个戒指本来是刺向我的,她说过,上面涂了见血封喉的毒药。”

    “泳儿?”达尔贝听得糊里糊涂,“谁是泳儿?你倒是说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洛克无力摇头,根本不打算再提起泳儿那个女人,他的脸色并不比查玛好看多少,同样裹了层颓废的死灰。

    “我真是!”达尔贝气恼地攥起拳头,恨不得狠狠给洛克来一拳!

    两人分明是遇到了棘手的事情,不然他向来自傲的左膀右臂,不会落到这么凄惨的境地!

    只是达尔贝刚抬起手,就被一旁的平顺及时制止了。

    平顺明眼拽住达尔贝的手臂,跟着询问起洛克,“师父,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查玛师父他伤的这么厉害,必须尽快找医生救治才行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原本满脸绝望的洛克脸上浮现出一抹希冀,央求看向达尔贝,“王,拜托你救救他,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达尔贝拧眉沉默,说实话,面对这样状况的查玛,他心中根本毫无把握。

    别说是他,就算是大罗金仙,估计也无法救治明显已经毫无生机的查玛。

    无边的沉默在机舱里蔓延,洛克脸上那抹最后的希冀跟着破灭,换上层苦楚的笑,“所以,谁也没有办法了,是么?”

    达尔贝目光躲闪看向一旁,不忍心再去看洛克心碎到极点的目光。

    反倒是平顺凑到了洛克身边,伸手拉住洛克无助到微颤的手,“师父,让我试试。”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贴身的紫水晶。

    那是达尔贝和陆卉儿从神女峰的山洞里带出来的,虽然只是块巴掌大小的心形石头,却有着无比玄妙的功效。

    这些年来,得益于紫水晶的神奇功效,平顺本来就特殊的体质飞速跃进,平时更是百毒不侵。

    洛克是知道紫水晶功效的,看到平顺拿出来时,眼睛一亮,将所有的期望都寄托在上面。

    平顺没敢迟疑,将紫水晶平放在掌心,借着太阳反射的光,照在查玛的伤口上。

    那些光芒呈现淡淡的紫色,笼罩住查玛心口下方那处渗人的伤口。

    平顺和洛克他们屏住呼吸,期待着奇迹的出现。

    说来也怪,在淡淡紫光的笼罩下,原本自泛白乌黑伤口处汩汩流淌的鲜血,居然奇异地暂停了下来。

    洛克眼中期望的微光大盛,紧张到几乎忘了呼吸。

    如果能够止住查玛体内不停往外涌的鲜血,就证明有希望救治!

    平顺和达尔贝对视一眼,嘴角扬起抹欣喜的弧度,看来方法对了!

    然而这股喜悦并没能持续多久,只见乌黑的伤口悄然褪色几秒后,再度变得乌紫黑沉。

    就连刚才暂时止住流淌的鲜血,也再度汩汩外涌起来……

    “啪嗒!”

    平顺手里的紫水晶似乎受到了什么震动,从他掌心滚落,跌在地上出当的脆响。

    达尔贝神色不可觉察的一震,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毒,居然连紫水晶都驾驭不了!

    真是该死!

    洛克眼中的希冀就此凝固,垂眸看向滚到角落的那枚心形紫水晶,语气格外凄凉,“看来是没有希望了,很好,没关系的。如果他就此了无生机,我会陪着他一起,免得黄泉路上,他太过孤单。”

    “师父!”

    “洛克!”

    洛克自暴自弃的话令平顺和达尔贝惊呼出声,生怕他做出什么傻事来。

    “可恶!你怎么会有这种念头!”达尔贝蹲下身子,握住洛克的手,“你不能这样!无论查玛最后如何,我相信他都希望你活着,带着他的记忆活下去,为他而活!”

    “是啊师父,你不要这么极端,我们还可以再试试的。”

    平顺跟着点头,然后弯腰捡起那枚紫水晶,准备再次尝试,“我们再来试试,刚才明明都止住血了呢。”

    “不用了,刚才它已经验证了效用。”洛克无力地摇了摇头,低头看着怀里出气无多的查玛,“没有你,让我还能怎么活下去?你要走,就带上我,我们一起共赴黄泉,好不好?”

    查玛虚脱靠在洛克怀里,本能想要阻止洛克这种极端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