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顺看着眼前宛如仙子般的女孩,一度怀疑自己是在梦里。

    或者,他就是掉入了虚无的梦?

    等梦醒来后,一切都会重归到现实,再也不会有什么迷雾丛林,什么螺旋树木。

    也不会有,眼前的竹屋,和令他恍神的女孩……

    这样的梦境,平顺突然有些不想醒来。

    或许,他应该自私些,让这场梦做得长一些?

    这样以后等梦醒后,至少他还能回忆起,眼前这个宛如兰花般秀雅高洁的女孩?

    哦,灵溪,刚才她自称灵溪,这可真是个好名字,像她本人这么秀美脱俗。

    平顺的心神转了好几转,冲灵溪露出抹堪比阳光的灿烂笑脸,“那么请问,我和我的豹儿可不可以暂时借住一个晚上,眼下天好像快黑了,等天亮后,我们再去找出去的路。”

    “痴心妄想,”兰姨立即不满怒哼了声,断然拒绝,“这里只有我和小姐两个,不方便让你们借住!”

    “兰姨,”灵溪温柔看向兰姨,微微摇头,“你不是常教导我,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么?”

    “那是针对知根知底的,”兰姨皱眉反驳,“你又不是不知道,这里奇怪的很,我们走了十三年都没能走出去,他们却突然出现了!”

    说着,兰姨不满瞪视着平顺,“尤其是他还带着只豹子,养这么大只猛兽,天知道他是个什么样品行的人哟。万一起了什么歹念,咱们……”

    “好啦,兰姨,这不还是有你保护我么?”灵溪握住兰姨的手,轻晃着撒娇,“再也没有谁比我更了解兰姨的了,你呀,最是嘴硬心软的。咱们就帮他们一回,反正有多余的空房间。”

    “不行!”兰姨拒绝的斩钉截铁,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我坚决不允许他们住到竹屋里来,小姐,你不要心肠那么软!这人心难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兰姨……”灵溪握着兰姨的手来回晃,软软拖着长音,“你是最善良最体贴的,一定会留他们下来的,对不对?”

    原本板着面孔的兰姨被晃了一会儿,无奈叹了口气,“唉,算我怕了你了。想要让我留他们下来也行,不能住竹屋,后面那间柴房,他们爱住不住。”

    “柴房?”灵溪脸上的表情有些错愕,“那里的条件,会不会有些太简陋?”

    “爱住不住,这已经是我能做出的最大的让步了。”兰姨坚持底线,保护灵溪的安危,早已经深深融入她的血液里。

    “没关系的,能有柴房住已经很不错了。”平顺笑呵呵点头,“谢谢兰姨肯收留我们。”

    “不用谢我,如果不是小姐的意思,我是绝对不会让你们留下来的。”兰姨说着,板着脸看向豹儿,“看好你这只豹子,要是敢搞破坏,立即赶你们出去!”

    豹儿仰着头跟兰姨对视,金黄色的瞳孔里明显带着不满。

    平顺轻拍了下豹儿的头,不想让它再多生是非。

    其实他并不是想住在竹屋里,以免不方便。

    至于住在哪里,根本就不是问题。

    “谢谢,我们就去住柴房,麻烦兰姨领路。”平顺始终笑得礼貌。

    兰姨板着的脸这才缓和了些,“跟我来吧。”

    灵溪跟在平顺身旁,轻声解释起来,“其实兰姨她人很好的,心底又善良。她这么做纯粹是为了保护我,你不要误会她。”

    “看得出来,刚才她将你护在身后,我就知道她是个尽心尽职的仆……”

    平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灵溪给打断了,“请你不要这么称呼,兰姨她不是仆人,是我唯一的亲人。”

    走在前面的兰姨闻声回头,看向灵溪时,原本严厉的眼神变得格外柔和。

    不过她并没有多说什么,而且领着平顺绕过大半个竹屋,然后指向简陋的柴房,“呐,今晚你和那头豹子,就睡在这里吧。”

    看着眼前低矮的柴房,平顺脸上并没有任何的不满,礼貌道谢了声,“谢谢。”

    “都说了不用谢我,”兰姨没好气地转身离开,临走前没忘了再次撂下句警告,“鉴于你的记性,我不得不再重申一遍,如果你们有任何捣蛋的迹象,必须立刻从这里离开,柴房也不给你们住。”

    平顺还没出声,豹儿已经不满地重重跺了下地面,尾巴也跟着不爽地猛摇。

    “放心吧,我们不会的。”平顺仍是和气说着,右手已经落在豹儿的头顶,不让它有不满的情绪。

    看到兰姨转身,灵溪无奈冲平顺笑了起来,“没办法,兰姨就是这么严肃的人,其实内心格外的柔、软。”

    “是的,谢谢你送我过来,”平顺跟着轻笑点头,突然想起了至今没见到的小白,顺口问道,“对了,请问你这些天见过一匹漂亮的白马么?”

    “白马?”灵溪的眼神明显有些讶然,愣怔了一会儿缓缓摇头,“没有,我和兰姨住在这里这么久,从来没见到过从外面来的人或者动物,你们是第一个。”

    “好吧,唉,”平顺几不可闻叹了口气,“相信只是时机未到,很快就会再见到小白的。”

    “小白?你的白马叫小白?”灵溪笑着出声,洒下一串清脆悦耳的铃音,“这个名字也太接地气了些吧?让我来猜猜,你这只豹子,该不会叫小豹吧?”

    平顺有些尴尬地摸了下高、挺的鼻梁,“没有,它叫豹儿。这些都是我小时候给它们起的名字,小孩子嘛,怎么简单怎么来。”

    “那你可真是幸福,有这么漂亮的豹子,”灵溪眼里流露出羡慕的光,“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那匹白马应该也非常漂亮吧?”

    提起小白,平顺登时精神抖擞起来,“没错,小白和豹儿一样通体雪白,而且更加高大,性格也格外的温顺。平时只要我给它一个信号,它听到就会立即出现在我的面前。”

    灵溪听的格外神往,漂亮的眸子晶亮不已,“听上去好棒,如果我能有机会见到那匹白马就好了。”

    “会有机会的,小白跟别的马不一样,只要你见到,就能立即认出,它是我的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