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深吸口气,知道留给他们最后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他必须用最短的时间,找到最适合他们安眠的归宿。

    上山的路并不好走,被杂乱的荒草给遮蔽了大半。

    好在因为初冬的原因,这些荒草大多枯萎,洛克不怎么费力就能踩过去,脚下发出沙沙的响声。

    他抱紧查玛一步步向前,每一步都走得格外沉稳,生怕稍有不慎的颠簸,会牵动查玛的伤口。

    等好不容易上到半山腰,洛克已经累到气喘吁吁,后背全部被汗水给打湿。

    不过他的脸上却毫无疲惫,只顾低头查看着查玛的状况。

    好在查玛的胸口处仍在微微起伏着,洛克这才彻底松了口气。

    “太好了,这里足够清净,以后只有你和我,再也不会有人来打搅咱们。”

    洛克低声说着,找了个稍微干净的地方,抱着查玛坐了下来。

    “看到没有?咱们几年前曾经来这里炸毁了这个山洞,如今却落魄坐在这儿,真是报应不爽啊。”

    洛克轻声笑着,视线落在那座曾被他们炸毁的碎石堆前,内心感慨万千。

    当年的他们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只怕怎么都想不到,会有现在的这种结局。

    如果山洞也有生命的话,说不定真是对他们展开了报复呢。

    洛克自嘲摇了摇头,低头看到查玛已经睁开眼睛,齐声问道,“我们到了,这里你熟悉么?”

    查玛看了下周围的环境,眼神茫然了几秒,暗哑出声,“神女……峰?”

    “对 ,”洛克轻轻点头,“刚才上山的时候,我突然有个疯狂的想法。如果当年我们没有炸毁这个山洞,说不定还可以再复制一个全新的你出来。”

    查玛凝视着满脸苦楚的洛克,心头掠过一抹叹息,话到嘴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就像洛克说的那样,如果当年他们没有炸毁这个山洞,自己走后,能有个复制人陪着洛克,他也能安心不少吧!

    只是现在说这些都晚了,这世间从来没有后悔药,已经发生过的事,更是无法更改变动。

    洛克很快看懂了查玛的想法,笑着摇头,“笨蛋,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就算真的复制一个你出来,他也不是你。”

    查玛心头涌上股酸楚,眼眸承受不住悲痛微微下垂,藏住即将控制不住的盈盈泪意。

    他可是个大老爷们,即便生离死别,也绝对不能像女人一样掉泪。

    “炸了也好,以后这里再不会有人来,等我挖开这座废弃的山洞,里面就是咱们最后的归宿。”

    洛克说着,将查玛轻轻放下,然后努力开始挖刨起那些杂乱的碎石。

    即便一同赴死,他也想走得体体面面,至少不能暴尸荒野。

    这个山洞虽然早已经被炸毁,相信里面还是有些许空间,能容纳他们藏身遗骸,就足够了。

    洛克弯腰努力搬运着那些碎石块,查玛昏沉沉靠坐在一边,鼻头越来越酸涩。

    他的视线朦胧的厉害,只能勉强看清洛克模糊的身影,正在卖力搬着那些石块。

    这些石块经年积累,如今随着洛克的搬动纷纷落下,荡起尘埃遍地,空气中到处都是粉尘的味道。

    查玛真想冲上去推开洛克,告诉他不要再忙这些,他真的一点都不在意最后会死在哪里。

    反正百年后都是枯骨一堆,只要不是暴尸荒野,随便倒在草丛里也未尝不可。

    可就连这份气力,他现在都没有,只能苟延残喘斜靠着,聆听着死神逐渐接近的脚步声。

    “哗啦——!”

    洛克手忙脚乱搬着那些杂乱的石块,想要尽力清理出山洞来。

    堆积的石块被搬开,导致上面的碎石坍塌滑落,纷纷扬扬激起大片尘埃,哗啦啦响成一片。

    洛克生怕连锁反应越来越厉害,连忙冲到查玛跟前,将他牢牢护在身下。

    而事实也像洛克猜测的那样,原先只是些碎石子落下,到最后大石块跟着滚落四散。

    一些碎石更是迸射飞出,直接砸在洛克的后背上。

    他紧咬着牙关闷声不吭,半步不让地护着查玛,不让他受到半点伤害。

    很快,这阵坍塌就消停了下去,洛克这才长舒口气转过身,继续搬起石块来。

    刚才那阵小坍塌虽然惊险,却也幸运地倒掉了不少碎石,露出了之前被掩埋住的山洞。

    洛克心头大喜,只要他再加把劲儿,就能清理出那个山洞洞口,真是太好了!

    他欣喜若狂地冲过去,更加卖力搬运着,丝毫没注意到自己早已经被石块磨到鲜血淋漓的双手。

    在洛克眼里,这点小伤根本就直接无视,甚至都没有察觉到半点痛楚。

    被他搬过的石块上,颗颗都带着殷红的血痕,看上去触目惊心。

    就在这时,一道矫健的身影从高耸的碎石堆跃下,停在了查玛的身前。

    “谁!”洛克立即冲过去,等看清是平顺自幼养大的雪豹时,惊奇出声,“豹儿?你怎么来了?”

    雪豹扭头看向洛克,金黄色的瞳孔微微眯起,似乎若有所思。

    而在看到雪豹的一瞬间,洛克脑中灵感一闪,突然想到个好主意。

    他记得当年平顺就是从这个山洞里,将当时还幼小的雪豹带回来的。

    如今雪豹突然出现,是不是它感知到有人想要进山洞,特意赶过来的?

    “豹儿,你知道怎么进去这里对不对?”洛克尝试着问雪豹,“可不可以帮我个忙,帮我把山洞打开?”

    雪豹认真看了洛克一眼,纵身跃起,来到那处碎石堆积的地方。

    洛克以为希望落空,无声叹了口气,继续低头搬那些碎石块。

    是他想多了,雪豹再机灵也只是头豹子而已,又怎么能听懂自己的话呢?

    好在眼前已经能隐约看到山洞,只要他再加把劲儿,相信很快就能把这里给清理掉!

    “嗷——!”

    雪豹立在高耸的碎石堆顶,突然长啸一声。

    它自幼跟着平顺长大,叫声却依旧带着难驯的野性,和唯我独尊的森林霸气。

    洛克闻声抬头,却惊愕发现,之前被碎石遮挡着的洞口,居然缓缓出现道缝隙。

    “天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