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差点喊沙哑的平顺最终决定放弃,既然豹儿都已经找到了自己,他相信小白肯定也会跟自己重逢的!

    “豹儿,我们差不多已经在这片林子里走了半个多小时,还没有看到出口。”

    平顺有些烦躁地拍了拍雪豹,“这片林子真是奇怪,我身上的通信工具居然全部失灵了。”

    早在平顺苏醒后,就掏出了随身带着的手机,尝试跟达尔贝或者陆卉儿联系。

    然而他手机虽然能正常开关机,却没有半点信号。

    甚至系统内自带的指南针都毫无作用,根本分辨不出东西南北来。

    豹儿顿住脚,似乎听懂了平顺说的话,毛绒绒的脑袋左右晃着,眼神里尽是茫然。

    “唉,算了,估计这里有着很强的磁场。”

    平顺也没多纠结这个,他遇上的事太匪夷所思,估计说出去都没人相信,“继续往前走吧,争取能尽快走出这片迷雾森林,找到小白。”

    平顺也不知道那些缥缈的雾气有没有毒,反正他体质完全承继了达尔贝的基因,就算那些雾气真的有毒,也奈何不了他。

    就是不知道豹儿能不能顶得住,在这片丛林里时间久了,会不会对它造成什么危害。

    雪豹仍在左右偏着脑袋,似乎在思考什么似得。

    过了好一会儿,它突然往左拐了两步,然后加快速度前行起来。

    “豹儿,你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

    平顺说着,雪豹居然已经由快速的前行变成了奔跑,驮着平顺在密、林中驰骋,身后带起片片枯叶,蝴蝶般翻飞不已。

    虽然没得到雪豹的回应,不过平顺已经猜出,它肯定是觉察到了什么。

    这只雪豹是他从那个奇怪的山洞里带回来的,跟平常的豹子不一样,不仅聪慧听话,还有着独立思考的能力。

    很多时候,平顺都觉得雪豹有着不亚于成、人的智慧,只是被豹子的外形局限了而已。

    就像此刻,雪豹发了狂般的载着他狂奔,平顺心里不但没有半点担忧,反而觉得他们被困的境况出现了转机!

    雪豹的听觉和嗅觉都格外的敏锐,它肯定是发现了什么!

    “豹儿,你慢些,慢些……”平顺轻拍了下雪豹的脊背,“你一定是发现了什么对不对?不用那么着急过去,静悄悄的反而更不易被察觉。”

    说来也怪,平顺的话音刚落,雪豹已经放缓了御风驰骋的速度,改为了之前轻盈的猫步。

    它的头微微低着,脊背上的肌肉紧绷,平顺知道,这是雪豹袭击前的准备动作。

    前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居然让雪豹如此的紧张?

    “豹儿,停下来。”

    平顺将声音压到最低,等雪豹停住,无声从它脊背上落了地。

    他同样将脚步放到最轻缓,既然前方的情况未知,他就要做好应付突发状况的准备。

    如果豹儿真的跟什么未知的东西缠斗起来,他还可以紧跟而上,发出致命一击!

    平顺跟着雪豹悄无声息地往前,发现似乎终于来到了这片丛林的边缘,前面隐约又出现了片空地。

    他定了定神,视线从螺旋森林看出去,赫然看到前方不远处,坐落着一座翠绿色的竹屋。

    这里居然有竹屋?

    有屋子的地方必然有人!

    平顺瞬间欣喜,翻身跃上雪豹的脊背,轻拍示意道,“走,去那座竹屋!”

    雪豹也放松下来,收起紧绷准备袭击的姿态,驮着平顺很快走出这片丛林,无声朝着竹屋靠近。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随着一人一豹的无声接近,悦耳清脆的声音从竹屋内传来,好听的就像春日枝头初啼的黄莺。

    空灵婉转的声音就像高高低低的铃音,听得平顺忍不住跟着和声,“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优哉游哉,辗转反侧。“

    “谁?是谁在外面!”

    竹屋内原本怡人的诵读顿时停了下来,变成严厉的质问。

    “吱呀——”

    紧接着,竹屋柴门被推开,走出个衣着朴素的女人。

    她板着脸,警惕看着骑在雪豹身上的平顺,语气格外疏冷,“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道声音跟刚才完全一样,却绝对不是先前那诵吟古诗的。

    平顺礼貌的冲来人点头,彬彬有礼道,“你好,我不小心在这里迷了路,请问该怎么出去?”

    “迷路?”来人仔细将平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目光中警惕不减,“我不管你到底想耍什么鬼把戏,警告你赶紧离开,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她就捞起放在竹屋前的钢叉,摆出防御的姿态。

    看她紧张排斥的模样,平顺不由更加狐疑起来。

    “你先别紧张,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平顺连忙摆手,“我只是想问下路,这里到底是哪儿,到底该怎么出去?”

    “我排斥的不是你,是它!”女人手里握着的钢叉不但没有松懈,反而握得更紧了几分,“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分明是只豹子!赶紧带着它走远点!”

    雪豹似乎感受到了女人的敌意,毛绒绒的头跟着身形俯低,前爪拍在地上,划出几道深深的沟壑。

    女人的脸色瞬间苍白下来,似乎很怕雪豹下一秒就扑过去,不过依旧挡在门前不肯让步,瞪视着平顺怒斥,“快点,带着你那头豹子走开!”

    “兰姨,外面发生了什么?我听着你的声音怎么有些不对呢?”

    就在平顺尴尬着该如何缓和局面时,之前他听到的那道宛如空谷幽兰的声音再次响起。

    紧接着,从简陋的竹屋内,走出个身形纤细窈窕的女孩。

    她穿着一身纯白色的衣裙,瀑布般的长发垂在身后,巴掌大的小脸格外精致。

    远远看去,就像误坠入凡尘的仙子似得。

    平顺自小生在皇宫,不是没有见过漂亮的女人。

    可是在看到那名被称呼为兰姨身后走出来的女孩时,仍是惊为天人。

    一贯能言善辩的他,脑海里只剩下一片空白,只剩下刚才听到的那句古诗词,在脑海中不停滚动,“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