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片密、林不仅树身奇怪,就连布局也隐隐有些不同。

    平顺走了好一会儿,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好像进了迷宫似得,已经认不出方向。

    他的身前背后,都是这种几乎拷贝复制出来的螺旋形树木,完全没有任何的不同。

    再加上飘荡在密、林半空中的那些雾气,平顺更是分辨不出东西南北。

    他没有再莽撞往前,而是暂停下脚步,准备弄清楚方向再继续往前走。

    密、林内充斥着缕缕雾气,不知道是不是被树身映照的原因,就连那层雾气,都隐约带着淡淡的粉红。

    平顺深吸一口气,突然觉得这股雾气里,似乎带着淡淡的花香。

    这个味道,甜滋滋中带着丝丝清爽,似乎缓解了不少他刚才茫然的心绪。

    平顺心念流转,认为这股味道绝对不是凭空出现的,甚至大胆猜测,是刻意有人调制而成。

    这就好办了,只要能找到这股味道的来源,说不定就能找到制香的人,询问清楚这里的境况!

    打定主意的平顺心神大振,循着那股若有似无的香味,快步朝着一个方向去了。

    平顺的猜测并没有错,随着他步伐的前行,空气中那股子香味变得越来越清晰起来。

    他只顾着大步向前,发现随着自己的前行,缭绕在密、林半空中的那层雾气,变得越发厚重起来。

    平顺心知有异,放缓脚步保持警惕,继续往里走去。

    随着雾气的厚重,平顺的视线逐渐变得不明朗起来,浑浑噩噩看不太清楚。

    而他的身后不远,响起细碎的声响,那是落叶被踩过的声音。

    平顺耳根微动,做出浑然不知的样子,继续往前走着。

    在他身后,那道声音越来越响,正悄然朝平顺的后背逼近。

    平顺紧绷着浑身的肌肉,已经做好了随时反击的准备。

    “吼——!”

    伴随着咆哮的怒吼,平顺身后掀起劲风,一道苍劲的身影猛地向他扑去!

    平顺根本临危不乱!

    他单手握拳,直接朝袭来的身影砸去。

    力大无穷的平顺早有准备,这一拳下去,绝对能将那道突袭的身影砸出重伤!

    重拳夹着风朝来者袭去,随着他们的凑近,平顺终于看清了扑向自己的东西。

    “豹儿!”

    平顺惊喜出声,生怕自己的重拳真的砸在雪豹的脖颈,连忙往一旁偏去。

    “咔嚓!”

    他的拳头落在螺旋而上的树身上,大腿粗的怪树应声而断。

    而雪豹显然也看清了平顺,跟着错身朝一旁扑去,森然的爪牙深深嵌入树身,留下狰狞的爪痕。

    它本来就是猛兽,这爪子偷袭用尽了力道,如果落在平顺身上,铁定会撕下层血肉下来。

    心有余悸的一人一豹知道差点着了彼此的道儿,站定身形后相视一笑,朝着对方再次扑来。

    不过这一次,平顺没再狂猛出拳,雪豹也没再伸出利爪。

    他们就像久别多年的老友一般,紧紧抱在了一起!

    平顺抱住直立跟自己相拥的雪豹,身后揉了下它光滑的皮毛,声音惊喜连连,“豹儿,怎么会是你?小白呢?它去哪儿了?”

    雪豹伸出舌头舔的平顺满脸都是口水,显然正沉浸在跟平顺重逢的喜悦中。

    “停,不要舔我的脸!”平顺义正言辞拒绝,下一秒就被雪豹扑倒在地。

    他们自小一起长大,将平顺扑倒是雪豹最嗜好的乐趣。

    “好了好了,我的衣服都被你全部打湿了,”平顺知道雪豹找到了自己心里高兴,任由它闹了一会儿,这才翻身将他推开,“咱们跟小白失散了,还得去找到它才行。”

    雪豹重逢的喜悦这才稍稍平息,乖乖蹲在平顺身旁,仰着金黄色的瞳孔看着他,似乎在询问要去哪儿似得。

    “这片林子十分古怪,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像弹簧似得树木,”平顺轻声叮嘱着雪豹,“反正咱们小心些总不会错的,等找到小白后,再尝试着离开这里。”

    雪豹晃了晃尾巴,微微俯下身子,似乎在等着平顺骑到他的背上。

    “也好,这样速度还能快些,”平顺欣然点头,帅气地翻身跨上雪豹的背,豪迈出声,“豹儿,我们走!”

    雪豹驮着平顺,在这片奇诡的螺旋森林中穿行,步伐格外轻盈。

    从背后看上去,就像只优美高贵的坐骑一般。

    平顺骑在雪豹身上,脊背挺得笔直,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注视前方。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掉到这种地方来,好像自从他跟着那道神秘的声音上了无果山,一切就都变得不太一样了。

    这个奇诡的地方,在整个P国百姓的认知里,都应该是不存在的。

    那道陡峭的悬崖下,分明是波涛汹涌翻腾的海水,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大片的林子?

    而且自从平顺坠下山崖后,那道神秘的声音就再也没有响起过。

    平顺不由凝眉沉思,总觉得自己掉到这里的过程太过奇怪巧合,就像被提前算计好似得。

    到底是谁,在暗中安排一切?

    又有着怎样的目的呢?

    眼前这片迷雾重重的螺旋森林,到底又有着怎样的诡异?

    如果换了别人,很可能已经被一连串的惊讶弄到手足无措。

    不过平顺到底是平顺,他根本无视深藏暗处的阴谋,已经做好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打算。

    别说只是片怪异的森林,就算比这再可怕十倍百倍,既然遇上了,他平顺也浑然不惧!

    平顺的态度感染了雪豹,它金黄色的眼眸在迷雾中格外晶亮,看似前行时悠哉淡然,其实每一步都保持着足够的警惕。

    一旦有任何东西敢从迷雾中跃出,它绝对会扬起锋利的爪牙,狠狠挥砍下去!

    他们在这道森林里走了好一会儿,林子里始终静寂的厉害,并没有任何恐怖的东西跳出来,甚至连鸟虫的鸣叫声都听不到。

    在他们耳边响起的,只有脚步踩过枯叶的沙沙声,在这重重迷雾中回荡。

    “小白——!小白——!你在哪儿——”

    平顺不时呼唤着白马的名字,许久都没有任何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