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408章 我带你离开,去一个清静的地方…
    第2408章 我带你离开,去一个清静的地方…

    回来的一路上,他不是没有听到洛克的心意,也明白如果自己真的就这么走了,洛克肯定不会独活。

    可是这不是查玛要的,他不怕死,怕的是自己就这么走了,洛克会跟着做傻事。

    这个笨蛋,他绝对不允许洛克自暴自弃!

    查玛努力想要发出声音,可是身体虚弱的厉害,就连翕动嘴唇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不……不要……”

    查玛努力挤出这两个字,已经累得满头都是冷汗,消瘦的胸膛剧烈起伏着。“不要说,我都懂。”洛克心疼的阻止查玛继续说下去,紧紧扣住他的手指,笑得格外温柔,“但是你肯定也懂,我是绝对不会接受你的建议。你活,我跟着活;你死,我必

    定相随。”

    说完,他悲伤地站起身,抱起查玛大步走下飞机,“走,我们去找个安静的地方,过完最后的时光。”

    “师父……”

    平顺低声喊了句,跟着从飞机上下来。

    他刚才想要帮洛克抱下查玛,却被达尔贝给阻止了。

    眼下的境况,只怕洛克无论如何,也不会将查玛交付给任何人的。

    父子俩默默跟在洛克的身后,从房顶下到了平地。

    原本围观的侍女们已经四散离去,此时的皇宫内空荡荡的。

    洛克并没有多在意这些,只顾抱着查玛大步往前走。

    既然连最后的希望都破灭了,那么就争取找个静雅幽美的地方,让他们过完最后的时光吧。

    心意已决的洛克很快来到一辆敞篷跑车前,小心翼翼将查玛抱上去,这才启动车子,疾驰而去。

    紧跟在他们身后的达尔贝慌了,生怕洛克会做傻事,连忙快步追过去,高声大吼道,“洛克,你给我停下来!”

    然而他的呼唤声很快被淹没在汽车尾气里,洛克根本充耳不闻,驾着车子疯了一般驶离了皇宫。

    “该死!”

    达尔贝气得跳脚,转身呼唤着平顺,“快,我们追上去,一定不能让他做傻事!”

    平顺看着已经远去的跑车车尾,突然眼前一亮,从脖颈里掏出枚红绳。

    在红绳的尾端,挂着枚造型怪异的口哨,那是用来呼唤平顺自小驯养的雪豹。

    这枚哨子不仅造型怪异,而且根本吹不响,它发出的声音频率人的耳朵根本听不到,唯有雪豹才能接收。

    平顺吹响那枚哨子,很快,一道矫健的身影就踏着屋顶飞纵过来,赫然是平顺自神女峰带回来那只幼豹。

    只是如今的幼豹已经长成了庞然大物,它全身雪白,金黄色的瞳孔晶亮无比,格外威风凛凛。

    雪豹在屋顶上纵跃而下,轻盈落在平顺面前,用头蹭向他的手心。

    平顺摸了摸雪豹的头,这才指向远去的敞篷车下了道指令,“跟上他们,帮我师父完成心愿。还有,一定要阻止他自尽的愚蠢念头。”

    雪豹似乎听懂了平顺的话,微微点头后,纵身跃起,箭一般朝着敞篷跑车追去。

    达尔贝赞许地看着平顺,这才发现,自己的儿子早已经悄然长大,考虑事情比自己还要周到细致。

    眼下如果他和平顺追过去,只会打扰到洛克和查玛相处的时光。

    而雪豹则不同,它完全可以藏身暗处,不会出来煞风景,还能密切盯住洛克,不让他有轻生的想法。

    达尔贝和平顺站在皇宫内,目送雪豹去追洛克的汽车,心里都在无声祈祷着:希望奇迹出现,查玛和洛克能够平安归来!

    洛克驾驶着汽车,对皇宫内发生的一切毫无所知,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车后,紧跟着只狂追不舍的雪豹。

    他只顾着一路狂飙,时不时透过后视镜,查看被安稳平放在后座的查玛。

    “我知道你不愿意待在皇宫里,咱们走,到一个谁也打扰不了的地方。”

    洛克轻声说着,已经操纵着敞篷跑车离开了热闹的街道,拐上了幽静的马路。

    在他身后,雪豹轻盈无比跟着,一路引起众人侧目。

    “快看,那不是小王子养的那只雪豹么?真是威风凛凛啊!”

    “确实,不过我最怕这种长毛的巨兽,谁知道下一秒它会不会发狂过来咬人呢!”

    “咬你个大头鬼,这只雪豹十分通人性,根本就不会伤害人好不好!再敢随意诬蔑它,小心老娘打爆你的头!”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雪豹浑然无视地继续紧跟着那辆跑车。

    它早已经习惯了所过之处被人议论纷纷,根本不会停留下来片刻。

    洛克的车拐上幽静的公路,两旁都是只剩下枯枝的白杨树,高高的顶端零星挂着几片早已干枯了的黄叶。

    急速前行的跑车卷起道道尘埃,偶尔有几片枯黄的叶子跟着翻卷,空气中遍布萧瑟。

    如今的P国已经是初冬,谁也不知道,第一场雪什么时候会落下来。

    凌冽的风肆虐吹来,挡风玻璃上很快雾茫茫一片。

    洛克打开雨刷,洗涤掉这片白茫茫,却无法洗掉心头那黑漆漆的沉郁。

    前方的路纵横交错,他突然不知道,自己要带着查玛去哪里。

    似乎哪里都吵杂喧闹,根本不是净土。

    唯有……

    洛克的脑海中突然跳出满目葱郁,想到了自己曾去过的幽静处。

    那里人迹罕至,风景独好,很适合做他和查玛最后的归宿。

    “对啊,唯有那里,才是最适合咱们的归宿。”

    洛克轻声呢喃着,将车头调转,朝着神女峰的方向驶去。

    早在几年前,他和查玛奉命去炸毁神女峰那座诡异的山洞,当时两人对周遭的风景十分推崇,甚至想过暮年时在那里盖处茅草屋隐居。

    如今隐居只怕是没希望了,但是如果能葬身在那样风景毓秀的景色中,也算是桩幸事。

    洛克将油门踩到底,风驰电掣急速前行,半个多小时后,已经抵达了神女峰的山脚下。

    眼下已是初冬,到处都是萧瑟的黄,就连这原本葱茏翠郁的神女峰,也笼上了层淡淡的金黄。

    洛克将车子停稳,抱起查玛大步朝山上走去,“就是这儿,咱们上去。”查玛的神智一时清醒一时昏迷,这会儿眼睛紧闭着,只剩下微微欺负的胸口处,证明他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