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8章 遭遇毒蜘蛛的袭击…

    它浑身五彩斑斓,圆润的身体毛绒绒的,身侧长满了利爪,貌似比蜘蛛还要多两条腿。

    其中一条腿悄无声息垂在了灵溪的身侧,微端的针刺已经曲成了九十度,似乎随时都会展开袭击。

    平顺暗暗懊恼自己大意了,他之前听灵溪说和兰姨安然无恙住在这里十三年,附近应该没有什么危险的东西。

    这才导致差点着了这只蜘蛛怪的道儿,如果不是他发现不对,很可能下一秒灵溪就已经成为了它的猎物!

    “不要怕,有我在,”平顺轻声安抚着赤白着脸色的灵溪,“你现在只需要告诉我,这个怪物叫什么,有什么特点。”

    灵溪快速深呼吸了两下,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这才快速说道,“这是影蛛,我也很少见到,它们喜欢圈地盘捕猎,只要闯入它们划定范围内的,都是它看中的猎物。”

    “哼,捕猎?”平顺不屑冷哼了声,“这种低级的生物,自以为画下几道痕迹就是它的底盘,也得先问问我答不答应!”

    说着,他压低了声音,冲灵溪说道,“听到我说跑,你就毫不犹豫地跑开,半秒都不要迟疑。”

    “不,”灵溪下意识想要摇头,却发现动不了,这才慢半拍想到,自己的下巴还被平顺给捏着,“是我们闯进了它的地盘,逃跑只会激怒它。”

    “难道乖乖留下来,被它给吃掉?”平顺自信扬起唇角,断喝一声,“跑!”

    灵溪的动作快过思想,按照平顺的吼声快速跑走。

    她刚跑了几步,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样不对,怎么能独自逃开呢?

    “不行,我不能……”

    灵溪喊着转身,眼睛瞬间瞪大,下巴惊愕地几乎要掉下来。

    在她身后,那只斑斓的大蜘蛛已经从树上跳了下来,挥舞着其余的几根利爪,朝着平顺刺了过去。

    而它其中的一根利爪,就是刚才贴近灵溪右肩的那只,正被平顺死死捏在手里。

    “小心啊!”

    灵溪紧张喊着,提醒平顺,“兰姨说这些影蛛是有毒的,千万别让它划伤你!”

    “那也得看它有没有这个本事!”平顺浑然不惧,单手死死捏住那只利爪,在影蛛其余利爪的攻击中腾挪躲闪。

    他轻盈灵活的身姿,就像不羁的雄鹰,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飘逸有型。

    灵溪看得差点入迷,她之前跟着兰姨住在这里,碰到影蛛都是远远避开,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敢正面跟可怕的影蛛打斗。

    尤其是眼前这只影蛛,个头和身形比平顺那头猎豹还要大!

    豹子,对了,平顺还有头豹子!

    说不定它能帮上忙!

    灵溪瞬间福心灵至,拢手冲在影蛛利爪包围中的平顺喊道,“这样下去不行,小心被伤到,你还是快叫你那只豹儿来帮忙吧!”

    “不用,”平顺轻松摇头,“刚才只是热身运动罢了,现在,该我出手了!”

    说着,他手上一个用力,笑得格外自信,“断!”

    “咔嚓!”

    清晰无比的碎裂声传来,那只影蛛看上去刚硬无比的利爪,竟然被平顺硬生生给折断!

    “嘶——!”

    比豹儿还要大两倍的影蛛明显没有吃过这种亏,痛到嘴里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声,其余的利爪加快了攻势,恨不得将平顺给撕扯碎片解恨!

    然而它心里恨透了平顺,疯狂的举止在平顺看来却格外的弱。

    那些长满绒毛的利爪错,交织挥舞着,平顺游刃有余穿梭其中,时不时捏住一只刺向他身体的利爪。

    “咔嚓!”

    “啪!”

    “咯噔!”

    随着平顺的动作,那些渗人的肢节硬是被硬生生拗断。

    刚才还长着十条腿的影蛛,逐渐剩下了九条、八条、七条……

    到最后,随着平顺一个帅气的前空翻,原先手里握着的那些影蛛断爪被他巧妙投掷在地上,居然摆出了个小小的心形。

    灵溪认真查了查,“一根,两根,三根……”

    她还没查好,平顺身后那只原本还张牙舞爪的影蛛,就像失去支撑的大厦似得,轰然倒塌在地。

    “八根,九根,十根?”灵溪不敢置信地看向平顺,“天呐,你拗断了它所有的腿?”

    “当然,”平顺轻松地点头,“总该让它知道知道,这是谁的底盘。”

    “嘶——嘶嘶——”

    在平顺的身后,那只失去十条腿的影蛛凄厉鸣叫着,怨毒的小眼睛死死盯视着平顺。

    如果动物能开口说话的话,它此时肯定已经十分不客气地慰问了平顺的十八代祖宗了吧?

    灵溪看了眼渗人的影蛛,低声催促平顺,“我们还是快点走吧,等下它万一召唤同伴过来,那可就糟了。”

    “怕什么?来一个小爷打一个,来两个小爷打一双!”平顺意气风发,帅气仰头,“它们聪明了就躲远远的,否则我肯定让它们后悔遇见我!”

    在自己心动女孩的面前,情窦初开的平顺尽情展示着自己的雄性风采,就像开屏的孔雀似得,臭美到不行。

    灵溪眼里多了抹崇拜,不过仍是催着平顺跟着他快步离开。

    她对这些影蛛了解的也不多,平时出去身上都带着驱虫的香料。

    今天大意忘了带,就差点着了这只影蛛的道。

    这会儿得赶紧回去告诉兰姨,免得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

    在灵溪的催促下,平顺拎着鱼,悠哉踱步走回了竹屋。

    他弄来水清理那些长相怪异的圆鱼,就听到竹屋内响起了兰姨怒冲冲的质问声,“什么?你们只是折断了那只影蛛的腿?并没有杀死它?”

    “是的兰姨,我是想告诉你遇到影蛛的事,就匆忙赶回来了。”灵溪在屋里小声解释着。

    “糊涂啊!糊涂!我平时是怎么叮嘱你的?你怎么能犯这种错误?!”

    兰姨明显动了怒,声音高的令平顺皱起眉头。

    他都不用去看,就已经想象到了灵溪被兰姨训斥到低下头的委屈模样。

    这样的场景令平顺心头怒火上扬,索性放下正在清洗的鱼,三两步来到竹屋门前。“一人做事一人当,那只什么影蛛是我杀的,你想骂人就骂我,跟灵溪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