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尔贝不敢再小看这座山,掏出手机拨通了陆卉儿的电话。

    电话刚拨通,那边就响起了陆卉儿焦急的声音,“怎么样?找到了平顺没有?”

    “卉儿,你先别着急,平顺又不是小孩子,就算真的遇到什么问题,他也知道该怎么解决。”

    达尔贝的声音格外的温柔,耐心安抚着陆卉儿,“现在你先去我书房的架子上,找一本陈年的典籍,翻翻看上面有没有注明无果山的备注。”

    陆卉儿越听越觉得心里不安,再没有谁比她更了解达尔贝了。

    如果他真的顺利找到平顺,绝对不会这样顾左右而言他。

    现在唯一的解释,就是平顺真的遇到了难题,而且跟无果山有关!

    陆卉儿已经在P国居住了那么久,因为鲜少外出,是以并没有听过无果山这个名字。

    她紧张地握紧电话,急声询问着达尔贝,“为什么你突然要我翻阅无果山的资料?是不是平顺他出了什么事?要不要紧?你别卖关子,先告诉我啊!”

    “没有的事,你想多了,”达尔贝怎么可能会将自己遇到的事情告诉陆卉儿,反而笑得淡定,“我只是路过这里,觉得这个山名实在太奇怪,就顺口问问。平顺他身手向来不错,怎么可能……”

    没等达尔贝将话说完,陆卉儿已经皱眉摇头,“你不用再解释了,告诉我你现在的位置,我现在立即赶过去。”

    达尔贝无奈,试图阻止陆卉儿的到来,“卉儿……”

    “位置,现在就告诉我!”陆卉儿的语气无比坚定,“不然我就自己乱找!”

    “好吧好吧,我发定位给你。”

    对于相濡以沫多年的娇妻,达尔贝简直毫无办法。

    无论陆卉儿说什么做什么,他都只有点头答应的份儿。

    反而不管怎样,就算天塌下来,他都会第一时间扛起所有的事。

    那么就任由陆卉儿任性肆意,又如何呢?

    陆卉儿闻声挂断电话,很快接收到达尔贝发来的定位,默默记在心里。

    她收起手机,大步从即将开始的生日晚宴上离开,还没走两步,就被芙蓉拦了下来。

    满脸通红的芙蓉怯生生问道,“妈咪,生日晚宴就要开始了,你这是要去哪儿?”

    聪慧无比的芙蓉自从平顺离开后,就一直在默默为他担心。

    她的目光始终锁定在陆卉儿的身上,生怕会错失过任何的好消息。

    这会儿看到陆卉儿准备跟着出去,立即不放心过来询问。

    陆卉儿是过来人,自然看出了芙蓉眼中的担心,握着她的手小声安抚道,“我出去一趟,跟达尔贝一起,把平顺那破小子给揪回来。”

    虽然陆卉儿脸上带着笑,可是仍皱着的眉头,却令芙蓉深觉不安。

    她犹豫了下,轻声问道,“妈咪,我可以跟你一起去么?”

    “这个……”陆卉儿犹豫了下,爽朗点头,“好,我们一起。”

    “还有我!”小小的平妮从芙蓉身后探出头,笑得古灵精怪,“妈咪也要带上妮妮。”

    陆卉儿哑然失笑,这个小东西,看来早就不知道听了多少的墙角。

    她无奈点头,简单交代了下晚宴的事,就带着芙蓉和平妮,离开皇宫朝无果山赶去。

    就在陆卉儿为平顺奔忙行走时,平顺猛地坐起,茫然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他明明记得自己之前是从山崖上坠落的,怎么都应该掉入浩瀚的海面上,怎么周围是葱茏的绿色?

    尤其是自己坐着的地方,根本就不是海岛或者浮在水面的暗礁,而是切切实实的土地。

    更令人不敢置信的是,这片土地十分辽阔,上面长满了绿油油的野草,零星开着野花,格外生机勃勃。

    平顺的手指拂过那些野草,心头的震撼不只是一点点。

    这里,到底是哪儿?

    他茫然四顾了半天,用手撑地站了起来,然后活动了下身体,发现自己身上没有半点下坠跌伤的迹象。

    平顺满头雾水,视线在眼前的草地上搜索半天,发现并没有小白马和雪豹的身影。

    而眼前的不远处,赫然长着一片茂盛的树林?

    之所以平顺不敢确定,是因为前方的那些树木,完全超过了他的认知。

    那些密麻的林木不像他见惯了的那样笔直蹿天,而是弯弯曲曲盘绕着,就像刻意被扭弯的弧度似得。

    尤其是林木的颜色,也不是寻常的绿色,树身反而透着点诡异的粉红。

    平顺心里奇怪的不行,一边呼喊着白马和雪豹的名字,一边朝着不远处的密、林走去。

    “小白——!豹儿——!你们在哪儿?”

    面对未知的境况,平顺心里没有半点害怕,而是一心想要找到跟自己分离的白马和雪豹。

    他明明记得,坠下山崖后,他失重地穿过厚重的迷雾,然后被强劲的气流给直接拍昏厥了过去。

    当时他手里还紧抓着小白和雪豹不放,既然是一起掉下来的,它们肯定也掉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至于那片超过他认知的螺旋形树木,平顺并没有放在心上。

    毕竟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没见过的东西不代表它不存在。

    平顺边走边呼唤,很快就来到那片奇诡的螺旋形森林边缘。

    他走得近了,这才看清,那些树不仅外形奇怪,就连上面长着的果实,也是他从没见过的形状。

    不过平顺并没有把这些给放在心上,而是扬声又喊了会儿雪豹和小白,仔细聆听着它们的回应。

    他的声音在树林内响起,很快就四散消失,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平顺没有迟疑,索性朝着这片森林中心走去。

    他刚才已经看了周围的地势,除了他醒来的那片草地外,周围似乎都是这种螺旋向上的密、林。

    既然小白和豹儿没在那片草地上,肯定是掉落在了这片罕见的密、林内。

    平顺边走边庆幸,幸好这边密、林的枝丫是螺旋往上的,并不是齐刷刷笔直往上。

    不然小白和雪豹掉下来,肯定会因此受伤。

    密、林内寂然无声,唯有平顺有节奏的脚步声。

    他边走边仰头注意着周围的林木,担心白马和雪豹会卡在那些螺旋形的树槽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