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3章 竹屋被毁…

    兰姨敷衍着点头,心里彻底松了口气。

    她就说嘛,再怎样,那只豹子也不可能是她们部族奉为神明的雪神,应该就只是皮毛相像而已。

    再说了,他们部族的神明早已经殒世多年,这只分明还在壮年期,根本不可能是它!

    平顺并没有注意到兰姨如释重负的表情,而是认真聆听着夜里的动静。

    只要豹儿听到他的骨笛声,就一定回给他回应的!

    果然,豹儿并没有让平顺失望太久,他只耐心等了一小会儿,就听到东北方传来声猎豹的吼声。

    “吼——!”

    “在那边,我们快过去。”

    平顺指了下方向,没忘了用骨笛传递信息给豹儿:我们马上过去,藏好别暴露。

    兰姨跟着平顺朝着东北方走去,狐疑问道:“你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当然不会,这可是我跟豹儿常玩的游戏。”平顺自信地拍着胸口,“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顺利找到他们的。”

    而事情也像平顺所承诺的那样,他在昏暗的夜色里带着兰姨穿行在奇怪的螺旋森林里,脚步轻盈又自信。

    很快,他就停下脚步,“到了,豹儿,出来吧。”

    “这哪儿有什么豹子?只有一棵棵令人迷失方向的簧树罢了!”兰姨看了眼空荡荡的四周,语气不满起来,“哼!你是不是在耍我?!”

    没等平顺回答,树上就传来道熟悉的声音,“兰姨!”

    说着,就有人从树上跳下,直接朝着兰姨扑去。

    袭来的风声令兰姨警惕摆出攻击的姿势,却在看清来人后及时收回,改为敞开接纳的怀抱。

    “小姐,真的是你!”

    “兰姨!你没事吧?”

    从未分开的主仆俩拥抱着互相打量对方,生怕会看到对方受伤。

    兰姨此时无比清晰夜色晦暗,不然她真怕自己那满身血腥会吓到灵溪。

    哪怕那些血迹已经干透了,兰姨仍不想纯洁如莲花的灵溪被那些污浊给吓到。

    “太好了兰姨,你真的没事,我刚才担心死了。”

    灵溪确认兰姨身上没伤,这才放心舒了口气,转头看向平顺,真诚道谢,“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

    “没关系,举手之劳罢了。”平顺谦和推辞,并没有因为自己被心仪的女孩夸奖而沾沾自喜。

    他目光柔和地看着灵溪,视线并没有因为光线不好有任何的阻碍。

    在这片弥漫着粉红色雾气的密、林内,一身洁白衣裙的灵溪就像翱翔在林间的精灵似得。无论是动作还是脸上独特的小表情,都格外牵动着平顺的心。

    兰姨虽然没有平顺那么好的视力,却也敏锐感觉到了平顺的注视。

    她最怕的就是这个,当年血色的教训告诉她,男人根本就是穿肠毒药!

    没有男人的负累,女人可以活成张扬的女王;一旦被男人的糖衣炮弹所击中,下场将会是她的大小姐那么凄惨!

    这就是兰姨不停想要催促平顺离开的根本原因,她一百个不愿灵溪步入大小姐的覆辙,被所谓的爱情早早埋葬!

    因此,兰姨十分蛮横地挡在了灵溪面前,切断了平顺投过来的灼热视线,然后握着灵溪的手,“走,小姐,我们要换个地方去住了。”

    “因为我们的竹屋被烧了,是么?”

    灵溪刚才已经看到了冲天的火光,心里猜到着火的必定是竹屋无疑。

    “嗯,”兰姨点点头,“没关系的,烧了还可以重建,这个还难不倒我。”

    “还有我,我也可以帮你们重建竹屋。”

    平顺认真拍着胸口承诺,灵溪刚想笑着点头答应,兰姨再次不合时宜挡在两人面前。

    她眼神不善地看向平顺,“不需要你帮我们搭建竹屋,你只需要离我们远远的,不要带给我们危险就行。”

    这句话把平顺给噎得僵住笑,讪讪挠了下后脑勺,“我真不是有意去招惹那些影蛛的,兰姨,可以不总提这件糗事么?”

    “是啊兰姨,他都把咱们从那群影蛛手里救出来了。”灵溪笑得可爱,“你就不要总是翻旧账,算了算了哦,兰姨最大气豪爽了。”

    兰姨伸手轻戳了下灵溪的额头,“你这个小鬼灵精,专门说些讨巧的话。”

    她的目光中带着慈爱,俨然就是灵溪的妈咪一般。

    其实这十三年的相依为命间,兰姨早已经不知觉的,将灵溪当成了自己亲生的女儿。

    而灵溪对她的依赖,也令她最为受用。

    所以每次只要灵溪撒撒娇,兰姨就算有再大的火气,也都瞬间消散个七八。

    “呐,说好了不生气哈,不然会变老的。”灵溪嘟着唇撒娇,然后笑盈盈看向平顺,“还有你,以后可不能再鲁莽,不然我们的新竹屋估计又要被破坏了。”

    虽然夜色格外黯淡,但是灵溪脸上的笑却格外的灿烂,看得平顺愣了神,心跟着差点漏跳了一拍。

    他整个人都陷入在那明媚的笑脸中,心儿突突突狂跳着,无比懊恼刚才没有及时掏出手机,把那绝美的笑容定格留存下来。

    平顺直视的目光太专注,很快被灵溪发现,娇嫩的唇还保持着微嘟的状态,勇敢直视着平顺的目光。

    他们一个目光大胆,蕴藏着欣赏和喜爱;一个含羞带怯,就像羞答答即将悄然开放的红玫瑰。

    这两道目光焦灼着,蜜糖般互相缠绕,完美诠释着什么叫做一眼万年。

    在此时此刻,周围的一切全都隐形不见,只剩下默默对视着的,两个情窦初开的年轻人。

    他们就这样无声对视着,全然已经忘了空间和时间。

    “咳!”

    兰姨敏锐发现了空气中跃动着的小粉红,重重咳嗽了声,将看痴了目光的两人震醒。

    “快走吧,这里可不是什么好的藏身处,那些影蛛随时可能会追上来。”

    兰姨说着,眼神不善地剜了平顺一眼,“咱们就此分道扬镳,不准再追过来!”

    平顺却苦笑起来,“看来不同行都不行了,那些要命的影蛛群,又追上了。”他说话的瞬间,这片密、林内骤然响起了有节奏的沙沙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