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益于学识渊博的洛克曾经的教导,平顺对古老东方的那些美妙的诗词分外喜欢,诵读背诵了不少。

    之前他总以为这首诗词过于夸张,直到此刻见到眼前的女孩,才终于明白,它里面的意境。

    原来,真的有这种女孩,令人一见倾心,就此沉、沦。

    女孩显然也看到了骑在雪豹身上的平顺,漂亮的眼眸微微有些讶然,脱口问道,“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真好听的声音啊!

    平顺心里默默赞叹了句,连忙将脊背挺得更加笔直,“你好,我叫平顺,是不小心从山崖上掉下里,误闯入这里的,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从山崖上掉下来?”女孩惊呼掩唇,“天呐,那你有没有受伤?”

    平顺之前不敢细看,这会儿才看清楚,女孩居然有一双比海水还要清澈的,湖蓝色的眼眸。

    他沉醉地盯着那双眼眸,声音格外的温柔,“还好,我并没有受伤,就是似乎迷了路。”

    “小姐,你不要听他胡说八道,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山崖!”兰姨护小鸡似得将女孩护在身后,“十三年了,这里都没有任何外人出现过,谁知道他怀着怎样的心思!”

    说着,兰姨转过身,打算将女孩推进竹屋,“你快进去,免得他带着的那只野兽误伤了你!”

    “兰姨,或许别人不是你想的那么恶劣呢?”女孩扭头看向平顺,精致的脸上带着探寻,“我看他的眼神,好像不是坏人。”

    平顺立即点头附和,帅气的背过手,准备朝女孩走去,“你猜的没错,我真的不是坏人,确实是迷路了。”

    “站住,不准再往前走!”兰姨手里的钢叉立即指向平顺,气冲冲道,“我不管你是谁,有着什么目标!总之,都别想伤害我的小姐!”

    “兰姨,你不要这样……”

    女孩轻柔的声音软软响着,话还没说完,雪豹已经猛地一个俯冲,朝女孩扑了过来。

    “糟了!”兰姨急得不行,将钢叉横过来,努力想要护住自己和女孩,“想要伤害我家小姐,先问问我的钢叉愿不愿意!”

    兰姨虽然看上去已经四五十岁,不过身手看上去却很灵活,显然之前学过些拳脚搏击之类的。

    平顺也明显被吓了一跳,连忙喝住雪豹,“豹儿,快停下,不要无礼!”

    之前豹儿十分听话,但凡是平顺的指令,它都会百分百服从。

    可是今天却不知道为什么,平顺的喊声并没有令它收住身形,反而更加灵敏地朝女孩扑去。

    它的身形宛如划过空中的一道闪电,完美从兰姨的钢叉上跃过,来到女孩的身前。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兰姨和平顺都显然没有料到,纷纷将惊恐的目光落在豹儿和女孩的身上。

    “小姐!”

    “豹儿!”

    兰姨惊恐喊着,眼里已经涌现必死的决心,握着钢叉朝豹儿捅去,“我跟你拼了!”

    “豹儿!”平顺跟着冲了过来,身形快如鬼魅。

    不过没等他们靠近,就听到女孩发出咯咯的笑声,“好啦好啦,不要舔我的手,好痒。”

    兰姨和平顺已经冲到女孩跟前,被眼前看到的一幕震撼不已。

    只见豹儿正绕着女孩转圈圈,尾巴讨好地晃动着不说,舌头更是不停去舔女孩的手。

    平顺的下巴几乎掉在地上,他养了豹儿这么多年,深深知道豹儿高冷的性格。

    在皇宫里,除了他,豹儿向来不屑于与任何人亲近,甚至他的爹地和妈咪都不行。

    如今豹儿居然一改之前的高冷范儿,围着眼前的女孩格外亲昵,这简直颠覆了平顺的认知。

    虽然确定女孩已经没有了危险,虚惊一场的平顺仍是有礼貌地弯腰致歉,“抱歉,吓到你了吧?我这只豹通人性,不会轻易伤人的。“

    “不轻易伤人?那就是还会伤人喽!”脸色惨白如纸的兰姨推开平顺,不允许他靠近女孩,“赶紧带着你这头畜生,离我家小姐远一点!”

    “吼——!”

    豹儿似乎听出了兰姨不善的语气,轻声低吼了声。

    “豹儿,闭嘴!”平顺伸手轻拍了下豹儿的头顶,“不可以没有礼貌。”

    “吼,”豹儿的声音更低,委屈巴巴抖动着圆耳朵,仰头看向仙女般的女孩。

    “哈哈,委屈了是吧?”女孩轻笑出声,学着平顺的样子,身后揉了下豹儿的头顶,“好啦好啦,知道你乖,放心吧,我不会让兰姨赶你们走的。”

    豹儿这才满意了些,收起脸上的委屈,继续绕着女孩转圈,摆明了十分喜欢她。

    平顺再次看傻了眼,如果之前豹儿表现亲昵是个例外,如今它居然愿意被别人揉头顶?

    他还记得平妮小时候非要揉豹儿的头,足足拉来一车的美食,也没摸到豹儿半根毛发。

    这到底怎么回事?

    “豹儿,真的是你么?”平顺弯下腰,捏了下豹儿的圆耳朵,打趣般轻声跟它耳语,“你要是被别人控制了,就冲我眨眨眼睛。”

    豹儿仰头看向平顺,老实不客气的冲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噗,”女孩被平顺的风度逗得笑弯了腰,“你是在怀疑它被我控制了?哈哈,我想,它应该是喜欢缭绕在我身上的香料味吧。”

    听女孩一说,平顺才注意到,自己离女孩近了,周围的空气都变得香甜起来,就像诱人食指大动的千层慕斯。

    女孩落落大方迎接平顺的注视,微微点头道,“我叫灵溪,跟兰姨住在这里已经十三年了。”

    “小姐,不要随便告诉别人你的名字。”兰姨小声提醒着,看向平顺的目光仍充斥着警惕。

    “好啦兰姨,你先去忙你的,我确定他们不会伤害我的。”灵溪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带着与生俱来的华贵。

    兰姨张张嘴想要再提醒两句,想到灵溪的吩咐,只好无奈摇头,“好吧,不过我要守在小姐身边,以防不测。”

    “没关系,只要你安心就好,我知道你是为了我的安全着想。”灵溪笑着点头应允,然后扭头看向平顺,语气里带着几分歉意,“抱歉,这里并没有什么出口,我在这里已经找了十三年,到现在还没找到出去的路。”

    “不可能,我们既然能进来,就一定可以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