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450章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女孩…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450章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女孩…

    说着,东方柯羽头也不回地命令柯伽,“我先带王后回去,你告诉风习子,一定要救好兰馨,明天我跟王后会再来探望。”

    “是,”柯伽恭敬目送东方柯羽,“王放心,臣一定会照顾好兰馨姑娘。”

    “当然放心,这整个W国,唯有你最令我放心。”东方柯羽说着已经走出很远,声音远远传来,“还有,照顾好这位海的公主,她必定会给我们W国带来风调雨顺。”

    一行人目送东方柯羽和楚凤仪上了车,等车子开远不见,这才收回目光。“灵溪,这段时间可能要辛苦你了,请务必配合我,让百姓们都信服你是海公主。”柯伽礼貌说着,目光看向身旁的柯蒂斯,“从明天开始,你负责灵溪的安全,保护好他。

    ”

    “小叔叔,这根本就不用你吩咐。”柯蒂斯倨傲仰头,“有我在,放眼整个W国,谁敢打灵溪的主意?”“不用你费心,我是灵溪的保镖,还用不着你越俎代庖。”平顺看不惯柯蒂斯的骄横,直接向柯伽拒绝,“柯将军,我们只是暂住在这里,灵溪的安全由我负责,就不麻烦你

    们了。”

    “哼!你吃住都在这里,就识时务些不要这么嚣张。”柯蒂斯怒瞪向平顺,“惹恼了我,今晚就让你从这里彻底消失!”

    “那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平顺不屑冷哼,“某些人不要太目中无人,被打脸的滋味可是很痛的!”

    柯蒂斯句句被呛,脸都气黑了,索性撸起袖子,“可恶!有本事我们再来打一场!”

    “来就来,谁怕谁呢?先求饶的是孬种!”平顺单手解开衬衣纽扣,气势丝毫不弱。“天呐,你们能不能不要三两句就掐?”灵溪受不了地皱眉,无奈看向柯伽,“柯将军,谢谢你的安排,不过我觉得既然住在将军府里,安全自然也不成问题,用不着刻意被

    保护。”

    柯伽有些头疼地捏了下眉心,“算了,我也觉得不会有什么安全问题,那就依你吧。我还要去看望兰馨,就先走了。”

    他刚走了两步,又顿住脚转过身,冷眸看向互不相让的柯蒂斯和平顺,单指比了比自己的太阳穴,“想要赢得女孩的芳心,从来都不是靠拳头,而是要靠脑子。”

    撂下这句话后,柯伽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往事,脸色变得黑沉下来,脚步匆匆朝客厅走去。

    等柯伽离开后,柯蒂斯眼神不善盯着平顺,“小子,别不服气,有本事咱们约个地方,好好较量较量。”

    平顺根本没有应声,直接抓住灵溪的手,“这里太吵,我们走。”“站住!放开她的手!谁允许你牵她的手!”柯蒂斯气急败坏地大吼,人已经冲过来,蛮横将灵溪和平顺的手给拉开,“这是我看中的女孩,你要是再敢碰她,我剁了你的爪

    子!”

    “是吗?”平顺淡定注视着暴跳如雷的柯蒂斯,“可惜我这个平生最不怕的,就是别人的威胁。”

    说着,他就直接将灵溪拥入自己怀里,蜻蜓点水般,在她娇嫩的脸上印下枚轻吻,“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女孩,这辈子都只能属于我。”

    灵溪猝不及防,整个人简直如遭电击。

    下一秒,她的脸就像熟透了的番茄似得,滚烫地几乎要冒烟。

    “混蛋!”柯蒂斯气恼地握起拳头,直接朝平顺那张帅气的脸庞砸来,“敢染指我的女孩?我要撕了你!”

    平顺单手接住柯蒂斯的拳头,左手将羞怯不已的灵溪护在身后,这才淡然抬眸,对上柯蒂斯那双戾气满满的眼睛,“要怎么打我奉陪,不要误伤了灵溪。”

    “少在这里颐指气使,今天我就要教你做人!”柯蒂斯所有的怒火,都在看到平顺吻了灵溪后暴走,不管不顾地继续挥拳打来。

    眼看着两人又撕打起来,灵溪气得跺脚不已,却丝毫没有阻止的办法。

    她想来想去都无法阻止,只好再次去找柯伽,想要让他把俩人给劝开。

    只是等她走进客厅,看到的,却是柯伽静静站在沙发旁,深情注视着仍在昏迷中的兰姨的一幕。

    客厅内十分的安静,风习子直接把这里当成了配药室,低头忙个不停,就像个无声的背景墙。

    灵溪站在门口,看着静立在兰姨身畔的柯伽,尤其时他那仿佛一眼万年的眼神时,突然就不想去打破这份平静。

    她扭头看了眼仍在外面对打的平顺和柯蒂斯,又回头看了眼屋内宛如雕塑般凝固的柯伽,心头感慨万千。

    当年,柯伽和照顾她长大的兰姨,究竟有着怎样深情不渝的故事呢?

    这个故事,一定特别特别的甜,甜到即便相隔了十三年,仍令柯伽念念不忘,眼神温柔似海吧?

    灵溪静静倚在门框前,没有再出声,任由时间悄然流逝。

    直到日落西山,碎金般的晚霞遮蔽了大半个天幕,风习子突然跳了起来,“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了!”

    他的这声惊呼令沉浸在各自心事中的柯伽和灵溪回过神,快步走过去,异口同声问道,“找到了什么?是不是找到了可以克制影蛛毒素的办法?”

    “没错!”风习子脸上满是得意,“我翻找了所有的医学典籍,又配伍了半天,现在只缺一味药材。”

    “什么药材?我现在就派人去拿。”柯伽急声说着,脸上的神色早已经迫不及待。

    风习子却有些为难地皱眉,“我头疼的就是这个,不知道该怎么拿到这位棘手的药材。”

    “你只管说需要什么,哪怕要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会取来。”柯伽声音沉稳,带着义不容辞的笃定。

    “唉,”风习子叹了口气,“我已经配齐了其中九样,现在缺的,是中间最剧毒的金线蟾蜍。”

    “金线蟾蜍?”柯伽微微点头,转身就往外走,“我知道了,现在就去找回来。”“喂!你就这么去了?”风习子连忙追了过去,“你明明知道金线蟾蜍带着剧毒,就这么任性地说走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