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412章 番外篇(平顺VS灵溪)
    通体雪白的豹儿似乎听懂了平顺的话,放缓了疾驰的脚步,慢慢朝山顶进发。

    平顺手里拎着祭拜用的果点,看着周围的景色微微感触,“时间过得可真快,好像只是一转眼间,查玛师父居然已经过世了六年。”

    说着,他忍不住长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洛克师父过得怎么样了,有没有回来看过查玛师父。”

    他的声音在幽静的山谷里响起,惊起一片鸟雀,扑棱棱冲向天际。

    山顶的几处荒草跟着晃动起来,似乎有什么东西从里面穿过。

    平顺立即警惕起来,大声断喝道,“谁在那里?快出来!”

    他的声音拔得很高,周围很快传来变了音质的回声,荒草依旧晃动着远去,却没有任何声音回复。

    “估计是头小鹿,”平顺讪笑挠了挠后脑勺,觉得自己有点大惊小怪了,“走,豹儿,咱们去看查玛师父。”

    雪豹发力几个纵跃,转眼就跳过大片的荒草,驻足停留在山顶。

    “累坏了吧?先休息下,我去祭拜查玛师父。”

    平顺自雪豹身上跳下来,拎着水果来到那处衣冠冢前,不可思议瞪大了眼睛。

    这些年只有他会来这里祭拜,往日里衣冠冢前都空荡荡的,如今却摆着几束纯白色的雏菊。

    “这是……”

    平顺惊讶地大步向前,弯腰捡起那束开得优雅的雏菊,发现它明显是刚被放在这里不久的。

    “莫非刚才那些晃动的荒草……是洛克师父?他回来了?”平顺震惊到不行,立即转身看向侧卧着的雪豹,满脸都是喜不自胜,“我就说嘛,洛克师父肯定还活着!那束雏菊绝对是他放的!我们快去追他!”

    雪豹立即机灵跃起,平顺也跟着放下手里的水果,纵身跳上雪豹的背,兴奋扬声道,“洛克师父肯定还没走远,我们快追!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回来了!”

    不等平顺话音落下,雪豹已经犹如长虹贯日般窜了出去,带着身上的平顺跟着往后仰,差点被掀下来。

    好在平顺早已经习惯了雪豹的速度,微微挺身就改变了坐姿,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看向森密的荒草。

    一人一豹在荒草里穿行,然而几乎翻遍了整个神女峰顶,都没能找到洛克的身影。

    平顺失望地垮下脸,拢着手大声呼喊起来,“洛克师父,我知道是你回来了!平顺很想你,你出来好不好?”

    他的声音很快被传回几道,震得荒草俯低晃动。

    平顺眼巴巴看了一圈,不但等不到任何的回应,就连那道熟悉的身影都看不到。

    “唉,”平顺重重叹了口气,用手抚摸着雪豹毛绒绒的头顶,“看来洛克师父并不想见我,走吧,我们回去祭拜一下查玛师父,就回去吧。”

    雪豹闻声转身,驮着平顺回到查玛的衣冠冢前。

    等平顺祭拜了查玛,他们没有再停留,直接下山离开了神女峰顶。

    他们走后过了很久,静寂的荒草丛中晃动了两下,走出道消瘦的身影。

    他不是别人,正是离开P国已经多年的洛克。

    如今的洛克再不复之前的神采飞扬,他整个人瘦的厉害,脊背微微有些前弓。

    再加上那头早生的白发,从背后看过去,根本就像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洛克脚步虚浮走到那处衣冠冢前,看到平顺刚摆好的水果,眼里满是感动:这孩子,有心了。

    自从查玛离世被放入那处奇诡的山洞后,洛克就悄无声息远走他乡。

    他足足用了六年,才终于肯接受查玛终于离去的事实。

    斯人已逝,在外面漂泊太久的洛克突然想回来看看,缅怀自己这辈子唯一的挚爱。

    他精心选了束雏菊悄然来到神女峰顶,意外看到了处衣冠冢,心中不由感慨万千。

    还没等他弄清楚这是谁为查玛立的,就听到平顺由远及近的自言自语声。

    虽然已经多年没见,洛克却还是轻易听出了平顺的音调。

    那毕竟是他和查玛共同的学生,这些年锥心之余,洛克也会想到平顺,不知道这孩子什么样子。

    久别重逢最是伤感,洛克没等平顺走近,就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

    他虽然很想看看平顺的现状,却不想让平顺发现老态龙钟的自己。

    隔着那些森密的荒草,洛克看到了已经长成大人的平顺。

    他有着比达尔贝还要挺拔的身板,五官俊朗非常,眼睛炯炯有神,整个人比他当年还要意气风发,一看就是女孩最喜欢的少年。

    这才是平顺该有的仪态,洛克藏身在暗处无声点头,犹豫着该不该走出去。

    还没等洛克想好,平顺已经发现了那束刚放在衣冠冢的雏菊,然后激动地寻找起他来。

    看到这样的平顺,洛克升起的念头悄然打消。

    自己已经离开了那么久,真的跟平顺碰面,该从何说起?

    因此,无论平顺怎样呼唤,洛克都静静藏在茂盛的荒草里,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

    他清晰看到了平顺脸上的欣喜转为失落,却又不得不勒令自己,不要再去参与到任何人的生活。

    在洛克看来,他觉得自己根本就是个不详的人,不然也不会害得查玛……

    洛克只要一想到这两个字,心就像被用尖利的指甲狠狠揪住似得疼。

    等他好不容易抚平心中的伤痛,平顺已经和雪豹离开了神女峰顶。

    这样也好,他只想静静缅怀查玛,不想跟任何人再有交际。

    洛克找了块隐蔽的高处,俯瞰着骑在雪豹背上离去的平顺,默默为他祝福:孩子,余生一定要幸福!

    无声做完这些后,洛克没有再停留,转身隐入那些荒草中,幽灵般离去,就像从来没有来过似得。

    而这边,平顺闷闷不乐下了山,直到回了皇宫,脸上的表情还很郁闷。

    达尔贝正陪着陆卉儿散步,远远看到平顺骑着雪豹回来,想了下日子,就猜到他是去祭拜查玛了。

    想起这个自己昔日的左膀右臂,达尔贝心里唏嘘不已,扬声问向平顺,“你是不是去祭拜查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