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3章 将军,你回来了…

    眼前的小岛简直就像她幻想出来的小天堂,那些丑陋的恶魔,又怎么可能有资格住在天堂里呢。

    这边灵溪在心里胡思乱想着,领头的男人已经沉着脸将敞篷车开到了灵溪的面前。

    他丹凤眼微微挑起,眼眸里尽是疏远的冰冷,“我先送兰姑娘去医治,你不放心可以跟来。等安置好兰姑娘,我会送你去见我们的王。我想,他一定很高兴见到你。”

    灵溪心里记挂着兰姨的伤势,对于觐见国王完全没有兴趣。

    她轻笑着点头,“我认为你说的很对,先治好兰姨的伤才是最重要的。”

    说完,她就欣然拉开后车门,招呼平顺跟自己一起上去。

    平顺也不含糊,直接跨步坐进去,全程淡然如风。

    他自小见惯了各种大场面,眼前的根本难不倒他。

    等平顺和灵溪各自坐定后,男人再没有多说,直接发动了车子前行,丢下了身后仍穿着节日盛装的随从。

    车子刚开出没多远,后车盖上就传来咚的一声巨响。

    男人还没回头,平顺的解释声已经传来,“是我养的豹儿,它似乎并不想跟我分开,直接跳上来了。”“有趣,”男人闻言抿了下唇,继续专注开车,声音寡淡如风,“很高兴认识你们,我叫柯伽,是这座岛国的将军。当然,你们也可以叫我少将大人,貌似现在外面都是这种

    称呼?”

    平顺和灵溪对视一眼,暗暗将男人的身份记在了心里。

    他们对柯伽一无所知,眼下能做的,就是尽量不引起双方的冲突。

    等兰姨苏醒后,他们再商量下一步该怎么走。

    车子平稳前行,柯伽并没有得到任何信息,低声问道,“怎么?礼尚往来,你们难道不打算也做个自我介绍?”

    柯伽并没有说谎,他确实是这座闭塞岛国的将军,负责整座小岛的安全和警卫。

    不过自从岛上接入网络后,柯伽与时俱进,发现外面似乎很少直呼某人为将军。

    他本人很喜欢少将这个词,因此刚才介绍时,就随口这么说了,根本不在乎这些称谓上的区别。

    听到柯伽的询问,平顺薄唇轻笑,随口答道,“我是平顺,她是灵溪,很高兴认识你。”

    柯伽的视线从后视镜盯着平顺看了两秒,语气仍旧淡漠如风,“只是这么简单?”

    “对,”平顺慢慢点头,“别的说了,只怕你也不会信。”

    虽然平顺完全不知道眼前的岛国有着什么样的风俗,不过依照他们刚才对灵溪那么虔诚的态度来看,估计是信奉海神之类的小国家。

    每个国家都有着不同的风俗文化,在没有摸清楚对方的底细之前,平顺谨慎地不肯多吐露更多的身份信息。

    柯伽猜到了平顺的顾忌,知道眼前的年轻男孩是个睿智的聪明人,也就没再发问,继续无声开车。

    平顺和灵溪松了口气,趁机观察岛上的景色,尽量先熟悉环境。

    一路上,到处都是现代化的设施,唯一不同的,就是那些楼宇总是格外精致,就像美术生笔下的工笔画。

    马路上规划的更是优雅闲适,每一处都会有别具匠心的装饰,点缀着绿草红花。

    如果不是兰姨仍处于昏迷中,灵溪觉得,她肯定会爱上眼前的环境的。

    只是兰姨……

    想到兰姨昏厥前说的话,灵溪心隐隐担忧起来。

    如果兰姨说的是真的,这片祥和如天堂般的小岛上,到底潜藏着什么样的危机?

    敞篷车一路飞驰,在灵溪各种的猜测中,停在了一处富丽堂皇的白色圆顶建筑前。

    柯伽停下车,抱着兰姨迈步往里走,已经有佣人打扮的快速迎了上来,“将军,您回来了?”

    “嗯,快去找神医风习子,就说我有天大的事找他,立即马上给我滚过来!”

    柯伽撂下这句话后,虎步继续往前,头也不回地冲身后的灵溪和平顺说,“你们也一起进来吧,对了管好你们的那只豹子,免得它咬伤人。”

    “放心,豹儿很温顺的,不会对没有威胁的人出手。”平顺轻声应了句,打了个响指,豹儿已经威风凛凛从车后盖跳了下来。

    它身上的皮毛经过刚才的风吹,已经完全干了,这会儿在阳光下,白的晶亮,就像铺了层碎银吧漂亮。

    尤其是随着豹儿的迈步,它矫健的身形优美有力,绝对是最亮眼的风景线。

    不管任由豹儿多么的出彩,柯伽都没有多看它半眼。

    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怀里的兰姨身上。

    兰姨看上去约莫三十出头,整个人稍显瘦弱,眉眼间已经藏了几分风霜。

    此时她的唇和眉头都在烦躁地紧抿着,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疏离感。

    远远看上去,跟抱着她的柯伽居然有几分气质上的形似。

    在柯伽的带领下,灵溪和平顺缓步走进这栋圆顶的豪宅,领略了里面漂亮的西式风格。

    院内有个别致的小喷泉,下面的绿草坪修剪出漂亮的兰字,看上去赏心悦目。

    三人经过花园,根本没心情细看,直接就进了大厅。

    柯伽小心翼翼将仍昏倒着的兰姨放在松软的靠背沙发上,眼神痴痴不舍得从她的脸上挪开。

    多少年了,他等了这天多少年?

    好在上苍眷恋,如今终于让他给等到了!

    兰馨,十三年了,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的答案究竟是什么?

    眉头紧缩的柯伽沉浸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视线痴痴注视着仍昏迷不醒的兰姨,已经全然忘了屋内还有平顺和灵溪的存在。

    直到佣人匆忙的脚步声响起,柯伽才从回忆中拉回神智。

    “将军,神医说……说……”佣人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口气都说不顺畅。

    柯伽不满地皱眉,声音冰冷如霜,“说什么?不要告诉我他宿醉还没醒!”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令人头疼的事情,柯伽修长的手指轻轻摁压着太阳穴,满脸的不不耐烦。“不…不是…”佣人磕磕巴巴半天,好不容易才挤出句话来,“神医他说忙着陪少爷钓鱼,暂时没空过来,他们就在……就在我们后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