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418章 无果山诡异的花瓣雨…
    刚才平顺的话说的快速,芙蓉只隐约听到他说有人在喊他。

    可是如果真的有人在喊平顺,为什么她却没听到呢?

    芙蓉漂亮的眉头微微攒起,总觉得这件事有点奇怪,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不行,生日宴马上就要开始了,不能任由这孩子胡闹下去。”陆卉儿转身去找达尔贝,“我得让他追去看看,才能放心。”

    “对啊,等爹地追过去,我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芙蓉知道达尔贝的能力,欣然点头赞同,“刚才我好像听到平顺对小白说,他要去无果山的方向。”

    “胡闹,无果山离我们还有那么远,哪里光秃秃的,外面就是悬崖峭壁,不小心就会掉进海里!”陆卉儿的脸色沉下来,“看来这小子是皮痒了,等追回来我绝对要扒了他一层皮。”

    看着气到七窍生烟的陆卉儿,芙蓉心里暗笑。

    整个皇宫都知道陆卉儿最疼爱平顺,虽然嘴里说的厉害,却从来没有不舍得苛责平顺半句的。

    倒是达尔贝这个严父比较爱动手,经常因为偏袒老婆狂揍平顺,这是整个皇宫里人尽皆知的。

    这边陆卉儿去找达尔贝,那边平顺已经骑着骏马小白疾驰出了十多里。

    他们的速度极快,宛如流星的残影,将身后极速行驶的车子远远抛在了后面。

    转眼间,白马就驮着平顺,离开了喧闹的城市,朝西部的无果山进发。

    无果山,山如起名,上面虽然长满了各种果树,却从来只开花不结果。

    再加上这里是P国的最西边,山上怪石嶙峋,稍有不慎就会掉进浩瀚的大海,因此鲜少有人会到这里来。

    平顺一路纵马狂奔,身后跟着同样矫健的雪豹,终于在一个小时后,来到了无果山山脚下。

    他仰头看着这座零星长着果树的石头山,朗声大喊道,“小爷来了!有本事别躲在后面畏首畏尾,赶紧现身!”

    “嘻嘻,你终于来了。”

    山巅上传来声缥缈的笑声,古灵精怪又带着丝丝诡异,“来呀,来找我呀!”

    这道声音响起的突兀,好在平顺早就凝神注意着,听完就拍了下白马,“西南方向,走!”

    白马立即纵跃上山,朝着平顺的指引快速往上攀爬着。

    紧跟在它身后的雪豹跟着往上攀登,灵活在崎岖的山壁上挪动,就像只优雅的大猫。

    他们的出现仿佛为无果山平添了不少的生机,尤其是山顶的那些果树,枝丫随风舞动起来,仿佛在欢迎着他们的到来。

    关于无果山,P国的民众口口相传,私下里流传着一个诡异的传说。

    据说这里每到夜里,黑漆漆的山顶就会有亮光出现,天色越黑沉,亮光就越耀眼,而且还不是固定的,就像漂浮的灯笼般,能够四处挪动。

    有胆大的不信邪,认为是有心人在装神弄鬼,故作玄虚,就组织起来,准备夜探无果山。

    他们组织的过程倒也顺利,听说确实去了那无果山。

    可是知道他们计划的,再也没见到他们从山上回来过。

    谁也不知道这些人遇到了什么,一传十十传百的,无果山就成了人迹罕至的禁地。

    毕竟生活那么美好,哪有那么多人想不开,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平顺一直住在皇宫里,并不知道这些夸张诡异的民间传说。

    不过就算是他知道,也肯定不会在乎,反而会像那些失踪的人一样,同样去山上探险。

    就像此刻,若是换了普通人,肯定会怀疑自己中了邪。

    唯有平顺反其道而行之,不仅没有丝毫惧怕,反而径直向山顶冲去。

    这座山崎岖嶙峋,就像拔地而起的竹笋似得。

    等平顺被白马驮着到了山顶,才发现上面异常的狭窄。

    整个山顶最宽的地方约莫有个三四米宽,蜿蜒崎岖不说,偶尔还会有段狭窄到只有尺巴宽的接口,摇摇欲坠看得人心惊胆颤。

    如果一个不小心,就会从高高的山巅跌下去,下面就是奔流翻腾的无边海域。

    平顺艺高人胆大,脸上毫无惧色,用腿弯驱使翻上白马继续前行,“小心下面的路。”

    白马微微晃动了下脖颈上的鬃毛,跟平顺一样毫无惧色,反而在这狭窄艰难的山顶走得格外平稳。

    “快出来,不要躲躲藏藏的!”平顺用尽气力喊道,目光锐利扫视着山体周围的那些果树。

    如果真的有东西躲在暗处,肯定就藏在那片果林里!

    他的吼声令果树的枝叶哗啦啦轻颤起来,平顺眼神炯炯看着坐落在山顶下方的林子,就连雪豹就警惕弓起了脊背。

    “嘻嘻,哈哈,你终于来了!”

    清脆的声音从林子里蹿出来,紧跟着出来的,是纷纷扬扬的花瓣。

    是的,就是花瓣。

    这片果林在初冬还反常开着的花,这会儿却突然像有生命似得,从枝头倾洒脱落而下。

    红的白的粉的花瓣格外好看,不等落在地上,就像只大手似得,朝着平顺他们劈头盖脸而来。

    这样的异状不仅是平顺,就连他身下的白马都结结实实吓了一跳。

    谁也想不到,这最看上去最娇嫩的花朵,居然像有生命似得凝成形状,而且朝他们扑了过来!

    眼前的一切,如果不是亲眼见到,谁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平顺暂时弄不清楚这些诡异花瓣的来历,只好拍马示意小白离开,“我们先避避,走!”

    小白瞬间会意,在本就陡峭的山崖上疾驰起来,身后的雪豹紧跟不放。

    然而他们快,那些腾空而起的花瓣织就的罗网更快!

    只是个眨眼的功夫,这些花瓣已经将平顺和他身下的白马,已经雪豹密不透风的笼罩起来。

    平顺攥紧拳头蓄势待发,拧眉看着不断盘旋在头顶上的那些诡异花瓣,“别在这里装神弄鬼的,赶紧出来!”

    然而他的吼声却没换来任何的回答,原本盘旋着的花瓣丛突然像失去了动力似得静止下来,然后顷刻间跌落。

    红白粉黄的花瓣就像下起了花瓣雨,空气中充斥着香甜的味道,令摸不着头脑的平顺突然有些眩晕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