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2章 兰姨受伤…

    可是越慌张反而越乱,她并没有因为奋力划水离灵溪近些,反而被海水拍到了更远的距离。

    而灵溪的身后,岛上的那些人已经逐渐靠近,绕过正在抢吃鲜鱼的海豚群围拢了过来。

    他们个个眼神崇拜地看着平顺眼里的灵溪,连声赞叹道,“像,真的太像年轻时的王后了!”

    “没错,比我们的公主还要更像,简直就是王后的翻版啊!“

    “圣洁的海的公主,请你驾临我们的国度,赐下恩典和平安喜乐。”

    闹哄哄的人群中穿着奇装异服,脸上的表情却格外的虔诚。

    平顺戒备地将灵溪护在怀里,警惕注视着逐渐靠近的人们,眼神有些微讶。

    因为他发现,这些人的眼睛,居然和灵溪的有些相像,带着浅浅的蓝。

    唯一不同的是,灵溪的蓝更加醇厚澄净,就像湛蓝无暇的天空。

    而这些人的眼中的蓝色,淡的几乎不仔细看都看不到。

    “走开!你们走开!不准过来!”

    随着人群的游近,兰姨的情绪更加激动起来。

    她大力用胳膊划着水面,溅起大片水花,想要将众人给赶走。

    游来的人群呈半圆形远远围着,领头的仔细看了兰姨一眼,眼中满是惊疑,“你是……兰姑娘?”

    “不是我!你认错人了!”兰姨似乎被这个称呼给刺激到,连忙捂住脸,声音尖利又高亢,“你们都走开,不要再靠近!”

    她的胳膊大幅度挥动着,之前被影蛛划伤的伤口崩裂,殷红的血大片大片涌下来,很快染红了周围的海水。

    “兰姨,你这是怎么了?”灵溪看出情况不对,划水靠近情绪激动的兰姨身旁。

    “小姐,快走,我们一定要离开这里,一定要离……”

    兰姨眼睛瞪圆了眼睛大喊着,眼前突然发黑,整个人绵软无力倒入了水中。

    “兰姨!”

    这下可把灵溪给吓坏了,连忙快速朝兰姨游去。

    就在她即将要抓住朝海水中沉下的兰姨时,有道身影比她还要快速,已经箭一般冲了过来。

    他赫然是刚才那个领头人,身形利索将沉入水面的兰姨拥住,脸上满是关切,“兰姑娘,兰姑娘?”

    然而兰姨此时明显已经昏了过去,绵软无力低垂着头,任由这个领头人如何呼唤,都没有半点的回应。

    灵溪已经游了过来,勇敢地瞪视着拥着兰姨的陌生男人,“请把兰姨还给我!”

    “抱歉,我估计做不到,因为我已经找了她整整十三年。”男人这才抬头看向灵溪,泛红的眼眸里写着坚定。

    “你一直在找兰姨?整整十三年?”灵溪怔怔看着这个男人,他有着不俗的外表和气度,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要持之以恒寻找兰姨那么久?

    灵溪不明白,索性直接问了出来,“为什么?你为什么一直在找兰姨?”

    男人低下头凝视了眼怀里昏厥的兰姨,抿唇低喃,“因为,我在等一个答案。”

    “答案?”

    灵溪微微皱眉,完全不知道这个男人跟兰姨间有着什么纠葛。

    而男人也没有回答,只是定定看了怀里的兰姨好一会儿,这才抬头看向灵溪,“她受伤很严重,请允许我带她回去,找最好的医生为她医治。”

    “好。”灵溪想都不想就直接点头答应下来。

    她虽然并不认识眼前这个气度非凡的男人,可是从刚才男人凝视兰姨的眼神中,她就看出了那份呵护如珍宝的疼惜。

    这种眼神是绝对伪装不出来的!

    因此灵溪相信,这个男人绝对不会伤害她的兰姨!

    眼下兰姨受了伤,似乎只有跟着这个陌生的男人上岸,才是最好的选择。

    灵溪心里已经有了决断,不过仍是将目光投向身旁的平顺,想要征求他的意见。

    显而易见的,平顺跟灵溪的想法完全一样,无声点了点头。

    在得到灵溪和平顺的点头答复后,男人这才仿佛彻底松了口气。

    他抱紧怀里的兰姨,头也不抬地吩咐身后跟着的众人,“回去,迎接海的公主莅临!”

    默默跟在男人身后的众人齐声称诺,恭敬地目视着灵溪,等待着她朝岸边游去。

    灵溪轻轻咬了下唇,对于这个兰姨极度排斥的陌生国度,她心里是有些慌乱的。

    可是眼下,似乎并没有更好的选择。

    兰姨的伤必须尽快处理,那么哪怕眼前是龙潭虎穴,她也绝对要去闯一闯!

    打定主意后,灵溪浅笑看向身旁的平顺,“你可能要被我拖累了,或者我们就在这分道扬镳吧?”

    “那可不行,”平顺笑得爽朗,“这些人都尊称你是海的公主,我怎么也得跟着沾点光才行呢。”

    说着,他已经在水里做了个彬彬有礼地绅士动作,“请吧,美丽的海的公主。”

    灵溪深吸口气,脸上没有半点怯懦,以无比端庄的优雅姿态,朝岸边游去。

    在她的身后,紧跟着始终守护在她身旁的平顺,以及紧拥着兰姨的那个领头人。

    剩下的那些人则远远跟着,尽可能跟他们保持着距离,眼里写着对豹儿的怯惧。

    等众人上了岸,为首的领头人仍紧拥着兰姨,抿唇下了岸边的敞篷车。

    灵溪和平顺这才得以有空打量这座坐落在海中央的小岛,发现岛上的建筑风格有点古希腊的风味,到处都是雕花式环柱群。

    这些柱子最高的约有三丈,两排对称而立,由高到地化出漂亮的圆弧形。

    在廊柱上面有着神色各异的少女浮雕,皙白的手上虚托着忍冬草叶片组成的花篮,每一处细节都格外的精致,大气而又美轮美奂。

    而在这两排俨然国门的廊柱后,是更加精美秀气的建筑,每一座都凝聚着瑰宝匠心。

    完美、大气、神秘、高贵……

    这是灵溪看过去的第一印象,眼前这座封闭的小岛,格外的赏心悦目,处处都充斥着醉人的美好。

    只是兰姨之前怎么会说,这里住着的,都是披着人皮的恶魔呢?灵溪嘴角扬起抹轻笑,认为肯定是兰姨当时伤口复发,才会导致情绪那么的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