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9章 平顺大战影蛛(1)平顺朗声替灵溪辩解着,话音未落,兰姨已经气冲冲从屋里走了出来,“一人做事一人当?你知道你自己做了什么蠢事么?那些影蛛是群居的,你遇上一只不杀死它,反而

    折断它的腿羞辱,就等着它们倾巢而出的报复吧!”

    看着兰姨黑沉沉的脸,平顺不屑冷声,“有什么可害怕的,就算它们全来,小爷也不怕!”

    “是,你厉害,你不怕!”兰姨被气得直跺脚,“可我们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你能保证在对付那些倾巢而出的影蛛时,保证我们不受到任何伤害么!”

    兰姨的质问声就像一记响亮的耳光,重重打在了平顺的脸上。

    他刚才只顾着在灵溪面前秀自己的能力,居然没想到这点。

    那只影蛛如果真的像兰姨说的那样是群居的,留它活着,确实是个后患!

    “我现在就去结果了它!”

    平顺说完,人已经快步朝着之前遭遇影蛛的地方奔去。“唉,”兰姨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摇头,扭头看向灵溪谆谆善诱,“小姐,我之前就说过,防人之人不可无,这样的人,你刚开始就不应该收留他。今天他埋下了祸根,恐怕以

    后咱们都没有什么安宁的日子可以过了。”

    灵溪轻咬了下唇,努力为平顺辩解,“兰姨,他并不知道影蛛的习性,就连我也是一知半解的。而且他也是想要救我,是我无意中闯到了影蛛划好的底盘,不然……”“好了小姐,你不要解释了,”兰姨阻止灵溪再说下去,“不管原因是什么,我也懒得知道。现在只希望他能顺利了结了那只还活着的影蛛,不要给我们带来灾难。等明天天

    亮后,他必须带着那只豹子离开。”

    说完,兰姨就摇头走回竹屋,背影说不出的凝重。

    灵溪目送兰姨走回去,忍不住转身看向平顺离开的方向,犹豫了两秒,迈开步子跟着追了过去。

    等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之前遭遇影蛛的地方,发现那里已经是空荡荡的一片。

    别说是影蛛,就连之前被平顺折断下来的那十根利爪,也全部不见了。

    如果不是还留在地上组成心形的那些坑印,灵溪甚至都以为,刚才的那场惊心动魄并没有发生过。

    “那只影蛛,真的像兰姨说的那样,被它的同伴救回去了?”

    灵溪低头看着那抹浅浅坑痕组成的心形,心里忐忑起来,“如果它的同伴真的倾巢而出,该怎么办呢?”“不用担心,有我在呢。祸是我闯出来的,所有的后果我都会一力承担!”平顺拍着胸膛保证,脸上的表情格外认真,“不管是影蛛还是影蛛群,它们都别想伤害到你和兰姨

    !”

    他从来就不是轻浮孟浪的人,今天这折断那只止住也是因为有足够对付它的自信。

    只是到底是没提前摸透影蛛群居的习性,不然当时他就斩草除根了。

    不过既然已经造成了隐患,平顺也不打断逃避。

    无论群起攻之的影蛛有多可怕,他都会战斗到底,保护好无辜受到牵连的灵溪和兰姨。

    灵溪仰头看向平顺,心里的那股忐忑瞬间消失到无影无踪。

    她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就是下意识觉得,只要是平顺说过的话,都能够兑现。

    无论即将面对的处境有多么的艰险,这个大男孩都会兑现他承诺过的话,保护好她和兰姨。

    “嗯!”

    灵溪重重点头,眼里写满了信任。

    哪怕她刚刚认识平顺还没有半天,可是这份信任确实那么的理所当然,深厚到仿佛早已经历经了千万年似得。

    “走吧,我们回去,”平顺依旧笑得阳光,“但愿等下兰姨能少骂我两句,不要影响晚上吃鱼。”

    两人很快朝竹屋走去,一路上灵溪微垂着脸颊,很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平顺有心想要安抚两句,不过想到祸是自己闯出来的,唯有摆平风波才有真正的说服力。

    他们无声走了段距离,人还没走到竹屋前,远远就看到兰姨脚步匆匆迎了上来。

    “怎么样呢小姐?那只影蛛杀死了没有?”

    兰姨急切问着,灵溪本来就微垂的头更低了,难为情地绞着手指,“我们……我们没看到那只影蛛……”

    “那就是被它给逃了?”兰姨的脸色瞬间惨白,急得直跺脚,“这下可糟了,它们肯定会过来展开报复的!”

    “不怕,我来保护……”

    “不用你保护,”兰姨的脸阴沉的厉害,“你现在赶紧离开这里,影蛛自然会追着你的味道过去,不要留在这里拖累我们!”

    灵溪觉得兰姨的话太不近人情,轻轻拉扯了下她的衣袖,“兰姨,平顺是为了救我才跟影蛛遭遇上的,我们不能这样。”兰姨却强势地摇头,断然拒绝了灵溪的话,“小姐,我活着的所有价值就是为了保护你。其他人的生死跟我无关,而且他有头豹子,真跑起来,甩掉那些影蛛的希望很大,

    不见得就会有危险。”

    “可是……”灵溪还没想到反驳的理由,平顺已经十分认真地点头,“我认为兰姨的话很有道理,那些大蜘蛛再厉害,也不见得能跑赢豹儿。就是我担心那些影蛛发了狠,连着竹屋一起

    围起来……”

    “哼,不想走就直说,何必找这些冠冕堂皇的借口呢?”兰姨眼神不善地瞪视着平顺,“祸是你闯出来的,希望你能像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别拖累任何人!”

    “兰姨,拜托你不要这样敌视平顺,他并没有什么恶意的。”

    灵溪窘迫的厉害,无法、理解平日里和善的兰姨,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不近人情。

    如果不是平顺出手及时,说不定此时的她已经成为了影蛛的腹中餐,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

    按理说兰姨还要好好谢谢平顺,灵溪不明白,她怎么那么着急想要赶他离开。灵溪急得脸都红了,平顺不忍心见她为难,连忙轻声安抚,“没关系的,兰姨说的并没有错,你完全不用为我们担心。等我甩开那些影蛛,再过来跟你汇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