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7章 乖,别动…

    她紧张到都肩膀都缩了起来,甚至屏住了呼吸,准备等着掉入深潭的悲催结局。

    然而预想中的下跌比没有到来,灵溪只觉得自己的右手落入宽厚的大手内,然后就是一阵天晕地转。

    “安全了,你可以睁开眼睛。”

    平顺清朗的声音传来,隐隐带着抹藏好的调侃,“不愿意睁开眼睛也没事,至少恢复正常呼吸,免得缺氧昏厥过去。”

    灵溪慢半拍地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眼前近在咫尺的,是平顺那张帅气斐然的阳光笑脸。

    他们贴的实在是太近,离远了看,就像对紧密相拥的亲密恋人似得。

    灵溪甚至都可以听到平顺那强有力的心跳声,还有那几乎要将她整个人给包裹的厚重清爽男人味。

    过于亲密的接触,令灵溪的心悄然狂跳起来,几乎不能控制地快要跳出胸腔。

    她忍不住吞了下口水,仍是无法缓解那快要窒息的压迫感,下意识抽出右手,猛地推向平顺的胸膛,“谢谢,你离我远一点!”

    “小心!后面是深潭!”

    灵溪紧张到大脑一片空白,都忘了身后就是深潭。

    她这么一推,丝毫没有推动平顺,反而令自己朝深潭后跌了过去。

    好在平顺反应足够快,立即伸出手,及时揽住了灵溪纤细的腰身,抱着她旋转离开了潭边,站在了安全的地方。

    他心有余悸地看着怀里的灵溪,大手已经快过理智,轻轻刮了下灵溪秀气的鼻梁,“你呀,小心点,万一掉下去可怎么办?”

    这过分宠溺的语气,令灵溪瞬间红透了脸颊。

    她恼羞成怒,索性抡起粉拳,直接砸了平顺两下,然后快速后退到安全距离,“谢谢。”

    平顺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道歉的,心里好笑到不行。

    这可爱的丫头,果然是少见的娇俏率真呢!

    他眼神无限宠溺地看着仍满脸红云的灵溪,一本正经地点头,“唔,这样道谢的方式如果再多几次,估计我得考虑却看下医生。”

    灵溪听得满头雾水,“为什么要去看医生?”

    “当然要去了,”平顺夸张地摸着自己的心口处,“万一被捶出内伤可怎么办?总得在悲剧发生前,让罪魁祸首负责吧?”

    “你!”灵溪这才明白了平顺话里的意思,又好气又好笑,扬拳就像再给平顺一拳。

    不过拳头来到平顺心口处时,对上平顺那双过于晶亮的眼眸,她立即悻悻然收了回去,转身走向深潭,“算了,我懒得跟你斗嘴。”

    “哈哈哈哈,”平顺被灵溪可爱的举动逗得开怀大笑,亦步亦趋跟了过来,“好吧好吧,不开玩笑了,我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不用,我自己可以。”

    灵溪毫不犹豫地拒绝,精致的脸蛋看上去还有些气鼓鼓的。

    在她身侧的深潭内,已经浮上来四五条银色的圆鱼。

    平顺凭借着身高手长的优势,快速将那几条圆鱼捡起来,放进了灵溪之前搁在地上的布口袋,然后麻利系好用手拎着。

    “刚才是我不对,现在向你道歉。”平顺诚恳看向灵溪,“这些鱼就由我拎着好了,湿淋淋的免得弄脏了你的衣服。”

    见平顺坚持,灵溪也就没再说什么,傲娇扬起小下巴,自顾自往前走去。

    平顺心情大好地跟在后面,脚步都变得轻松起来。

    之前他还以为灵溪跟芙蓉的性格相似,都是温婉恬静的女孩。

    如今看来,他还真看走了眼.

    眼前走着的女孩,分明是只善于藏起锋利爪牙的小野猫嘛!

    不过,他喜欢。

    平顺喜滋滋追上灵溪,努力找着话题,想要逗她开心,“对了,这种圆鱼奇形怪状的,叫什么名字?”

    灵溪只顾着碎步快走,明显还有点余怒未消,“它啊,前世识人不明,投胎做了泡在冷水里的圆鱼,叫有眼无珠!”

    这可爱的回答差点令平顺失笑出声,无声笑着摇了下头,十分赞同地附和着,“那是,可不就是有眼无珠么!”

    灵溪这才消了些气,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平时她才不会因为莫名其妙的理由而生气发火呢。

    不过她也懒得细究,扭头看向平顺催促道,“快走吧,兰姨还等着我们回去做晚饭呢。”

    “好,”平顺清脆应声,脸上的笑容却瞬间凝固,眼睛死死盯着灵溪的身后,“你站在原地,不要动。”

    “为什么?”灵溪不解出声,下意识想要回头,却被平顺单手托住下巴,“别动,乖。”

    他的大手突然就钳制着她细腻的下巴,语气却该死的温柔,令灵溪楞在原地,心脏再次加速狂跳起来。

    “你……你到底想干嘛?”灵溪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软绵绵,红着小脸想要摆脱平顺的桎梏,“识相的就快点放开我,否则,否则我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嘘,闭上眼睛,或者只看着我,”平顺的眼睛仍死死盯住灵溪的背后,钳制住她下巴的大手力道却分毫未见。

    灵溪被平顺凝重的眼神吓到,越是不让看越是想回头,“我后面到底有什么?你不要吓唬我啊!”

    “乖,我发誓你不会想看到它。”平顺认真重审着,捏住灵溪小下巴的手纹丝不动。

    灵溪觉得自己后背的汗毛根根力气,森寒的冷气更是从脚跟直接蹿到了天灵盖儿。

    然而她的下巴被捏着动不了,只能努力转动眼睛,想用眼角的余光去看清楚。

    她费了好大功夫,才终于隐约看到,就在自己的右肩上,赫然有条五彩斑斓,毛绒绒的节肢动物的腿。

    不,那不是腿,而是锋利无比的尖端!

    灵溪甚至都能感受到,那乌漆嘛黑的尖端就近在咫尺。

    只要她微微做出过激的反应,那根可怕的针刺,就会毫不犹豫刺入她娇嫩的脖颈!

    刚才还满脸红晕的灵溪脸色瞬间惨白下来,“不会这么倒霉吧?居然遇上了这东西?”平顺锐利的目光死死盯视着那只悬挂在半空中的怪物,它就像只悬丝等待捕获猎物的巨型蜘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