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9章 遭遇鲨鱼群围攻…

    虽然她戒备着平顺,此时却有着和平顺一样的信念,那就是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灵溪!

    鲨鱼的速度十分快,转眼已经闪电般来到了礁石前方。

    它不但没有放缓速度,反而重重撞了过来。

    “咚!”

    在巨大的冲击力下,礁石狠狠被撼动,发出震天的声响。

    而站在礁石上的众人,跟着摇晃起来,差点被甩出海面。

    “它想把我们撞下去!”平顺站稳身形,牢牢抓紧灵溪的手,“别怕,站稳了,它没办法到礁石上来!”

    然而眼前的形势越来越不利,因为站稳后的两人震惊发现,远处又多了十几条银白色的三角形旗帜,那是鲨鱼的鱼鳍!

    眼看着飞速游来的,那道道宛如剃刀般锋利的银色背鳍。

    以及在水中浮沉的森冷黑白相间的眼睛,浅灰色的背,纯白色的肚腹……

    平顺这才意识到,他们并不是遇到了一条鲨鱼,而是遭遇了凶狠的鲨鱼群!

    鲨鱼素有海中恶狼,海中恶霸之城的绰号,每每出现必定令人色变心惊。

    之所以这么可怖,是因为鲨鱼拥有纺锥体型,游速相当的快。

    而且它还拥有着最为灵敏的嗅觉,千米外就能闻到受伤的人或海洋动物。

    尤其是鲨鱼那独特的牙齿,锋利无比,能轻而易举咬断手指粗的电缆。

    平常鲨鱼是不会主动袭击人类的,除非人类进入了鲨鱼的活动范围,干扰了它们的生活。

    或者是一些翻船事故后,海水中有血迹晕染,就会吸引鲨鱼的疯狂围攻。

    现在这些鲨鱼群突然现身,难道是他们三人中有人受了伤?

    平顺立即低声询问起来,“是不是谁受了伤?”

    灵犀立即摇头,“没有,我并没有受伤。”

    “是我,”兰姨低声应了句,“在潭水里时我被影蛛抓了下,估计是那时的伤口渗出的血迹,吸引了这些鲨鱼。”

    面对穷凶极恶的鲨鱼群,显然就连素来淡定的兰姨,也是一筹莫展的。

    她说着卷起左臂的衣袖,那里赫然有处长长的伤口,周围有些泛黑不说,破损处仍旧没有结痂。

    “兰姨,你居然受了伤,刚才不告诉我?”灵溪顿时自责不已,她居然一直都没有,真是太不应该了!

    “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什么,”兰姨不在乎地摇了摇头,“只是我没想到的是,居然会把鲨鱼给引来。它们可是比影蛛群还要难对付的,看来咱们今天运气很不好。”

    “难对付也要对付!”平顺语气低沉,目光炯炯直视前方,摆出迎战的姿势,“只要它们敢来,我就敢揍得它们爹妈都不认识!”

    随着平顺话音的落下,刚才那只领头的大白鲨,已经再次朝着礁石冲了过来。

    这一次,它冲得特别快,似乎铆足了劲儿,想要掀翻供三人落脚的礁石似的。

    平顺紧盯着这头大白鲨的一举一动,目光死死锁定在它身上,没有半点要退后的意思。

    眼看着那头大白鲨越来越近,速度也越来越快,平顺的拳头已经攥紧,蓄势以待!

    在大白鲨即将撞上礁石的那一刻,平顺瞅准它的鼻子猛地砸了过去。

    “砰!”

    随着闷响声,大白鲨的鼻子瞬间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不说,整个庞大的身子也被力量强悍的平顺,给捶得凌空飞起!

    这条悲催的大白鲨一直飞到了三米开外,这才失重坠入海面,溅起大片大片的浪花。

    原本紧跟在它后面的鲨鱼群见此情形,刚才还如闪电般游过来的身形瞬间停滞,似乎在进行着某种无声的交流。

    平顺并没有因为这一拳的成功而沾沾自喜,而是活动了下脖子,换了个姿势等待更多准备冲过来的大白鲨。

    灵溪和兰姨震惊到当场说不出话来,她们怎么都想不到,平顺居然有着这么大的力气!

    要知道刚才被垂飞的,可是海中的恶霸啊!

    她们的惊呼声还没来得及从喉咙里溢出来,就看到那十几只鲨鱼突然掉转方向,朝着坠入海中的那只鲨鱼游了过去。

    因为距离有些远,她们并没有看清楚这些鲨鱼们在做什么。

    只是隐约地看到,海面上渐渐浮现了一圈圈瘆人的血红,晕染了大片的海面。

    “这是……”灵溪迟疑出声,仍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那些鲨鱼群,是在撕咬自己的同伴?”“没错,就是你猜的那样。”平顺赞同着微微点头,“海中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这些鲨鱼一生追逐的就是血腥味。无论是自己同类的,还是别的猎物身上的,都会令它们彻

    底疯狂。”

    灵溪远眺着那些仍在撕咬同类的鲨鱼群,心中突然有种说不出的唏嘘。

    同类相残,应该是世间最大的悲剧吧?

    而人类自己,又何尝不是时刻在互相算计伤害着呢?

    就像那些把她和兰姨丢下悬崖的人,心里又何曾有过半点人性和歉疚?

    灵溪想着,眼神里不由涌出少许的哀戚。

    她幽怨的目光漫无目的扫出去,落在仍保持着防卫状态的平顺身上,心情瞬间晴朗许多。

    生活中确实会遇到很多不如意,可是也会有更多的好运,来遇到阳光和温暖。

    比如此刻脊背挺直,赤手空拳也要保护她安全的平顺!

    这样的保护,就像穿透冬日冰层的暖阳,令人和暖又香甜。

    平顺仍全神贯注盯着海面,随时防备着会有鲨鱼疯狂冲过来。

    不过貌似那些鲨鱼都忙着啃食同类,暂时还真顾不上这边。

    眼看着危机缓解了些,平顺的脸色却并没有因此缓和半分。

    因为他知道,依着这些鲨鱼的贪婪,等它们啃干净了同伴,就会再度像饿狼般扑来。

    啃食血肉的刺激下,它们将会比刚才那只鲨鱼还要可怖!

    平顺紧皱眉头盯着前方,心里的信念无比坚定:不论如何,他都要战斗到最后一秒钟,护卫住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海风仍在徐徐吹着,将被蚕食的鲨鱼血腥卷过来,带着呛人的味道。眼看着海面上已经浮出半句鲨鱼的骸骨,站在礁石上的几人心一致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