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8章 我们一定能走出去…

    “不会的。”平顺也稍稍有些疲累,坐在礁石上凝望着灵溪,“你放心,只要有我在,就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哗啦!”

    兰姨从海水中蹒跚爬上礁石,累得直接躺在平顺和灵溪的中间,用身体将他们对视的目光给切断,“还是先养好体力,然后再想想怎么离开这里吧。”

    平顺和灵溪无声同意兰姨的话,都跟着躺下来,闭目养神补充体力。

    就连豹儿也跟着盘卧在礁石上,暂时闭上了眼睛。

    他们一路被影蛛群追着,又从潭水中来到海上,折腾地体力都困乏的厉害。

    周围的浪花不时拍打着礁石,发出的声音格外的悦耳,宛如奏响的催眠曲,逐渐哄睡了身心疲惫的三人一豹。

    而海上的天色,也由初时的昏暗变得漆黑一片,然后斗转星移,东方隐约露出了鱼肚白。

    平顺第一个养足精神醒来,站在礁石上极目远眺。

    不过眼前的情况并没有比海里好些,四周仍旧是一望无际的大海,甚至连块可以歇脚的礁石都没有。

    灵溪跟着悠悠醒来,睡了一觉后精神显然恢复了许多。

    她仰头看到正在远眺的平顺,轻声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发现?”

    “你醒了?要不要再多睡一会儿?”平顺关切问着,目光仍在扫视四周,“暂时还没有什么发现,周围连块礁石都没有。”

    灵溪漂亮的小脸瞬间垮下来,无助地双手托腮,“我们好不容易才从那里逃生出来,最后却要被困死在海面上么?”

    说着,她微微叹息了声,皙白的小手随意摸索到礁石上的石头,失望地丢了出去。

    碎石落入大海,转眼不见了踪影,灵溪脸上的表情始终闷闷不乐。

    平顺小心跨过仍睡着的兰姨,坐在灵溪身旁,“不要灰心,总会有出路的。或许会有轮船路过,搭载我们一程呢。”他的乐观感染到了灵溪,郁郁不快的小脸明亮了不少,不过很快又犯愁地微皱起秀眉,“就算脱困了又怎样?除了住了十三年的迷雾谷林,我真不知道还能和兰姨去哪里。

    ”

    “放心,只要我在,就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平顺认真承诺着,随口问道,“对了,你们怎么会一直住在那个奇怪的地方?”

    灵溪想了想,轻轻摇头,“之前怎么到的迷雾谷林,我自己也不记得了。只是听兰姨说,我们是被人从悬崖上丢下去,侥幸活了下来。”

    平顺立即沉下脸,“被人从悬崖上丢下去?什么人这么冷血?”“我也不记得了,”灵溪仍是摇头,“我完全没有以前的记忆,醒来后就是兰姨在照顾我。你别看她说话冷冰冰的,但是心肠真的很好很好。这些年来,多亏了兰姨照顾,不

    然我可能早就冻死或者饿死了。”

    灵溪并没有说谎,她在迷雾谷林的这十三年来,兰姨始终在尽心尽职地照顾着她。

    而她对于自己的过往,根本毫无记忆。

    小时候她会哭闹着向兰姨要爹地和妈咪,每一次都会惹得兰姨大哭一场。

    随着年龄慢慢长大,灵溪才明白兰姨是在伤心,就再也没有追问过自己的身世。

    如今她很庆幸能够和兰姨离开那片孤寂的迷雾谷林,可是外面的世界,真的就安全么?

    她们还会不会遇到,当年凶残将她们丢下悬崖的那帮人呢?

    平顺完全理解灵溪的担忧,他伸手握住灵溪的手,对着浩瀚的海面许下承诺,“你放心,是我把你从里面带出来的。以后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我都会帮你解决。”“谢谢,”灵溪弯唇笑起来,眉宇间仍拢着淡淡的惆怅,“兰姨说这世上就没有不散的宴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我们终究是要分开的。未来怎样,还要靠我自己去走

    。”

    虽然灵溪看上去单薄瘦弱,内心却绝对不孱弱。

    哪怕明知道外面危机四伏,并不比迷雾谷林里的影蛛群安全多少。

    不过她仍是对未来充满着向往,心里甚至有些小小的期盼:或许这样,她就可以弄清楚自己的过去,甚至还有可能找到自己爹地和妈咪!

    就是这一切的未知,都需要她离开眼前无边无际的大海,才会生出无线的可能。

    灵溪想着,蔚蓝的眼眸变得清朗又自信,侧脸望向平顺,“我们一定能走出大海的,对不对?”

    “嗯!”看着这张朝气蓬勃的俏脸,平顺重重点头,“我们一定能走出去!”

    两人的目光对视撞在一起,周边的海浪声似乎在打着某种粉红色的小节拍,连带着海风都温柔了许多。

    就在他们越望越近时,兰姨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她一眼就看到气氛不太对的灵溪和平顺,连忙站起来来到灵溪身边,直接挡住了平顺的视线。

    却确定自己完全切断了平顺和灵溪的凝视,兰姨这才低声问向灵溪,“小姐,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的?”

    经过昨晚的一番折腾大逃亡,又在水里游了那么久,兰姨还真担心灵溪的身体会承受不住。

    “我还好,兰姨,不用担心。”灵溪正说着,眼睛却惊恐看向兰姨身后的海面,“那……那是什么?”

    她的视线变得惊恐起来,平顺和兰姨闻声看去,只见在远处有道银光闪闪的三角旗帜,露出水面急速朝这边冲过来!

    “是鲨鱼!”

    平顺第一个反应过来,立即迈步挡在灵溪身前,“快!躲到我身后!”

    不是平顺紧张,而是鲨鱼有着锋利的牙齿和令人毛骨悚然的咬合力,不得不严阵以待。

    尤其是鲨鱼经常群体出动,再加上嗜血的疯狂,都绝对不能小视!

    灵溪对鲨鱼并不了解,她只是刚才看到那面好像旗帜一样的东西速度太快,才惊呼出声的。

    如今看到平顺严阵以待的模样,隐约猜到,眼前即将游过来的鲨鱼,貌似比影蛛还要可怕。兰姨也知道眼前的情况十分棘手,跟平顺并肩而立,牢牢挡住了灵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