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0章 平顺大战影蛛(2)

    说着,平顺掏出脖子里带着的那枚骨哨,准备将豹儿喊过来。

    他现在最希望灵溪安然无事,完全不介意自己当成诱饵,引开那些很可能会展开疯狂报复的影蛛群。

    只是平顺的骨哨刚掏出来,还没来得及送到嘴边,就看到豹儿已经宛如流星般跃纵到自己身边。

    “豹儿,你猜到我要喊你?”平顺惊喜出声,下一秒脸色却冷沉下来。

    因为他看到此刻的豹儿全身汗毛倒竖,金黄色的瞳孔圆睁着,分明是十足的戒备状态。

    平日里豹儿都十分温顺跟在他的身旁,一旦出现这种状况,就证明危险已经悄然来袭。

    “豹儿,你是不是预测到了什么危险?”平顺眉头微皱,低声问着。

    豹儿却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绕着平顺转起圈来,紧绷的身体看上去就像一张拉满了的弓弦。

    平顺的眉头越皱越紧,这些年来豹儿跟着他,不是没有遇到过危险状况,不过哪一次都没有像这次似得紧张。

    看来,这次将要遭遇的危险,将会十分棘手。

    “豹儿,无论即将到来的是什么,都难不倒我们。”

    平顺微弯身体,右手理着豹儿身上倒竖的毛发,语气格外郑重地承诺着。

    不知道豹儿是听懂了平顺的话,还是因为平顺的安抚,它刚才还紧绷着的身体终于松弛下来,用脑袋蹭着平顺的手掌心。

    “好啦,天色也不早了,没什么事的话,你们可以走了。”

    兰姨板着脸下逐客令,语气带着明显的急躁。

    她照顾了灵溪多年,绝对不允许这座竹屋旁有任何危机和隐患,威慑到灵溪的安全!

    说她不近人情也好,说她冷漠自私也罢,她都不在乎。

    就像十三年前那样,她从来不会在意任何人的目光!

    “兰姨,”灵溪生怕兰姨真的把平顺和豹儿赶走,软着嗓子使出了杀手锏,“马上天就彻底黑了,他们如果真的遭遇了那些影蛛群,该有多危险。”

    “那是他们命该如此,谁也没有办法。”兰姨根本不为所动,目光冷漠看向平顺,“请吧!”

    “放心,我肯定会走,还请兰姨多照顾灵溪,别让她……”

    不等平顺说完,兰姨已经不客气地挥手,“这些还用你说?快走吧!”

    平顺大度的无声点头,一个利落地翻身,直接跨到豹儿的身上,“豹儿,我们走!”

    “兰姨……”灵溪见小声求饶无效,只好故作生气地板起脸,“你真要赶他走的话,干脆把我也赶走好了!”

    “小姐,他们在这儿多待上一刻,危险就会多加一重,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苦心呢?”兰姨深深叹了口气,语气十分地无奈,“之前无论你要去做什么,我都不会反对,只要你开心就好。不过今天不行,那些影蛛群太可怖,我绝对不允许你被置身在危险之中

    !”

    “可是如果他们离开后,影蛛群仍不肯放过我,还会围过来攻击呢?”

    见兰姨执念深重,灵溪索性说出最坏的设想,“他们在这儿咱们好歹还有个帮手,如果他们离开后,那些影蛛群围起竹屋,我们该怎么脱身?”

    “小姐!”

    兰姨正想跟灵溪争辩,刚准备脱口而出的话却瞬间定格,视线惊恐地看着远处,似乎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似得。

    灵溪下意识跟着看过去,不由倒抽一口冷气。

    只见她的视线前方,平顺挺直脊梁坐在那只漂亮的雪豹身上,宛如横刀立马的大将军似得。

    他们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驻足停在原地。

    因为他们目力所及的地方,密密麻麻的影蛛群像五彩斑斓的潮水般涌来。

    “沙沙,沙沙沙。”

    那些影蛛们本来就长得格外硕大,如今成群结队涌过来,森然的节肢长脚划过地面,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沙沙声。

    而且不只是单一的沙沙声,还夹杂着尖锐的杂音,就像划过毛玻璃的长指甲,听得人不寒而栗。

    面对这可怖的场面,平顺脸上没有任何畏惧。

    他平静直视着逐渐逼近的影蛛群,知道这些冷血的东西,锚定主意是想要吞并掉整座竹屋!

    今晚,必须拼个你死我活!

    “看来,只有放手一搏了。”平顺低声说着,右手轻轻拂过豹儿脖颈上柔顺的皮毛,“豹儿,你最懂我的心,肯定知道我此刻想的是什么。”

    豹儿前爪重重刨地,扬起的灰尘就像在回应平顺的话似得。

    “那好,一切就交给你了!”平顺帅气无比地一个前空翻,稳稳落在豹儿前方。

    他的脊背格外笔挺,目光沉静直视着逐渐逼近的影蛛群,头也不回地叮嘱豹儿,“照顾好她,我一定会安然无恙地找到你们!”

    说完,平顺就狠狠捏紧拳头,朝着那群森然可怖的影蛛群冲了过去!

    既然已经没有了退路,那就干脆迎难而上!

    主意已定后,平顺分秒都没有耽误,就像脱膛而出的炮弹般,朝着不断逼近的影蛛群冲去!

    而原本站在他身后的豹儿也没闲着,掉头朝着跟平顺相反的地方奔去。

    它借着敏捷的身形,只用了两秒钟就到了灵溪身边,直接咬住灵溪身上的衣裙,把她甩在了自己的背上。

    “啊!”

    没防备的灵溪惊呼出声,下意识弯腰抱住豹儿的脖颈,连声问道,“豹儿,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豹儿也不答话,驮着灵溪就全力往那道被迷雾笼罩的森林里冲。

    灵溪弯腰搂着豹儿,身上的白色衣裙被风吹得猎猎作响,就像跨坐神兽下凡的九天玄女一般。

    “豹儿,快停下来,我们不能把平顺丢在那儿!他有危险,我们要回去救他!”

    眼看着豹儿驮着自己朝密、林里冲,灵溪终于明白了它的意思。

    她贴近豹儿的耳朵大声喊着,想让豹儿停下来,转回头去帮助平顺。

    然而豹儿就像没听到似得,只顾着驮着灵溪,继续纵跃狂奔着。

    兰姨刚才着实被豹儿的动作给吓了一跳,她还以为豹儿是来伤害灵溪的。直到看到灵溪被那只豹子驮着朝密、林奔去,心里才总算放心地舒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