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451章 遇见她,是幸运还是劫数…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451章遇见她,是幸运还是劫数…“确实不该这么任性,”柯伽似乎想到了什么,迈步来到仍在昏迷的兰馨跟前,俯下身子轻声道,“馨儿,我刚才居然忘了跟你打招呼,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带着金线蟾蜍回

    来。”

    说这句话时,柯伽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等抬起头时又恢复到一贯的冰冷,大踏步走出了客厅。

    “喂!小心啊,千万别给金线蟾蜍咬到!”风习子快步追上去叮嘱,然而柯伽人已经走得不见了踪影。

    灵溪还是第一次听说金线蟾蜍,低声问道,“那个金线蟾蜍,比影蛛还要厉害么?”“那当然,不然怎么克制影蛛的毒啊,”风习子无奈叹了口气,“金线蟾蜍是我们W国独有的毒物,就住在黑水潭,喷出的毒素可以轻松融化掉猎物。平常大家都是绕着黑水

    潭走,谁也不敢靠近。”

    灵溪这才了解捕捉金线蟾蜍的困难,有些担忧地看向柯伽离去的方向,“那柯将军走得这么匆忙,确定有把握么?”

    “他啊?别说没把握,就是天上下刀子那也是非去不可的!”风习子又重重叹了口气,“你不知道当年,为了兰馨姑娘的事,他整个人都差点……”

    风习子的话说到一半,意识到自己有点多嘴,及时收住转移话题,“算了算了,那都是陈年旧事。柯伽的实力不弱,相信捉只金线蟾蜍不是什么难事,我们就别操心了。”

    事已至此,灵溪知道自己说什么都不起作用,只好耐心等待着柯伽的归来。

    而柯蒂斯和平顺的打斗,终于到了尾声.

    两人几乎旗鼓相当,将庭院给拆了一半不说,还几乎拳拳都往对方脸上招呼。

    柯蒂斯青着左眼,怒不可遏瞪视着平顺,“这会儿我饿了,改天再跟你好好比试比试。”

    平顺的鼻梁有处淡淡的淤痕,他根本没有回应柯蒂斯,而是用手轻掸了下身上的浮土,转身走向客厅。

    彼此看不顺眼的两人,如果不是因为都已经成年,估计打到天黑都不肯暂停下来。

    这场持续了一下午的比斗到底也没分出什么胜负,两人冷着脸进了客厅。

    风习子一见柯蒂斯进来,就立即说了柯伽去黑水潭寻找金线蟾蜍的事。

    这下可把柯蒂斯急坏了,当即转身出门,快步去追赶柯伽。

    当年他的爹地就是死在了黑水潭,那个地方对整个W国的人来说,都是比地狱还要恐怖的存在。

    无论如何,他都要去帮自己的小叔叔一把!

    随着柯蒂斯的离去,整个将军府都变得安静下来。

    灵溪和平顺几人吃过饭后,就守在客厅里,等着柯伽和柯蒂斯的归来。

    可就像风习子之前说的那样,找寻金线蟾蜍的进展似乎并没有那么顺利。

    直到天色完全黑下来,仍是没见到柯伽和柯蒂斯归来的身影。

    风习子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满脸的焦急,“不行,我得去看看他们,别再搞出什么意外!”

    “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平顺轻声问了句。

    “不用,你留下来照顾好她们,如果兰馨有个什么好歹,等柯伽回来能把我头给拧下来。”

    风习子说完这句话,人就神色匆匆走进了夜色。

    “风神医,”灵溪紧走了两步,低声叮嘱道,“一定要小心!”

    已经走进夜色里的风习子回头,俊朗的脸上带着暖暖的笑,“虽然知道你叮嘱我是因为我的身份,不过还是谢谢,我会的,放心。”

    说完,风习子转身大步离去,修长的身形很快隐逸在夜色中。

    灵溪目送风习子走得没了踪影,秀眉淡淡围拢,“希望他们能够平安归来。”“放心吧,一定会的,他们的身手都不错。”平顺轻声安慰了句,右手搭上灵溪的肩膀,把她摁在另一张沙发上,“你也折腾了一天,先躺下休息会儿,这里由我看着,不会

    有问题的。”

    听平顺这么一说,灵溪还真的觉得自己有些疲累,不好意思地露齿浅笑,“那就拜托你了。”

    “嗯,一切有我,乖,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平顺把手覆在灵溪的眼睛上,清雅的声音如水般传来,“等明天睡醒,说不定兰姨也跟着醒来了。”

    平顺的声音格外的好听,就像最怡人的催眠曲似得,听得灵溪倦意渐渐袭来。

    她感受着眼睛上平顺手掌的温度,心儿像陷在蜜罐里似得,很快就陷入了梦乡。

    平顺则一直耐心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灵溪终于睡熟,响起了几不可闻的呼吸声,这才缓缓收回自己的手。

    窗外夜色沉寂如墨染,零星有几颗碎星稀稀拉拉挂着,四下里一片寂静。

    平顺知道,夜早就已经深了,难怪灵溪躺下没多久就睡了。

    他并没有什么困意,借着月光打量着睡得恬静的灵溪,眼神脉脉,嘴角不自觉扬起抹宠溺的笑。

    果然不愧是他看中的女孩,在经历了生死逃亡和异国他乡的种种后,居然还能淡定从容的应对。

    这娇弱的身躯下,蕴藏着巨大的能量,藏着颗金子般坚韧的心。

    而他要做的,就是牢牢守护在她身旁,为她遮风避雨,阻隔一切未知的伤害!

    平顺的目光格外坚定,他就那样痴痴看着熟睡的灵溪,好像怎么都看不够似得。

    夜色愈发深沉,周围静寂的厉害,就连豹儿都跟着盘卧下来,闭目陷入了梦乡。

    客厅内安静的仿佛绣花针掉下来都能听到,平顺似乎也终于困乏,原本挺直的脊背渐渐弯下来,慢慢靠在了沙发上,跟着打起了轻鼾。

    伴随着节奏感十足的轻鼾声,一只精致的鞋面迈入了敞开的大门。

    顺着鞋子往上,是被包裹在黑色夜行衣里的身躯,以及一双恶毒的眼眸。

    那双眼眸就像淬了毒的毒蛇般,恶狠狠盯视着沙发上昏迷不醒的兰馨。

    来人似乎笃定屋内的人不会醒来似得,慢慢来到沙发旁,从背后掏出把锋利的匕首。她虽然全身都裹在黑色的衣服里,只露出一双狰狞的眼睛,却清楚能看出此时的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