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419章 平顺和豹儿小白坠入深潭…
    他立即意识到这些花瓣的味道有问题,立即捂住口鼻,低声吩咐白马和雪豹,“那些花瓣气味有问题,屏住呼吸,不要闻!”

    然而他还是说晚了,白马前行的脚步已经变得踉跄,就连雪豹也不见了之前的凶猛,金黄色的眼眸里茫然松弛,就像喝醉了似得。

    平顺立即翻身下马,来到雪豹跟前,“豹儿,你怎么了豹儿?”

    雪豹晃了晃头,没精打采晃了下尾巴,再也站立不稳,歪歪斜斜想要倚在平顺的身上。

    然而它却不知道自己的视线早已经偏离,不但没往平顺身边靠,反而离得更远,踉跄着朝山崖外倒去。

    “豹儿!”

    平顺吓得满头是汗,连忙去抓就像醉汉似得雪豹,“外面是悬崖,掉下去就是粉身碎骨!”

    然而他紧张的怒吼声雪豹根本听不见,只是用茫然的目光看过来,脚步虚浮踉跄,眼看就要失足坠崖。

    在这危机关头,白马下意识咬住雪豹的后腿,死死拽着它往后拖,才终于避免了雪豹掉下去的惨剧。

    平顺知道此刻不能久留,立即指挥白马,“我们必须赶紧离开这里!”

    白马仰头嘶鸣了声,咬住雪豹的后腿想要下山。

    它就算再通人性,毕竟是匹白马,嘴下没个轻重,咬的雪豹后腿直接渗出了血。

    吃痛的雪豹咆哮出声,转身就是一爪,想要摆脱白马的桎梏。

    “不可以打架!”

    平顺立即一手一个,想要把差点打起来的白马和雪豹分开。

    然而他匆忙中显然忘了自己站在山顶,力气用的太大,雪豹的半边身子直接踩空,踉跄朝悬崖下方坠去。

    不只是雪豹,就连白马也跟着踩空,跟着失重随着雪豹跌落。

    “小白!豹儿!”

    平顺失控大喊着,然而眼前哪里还有雪豹和白马的身影?

    他低头往下看,只见云雾缭绕,遮蔽了陡峭嶙峋的山体,不远处则是浩瀚无际的大海,时不时掀起惊涛骇浪。

    平顺深吸一口气,根本就没有犹豫,毅然从山顶上跳了下去!

    “放心,我一定会把你们救回来的!”

    哪怕豁出命不要,他也绝对不能让它们坠崖而亡!

    对平顺而已,白马和雪豹就是跟他一起长大的朋友,缺一不可!

    下面就是环绕着P国的大海,平顺祈祷着奇迹出现,期望豹儿和白马只是掉进了海里,这样他就有救回它们的可能!

    急着救雪豹和白马的平顺急坠而下,眼前是湿漉漉的雾气,以及灌入口鼻的冷风。

    他弓着身体抱头,这样能够保证入海时受到的伤害最小。

    而在他耳边呼啸的狂风,也彻底遮蔽了所有的声音,就连达尔贝的呼唤也全被气流给淹没吞并。

    就在平顺刚纵身跃下时,达尔贝已经按照陆卉儿的提示,快速赶到了无果山。

    只是等他上到山顶,上面却空无一人,不仅没有平顺,就连跟平顺形影不离的白马和豹儿都没了踪影。

    唯一留下的,是那满地缤纷的落红,厚重到就像特意别人搬运到这里来似得。

    达尔贝狐疑看着那些花瓣,又瞅了瞅不远处的果林,低声喃喃着,“奇怪,大冬天的,这里的树怎么还开着花?”

    不过他的意味并没有被人解答,他也懒得多想,继续在无果山上搜寻起平顺来,“平顺,你在哪儿?在不在这座山上?在的话就回应下我!”

    拉长嗓子的男高音在无果山林中穿梭着,然而却久久没有人回应达尔贝,只有隐约响起的回音四溅。

    “难道不是在这里?”达尔贝失望地摇头,正准备走,眼前突然一亮。

    他看到地上好像有些动物的痕迹,连忙凑够过去仔细查看。

    他不看还好,一看彻底楞在原地,久久说不出话来。

    因为那些痕迹他无比的熟悉,分明就是雪豹的爪痕和白马的蹄印!

    “他们来过这里!”这下达尔贝无比的确信,不久前平顺带着白马和雪豹绝对来过这里。

    只是现在,他们又去了哪儿呢?

    达尔贝的心隐隐不安起来,扭头环视着四周,再次扬声呼唤起来,“顺儿!你在哪儿?快回应下爹地啊!”

    然而不管他如何呼唤,只要虚无的回声,在这狭窄的山顶上回荡着。

    无果山回荡着达尔贝的呼唤,一声声接踵而至。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悄然逝去,达尔贝却始终都没看到平顺的身影。

    甚至就连平日紧跟在平顺身后的豹儿和小白,都彻底消失不见。

    达尔贝的脸色黑沉下来,往日里俊朗的眉头高高皱起。

    他的嗅觉十分灵敏,明明能感觉到平顺就在这座无果山上,怎么可能会没有人?

    难道?

    达尔贝的心猛地一紧,在陡峭的山崖上挪动几步,弯腰往下看去。

    只见缥缈的云雾环绕在山巅周围,浓重的雾气遮蔽了视线,根本看不到下面的状况。

    放眼远望,是浩瀚无际的碧海蓝天,重重叠叠的海浪奔腾不息。

    就在这时,山顶突然起了狂风,呼啸狂卷的同时又格外的突兀。

    浑似一只无形的大手一般,重重推在达尔贝的后背上。

    好在达尔贝身手敏捷,踉跄两步及时转到一边,这才没有被劲风给卷到山崖下去。

    等达尔贝站稳脚步,刚才骤然而起的风瞬间停息,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似得。

    唯有刚才那铺满地的花瓣,变成了匍匐向前的姿态,证明了确实有风扫过!

    达尔贝眼眸紧缩,不对,这座山崖有古怪!

    他不是没有攀登过山崖,却从没有哪一座像这座似得,似乎山顶的风有自己的生命!

    看来平顺的突然消失,跟这座山脱不了干系……

    达尔贝的身影矗立在山顶,精心聆听着山上的每一处变化。

    只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周围始终静悄悄的,再没有任何的异变。

    越是这样,达尔贝越觉得反常,这座山实在是太安静,不说虚无缥缈的风,就连山间的虫鸣都没有。

    这境况,就像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屏息静气潜伏在黑暗中,随时可能给人致命一击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