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411章 时光逆流,蹉跎无尽的岁月…
    雪豹晃了晃尾巴,再次仰头咆哮了声。

    山洞口随着雪豹的怒吼声缓缓闭合,很快就看不到查玛的身影。

    洛克疯了似得想冲进去,可是想到自己答应了查玛的承诺,只能死死咬住唇,控制住那几乎按耐不住的疯狂。

    眼看着洞口就剩下最后一道缝隙,洛克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疯了一般冲了过去。

    “不!别丢下我!”

    然而他刚往前冲了两步,雪豹就跟着冲过来,死死咬住洛克的后衣摆不放。

    “豹儿,拜托你松开我,让我过去!”洛克央求看向雪豹,“没有他我不行,我做不到啊!”

    雪豹只管紧紧咬着洛克的衣摆,根本就不打算松口。

    等洛克好不容易挣脱雪豹的桎梏,冲到山洞面前时,那里已经修复的严丝合缝,根本看不到之前洞口的痕迹。

    “开门!让我进去!”

    洛克重重拍打着山体,摸索着想要打开山洞的门。

    然而不管他如何摸索,山体依旧是刚才的山体,毫无半点动静。

    “豹儿,拜托你把门打开,我再看他最后一眼,好不好?”洛克央求看向雪豹,“我后悔了,我做不到自己承诺的,拜托你让我进去,让我进去啊!”

    雪豹摇了摇尾巴,显然根本不打算答应洛克的要求。

    “让我进去,求你,就当我求求你。”

    洛克始终不肯放弃,仍在不停央求着想要说服雪豹。

    一人一豹在山洞前僵持着,谁也不肯让步。

    这场冬雪仍在下着,逐渐由小变大,雪片越来越厚重。

    洛克身上落满了雪,却仍保持着央求的姿势,不但目的誓不罢休。

    纯白的雪豹早就于厚厚的积雪融为一体,只剩下那双金黄发亮的眼睛。

    它虽然不会说话表达,却用实际行动表达着自己的立场:坚决不肯让洛克进山洞。

    肆虐的寒风继续呼啸着,卷起积雪砸在一人一豹身上,他们完全无动于衷。

    这场对峙持续了整整一夜,直到天色发亮后,终于以雪豹胜利告终。

    因为全身心疲惫的洛克,已经体力不支倒地,疲累栽进了雪堆里。

    等洛克再醒来后,已经风停雪住,厚厚的积雪完全覆盖住了那座被废弃的山洞。

    洛克支撑着身体站起来,双眼无神凝视着高耸的雪堆,脸上的表情格外的凄凉。

    那个他恨不得放弃全世界也想要挽留的人,终于还是离他而去。

    此后余生,他只剩下行尸走肉的躯壳,苟延残喘。

    洛克失神矗立在那堆高耸的雪堆前,整整一天一夜,再次因为力竭昏了过去。

    这次雪豹没再多犹豫,直接将昏迷的洛克甩在自己背上,托着他离开了神女峰。

    峰顶雪景依旧,只留下雪豹渐行渐远的脚步,似乎每一步都那么的无可奈何。

    等洛克再醒来,已经是三天后的傍晚。

    他睁眼打量了下四周,发现自己居然睡在自己的府邸,立即猜到应该是通人性的豹儿将他送回来的。

    洛克晃了下昏沉沉的脑袋,觉得分外的疲惫,好像这一觉睡得太久太久,直接挥霍掉了后半生似得。

    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就连站起来,都觉得格外的费力。

    洛克推开窗,发现外面已经夕阳西坠,火烧云晕染了大半个天幕。

    远处红彤彤的夕阳想被谁咬了一口似得,没精打采地挂着,仿佛下一秒就会被群山吞没。

    洛克并没有心情欣赏风景,而是把手伸向贴身的口袋,掏出来个小东西。

    那是个巴掌大的檀木小像,惟妙惟肖的五官像足了洛克,就是还有些小地方没处理干净。

    洛克低头凝视着那个小像,想起查玛不要命地在水里捞这个小东西,眼圈悄然泛红。

    这个傻瓜,做什么都是那么的笨拙,就连这个檀木小像,都笨手笨脚的厉害。

    可是,这是他留给自己唯一的东西……

    洛克无声凝视了那尊小像很久,细心将它收起,重新放在了心口的位置。

    从今以后,他无论走到哪儿,都会带着它。

    就像查玛仍并肩站在自己身边一样,跟他一起看遍世间繁华。

    当天下午,洛克什么都没有带,悄无声息离开了自己的府邸,没有惊动任何人。

    初冬的那场鹅毛大雪早就停了几天,却因为洛克的离去,再次纷纷扬扬落下,似乎在为他送行。

    漫天飞舞的雪花纷飞四散,很快遮掩掉洛克离去时留下的脚印。

    就连他孤单到令人心疼的背影,也很快消融在这场大雪中,渐渐不见了踪影。

    谁也不知道洛克去了哪儿,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似得,杳无音信。

    而P国依旧是往日的P国,唯一不同的,就是神女峰那座废弃山洞外,多了处新立起来的空坟冢。

    那是洛克被雪豹领着过来后,帮查玛立的坟冢,以便日后祭拜。

    冬去春来,时光流转,转瞬间就蹉跎了几年光景。

    神女峰的山顶愈发葱郁,枝叶繁茂的藤蔓重重叠叠,完全遮掩住了那座奇诡的山洞。

    唯有平顺为查玛立的衣冠冢,仍旧矗立在不远处。

    自从查玛逝去后,洛克就再也没有了音讯。

    达尔贝曾经派了不少人去打探他的下落,最后都无攻而返,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儿。

    达尔贝甚至怀疑过,洛克很可能已经捱不过没有查玛的日子,早已悄悄追随他去了。

    唯有平顺始终坚信洛克还活着,虽然他并不知道当时发生的什么,却深深了解查玛对洛克的感情。

    在没有笃定洛克会坚定活下去的把握前,查玛必然是不会放心上路的。

    因此每到查玛的忌日,平顺就会过来这处衣冠冢祭拜,缅怀教导自己长大的恩师。

    不仅如此,他还隐隐期待着,说不定某天会遇到同样过来缅怀查玛的洛克。

    这年的初冬,平顺像往年一样,骑在豹儿的身上直奔山顶。

    神女峰已经很久没有人来,根本就没有上山的路。

    好在豹儿身形矫健,驮着平顺如履平地,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已经快要攀登到顶峰。

    “豹儿,慢点跑,”平顺轻声叮嘱着身下的豹儿,“我们有的是时间,不急于这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