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后的芙蓉很是乖巧懂事,再加上陆卉儿的亲自教导,越长大越讨人喜欢。

    她不仅有着艳压芙蓉的相貌,性格也十分的温婉,如陆卉儿所愿的那样,长成了一朵高洁的白莲,端庄风雅。

    芙蓉平时说话总是细声细语的,没事时就跟在平顺的身后,唯他马首是瞻。

    而且芙蓉的出现似乎带给了陆卉儿好运,令她暂时忘掉了女儿早夭的伤痛,并且在几年后,顺利添了伶俐可爱的平妮。

    幸福的生活总是过得很快,仿佛只是眨眼间,芙蓉就从被陆卉儿捡来时脏兮兮的小女孩,出落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她不再跟在平顺身后疯跑,总是偷偷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平顺,然后低头浅笑,眉眼里满是雀跃的豆蔻情怀。

    少女心思总是春,身为过来人,陆卉儿早就看透了芙蓉的心思。

    她知道女孩总是早熟些,反观自己的儿子平顺,虽然个子高高大大,脑子却还停留在懵懂无知的孩提时刻。

    一天到晚只知道疯玩不止,对这些风花雪月根本没有开窍。

    陆卉儿悄悄将自己观察到的告诉了达尔贝,两人决定在平顺的生日宴上,提议平顺跟芙蓉订婚。

    毕竟放眼整个P国,确实没有哪个女孩比芙蓉更加优秀。

    只是这毕竟是陆卉儿跟达尔贝私下里的期望,至于平顺会不会接受,他们心里也没有什么底,这才边走边小声议论着。

    平顺并不知道自己正被爹地和妈咪算计着要订婚,脚下生风间,已经来到了芙蓉住着的寝殿。

    虽然达尔贝已经彻底解散了P国的君主制,不过他们并没有搬出去,仍旧住在皇宫里面,偶尔会全家飞去跟陆少华和安琪拉小聚一段时间。

    芙蓉住着的地方有一小片荷塘,如今正值初冬,却有几株品种特异的冬荷盛开着,在黄绿相见的荷叶间犹为注目。

    平顺的性格大大咧咧,对这些风景早已经司空见惯,根本没觉得有什么不寻常的。

    他穿过这片荷塘,还没走进前院,就听到里面传来清脆的笑声。

    “哈哈,芙蓉姐姐,这个荷包真是精致啊,从现在开始,它就归我所有了!”

    这道声音干脆爽利,平顺都不用猜,就知道是自己刚刚七岁的妹妹平妮。

    她可是个小人精,鬼点子最多,只要一有空就过来缠着芙蓉,索要各种美食和精美的绣品。

    平顺不知道身为现代人,芙蓉怎么会有那么古朴的爱好,按理说刺绣这种繁琐的东西,只有古代那些没事做的仕女才喜欢的吧。

    再加上芙蓉还喜欢烹饪美食,没事就捧着本书临窗而立。如果不是她身上穿着的现代装,平顺很多次都误以为自己穿越了时空,邂逅了笑不露齿的林妹妹。

    不过也只有这么温婉的芙蓉,才会任由平妮那个小人精肆意压榨吧!

    平顺轻摇了摇头,大步朝前院走去,“妮妮,妈咪四处找你,我就知道你在这儿。”

    “我哥哥过来了,快,芙蓉姐姐,快收起来。”平妮并没有回应平顺的话,反而低声催促起芙蓉来。

    “啊?那怎么办?”芙蓉慌乱的声音跟着传来,“你帮我看着点,别让他进来。”

    前院响起手忙脚乱的声音,平顺疑窦顿生,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加快了脚步,“嗯?好像有情况?哈哈,我来也!“

    说着,他已经顿脚前纵,轻盈的身形稳稳落在了平妮面前,弯腰捏住她肉呼呼的小脸,“快说,你们在偷偷搞什么小动作?”

    “放开,你这个大猪蹄子!”平妮不客气地伸出小拳头,捶向平顺健硕的手臂,“你这个笨蛋,谁让你突然冒出来,等下吓坏了芙蓉姐姐!”

    她这点小力道,平顺根本没有放在眼里,只当她给自己在挠痒痒。

    “小鬼灵精,快说,是不是偷偷藏了什么?”平顺又捏了把平妮的笑脸,目光落在正快步朝房间走去的芙蓉,“芙蓉,你来说!”

    背对着平顺快步前行的芙蓉瞬间定在原地,惊慌失措下,手里捧着的绣线滚了满地。

    “哎呦,你这个笨蛋,总是不分场合来捣蛋!”平妮气冲冲踩了下平顺的脚,挣脱身子跑向仍定格在原地的芙蓉,“芙蓉姐姐,你干嘛那么听他的?现在好了,这些绣线都弄脏不能用了!”

    说着,平妮气鼓鼓蹲下来,盯了眼四散的绣线,扭头瞪向平顺,“都怪你这个笨蛋,你赔我姐姐的绣线!”

    “我还以为你们偷偷藏了什么东西,原来是这个啊。”平顺不感兴趣地摇头,“不就是绣线么?还搞得神神秘秘的,没事没事,脏了我让人帮你们重买就是了。”

    “重买!你说的轻巧!”平妮气鼓鼓攥紧小拳头,眼睛里早已怒火滔天,“你知不知道这些绣线如果剪掉,我芙蓉姐姐之前的辛苦都白费了!你这个不懂风情的哥哥,我……我要是能打得过你,早就把你揍得满地找牙了!”

    “可惜你永远没有这个机会,”平顺摇着手指走过来,轻松捏住平妮的耳朵,“还有,我可是你的哥哥,快收回打我那句话。”

    “就不!你这个蠢蛋,我……”

    平妮跺着小脚还想再骂,下一秒就被平顺直接捂住了嘴巴,夹在胳膊下带走,“很好,看来某人还想被妈咪打肿屁股,那我不介意直接送你过去。”

    “唔唔……告状的都是坏孩子!”平妮努力想要挣脱平顺的桎梏,小腿拼命在半空中蹬着。

    然而她那点小身板根本无济于事,眼看就要被平顺带走,连忙扯着嗓子喊芙蓉帮忙,“芙蓉姐姐快来救我,不然我就把你的大秘密告诉我这个蠢蛋哥哥!我数到三,一、二、……”

    “等……等一下!”

    果然,平妮还没有数到三,芙蓉怯生生的声音就从平顺身后传来。

    平顺闻声止步,转身看向脸颊红的厉害的芙蓉,茫然问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芙蓉紧张地绞着手指,那张晕染成三月仙桃的芙蓉面,早就勾的抬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