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417章 一个奇怪的声音将他从宴会上喊走…
    尤其是芙蓉这孩子心思灵巧,性格又恬静温柔,如果平顺不是自己儿子,她都觉得芙蓉嫁过来委屈了。

    因此陆卉儿非但没理会平顺的抗议,反而乐呵呵朝远处去了,“抗议无效,我去问下芙蓉,只要她点头,这件事就算是成了。”

    “喂,妈咪,这可不敢乱开玩笑啊!”平顺急了,刚想朝陆卉儿追去,耳中却再次响起那道近似缥缈的声音,“快来,我已经等了你很久…”

    “谁?是谁在说话?”

    平顺低语着转身,然而这次的结果跟上次一样,周围的人都在各忙各的,根本没有注意到他。

    “到底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平顺想起不久前的那道声音,好像刚才的声音似乎响亮了些。

    他试探着低声喃喃,“我不管你到底是谁,想对我做什么,有本事就大点声,告诉我你想搞什么鬼!”

    “快来,来这里,我已经等了你太久,太久……”

    这次的声音又大了些,能让平顺挺清晰每一个字。

    不过奇怪的是,这道声音并不是从外面传来的,而是直接响在平顺的脑海里,似乎周围的人都听不到似得。

    平顺有些不敢确定,三两步走到一个正在布置点心的侍女面前,轻声询问,“你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么?”

    这名侍女显然并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平顺搭话,激动到脸都红了,“我…我没听到…”

    平顺直接转身,问向另一名侍女,“你呢?你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这名侍女红着脸点头,“王子在跟我说话呢,我好幸福,这辈子都不会忘了你的声音。”

    平顺刚开始还以为这名侍女听到的跟自己一样,没想到却是这么个答案,明显有些失落,摇头走向一旁。

    “来,快过来这里,我已经等了你太久……”

    平顺刚离开那两名侍女,脑海里的声音又清晰的响起。

    这下平顺不悦地皱眉,声音冷冽起来,“你到底想搞什么鬼?有什么阴谋诡计尽管使出来,我奉陪到底!”

    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句话是半点不假。

    如果换了别人,碰到这么诡异的事情,只怕会吓得面无人色,唯独平顺例外。

    他武艺高强,天赋异禀,根本就没把这点奇怪的东西给放在心上。

    在平顺看来,不管说这话的是谁,胆敢把主意打在他头上,那人就绝对死定了!

    “无果山,来无果山,这里有你想要的答案……”

    声音再次响起,这次更加清晰明朗,就像有人正冲着平顺说话一样。

    他看了眼仍在忙碌个不停的宴会场,索性大步离去,准备去无果山看个究竟!

    不管故作玄虚的是谁,敢在他身上做文章,注定了下场绝对凄惨!

    平顺已经决定,立即赶去无果山,将那个躲在暗处的家伙揍得满地找牙!

    这边平顺刚转身,陆卉儿仍在低声询问着芙蓉的意见,“芙蓉,你倒是给妈咪个话啊,我好知道你的态度。”

    芙蓉一张脸通红滚烫,整个人傻愣愣站着,完全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原来就在两分钟前,芙蓉正在帮着顺手整理宴会上的小细节,陆卉儿就来到了她的身边,上来就直接抛下枚重型炮弹,“芙蓉,妈咪有件事想问下你的意见,你愿意在今天跟平顺订婚么?”

    这个问题来得实在是太突然,将芙蓉震撼到措手不及,久久说不出话来,甚至都忘了该欣喜若狂。

    看着整个人愣住的芙蓉,陆卉儿还以为自己之前猜错了芙蓉的心意,泄气摇头,“好吧,我就知道你看不上平顺那个破小子,唉,是他没有这个福分哦。”

    “不是的,妈咪,”芙蓉一直跟着平顺和平妮喊陆卉儿妈咪,这会儿连忙摇头,目光下意识寻找着平顺的身影,“我只是……”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平顺大步离去的身影,奇怪地指给陆卉儿看,“妈咪,他这是要去哪儿?”

    陆卉儿顺着陆卉儿的指印看过去,心里也十分的奇怪,马上生日宴会就要开始了,这孩子怎么关键时候掉链子!

    她连忙扬高了声音,喊着已经走远的平顺,“平顺,你要去哪儿?”

    听到呼唤的平顺停下脚步,指了指自己的头,“这里总有人喊我,我过去看看,马上回来。”

    说完,平顺就将手放进嘴里打了个响亮的呼哨,稍刻后,就有匹漂亮高大的白马疾驰而来。

    这匹白马分外精神,浑身雪白晶亮,没有半根异色的杂毛,就像披了层耀眼的银丝一般。

    跑起来的它雄姿勃勃,张扬着的背部曲线犹如艺术大师笔下雕刻的精工白玉,每一处都完美诠释着不容小视的爆发力。

    它踏足狂奔而至,随风飞扬的鬃毛野性环绕,如狮似龙般威猛雄壮,神骏无比,仿佛是天上高贵的灵兽。

    “小白,这里。”

    平顺冲白马微微招手,话音刚落,白马就已经微屈前足,恭敬等着平顺上来。

    好一个平顺,只见他前足稍点,整个人犹如燕子般轻盈拔地而起,然后稳稳落在白马宽厚的脊背上,豪迈拍了下白马的脖颈,“小白,走,我们去无果山!”

    白马不愧它优异的外形,随着平顺的指令,已经纵身跃起,仰头嘶鸣着狂奔而去。

    身着黑衣的平顺身形优雅挺拔,骑在白马身上远去的背影,就好比武侠小说里令人倾慕的无双侠客。

    一人一马转眼间跑出了皇宫,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陆卉儿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就连芙蓉也呆愣站在原地,完全不知道平顺突然纵马离开是因为什么。

    宴会场上的众人仍在迷惑间,另一道矫健的身影追着平顺离开的方向狂奔而去,赫然是常年紧随在平顺身后的雪豹!

    它就像道银色的闪电,几个纵跃间,转瞬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直到雪豹也跟着不见了踪影,陆卉儿才慢半拍地问向身旁的芙蓉。

    然而芙蓉跟陆卉儿一样,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无助摇头,“我也不太清楚,他好像说要去找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