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453章 你是不是偷了王宫的东西了…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453章你是不是偷了王宫的东西了…

    如今柯伽中了金线蟾蜍的毒,生命危在旦夕,难怪柯蒂斯满脸的不爽,就差没有翻脸当场揍人了。

    在了解到事情的原委后,灵溪担忧地看着脸色灰白躺着的柯伽,“柯将军,对不起,是我们连累了你。”

    柯伽昏沉沉躺着,目光却投向身侧依旧昏迷着的兰馨,努力伸出手想要碰触到她。

    “没关系,为了兰姑娘,这些都是值……值得的……”

    他这辈子别无所求,十三年前兰馨的失踪像根刺一样梗在他的心间。

    如今能在有生之年重新见到兰馨,就算是让他毒发身亡他也心甘情愿。

    就是,就是到底没能等到她醒来,看到她跟自己说上一句半语,哪怕是能看到她的笑脸都好的啊!

    看着对兰姨如此情深义重的柯伽,灵溪只觉得自己的鼻头有些酸涩。

    她虽然并不知道十三年前发生了什么,可是柯伽看向兰姨时眼眸中那浓到化不开的爱恋,半点都不会作假。

    “柯将军,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放心吧。”灵溪说着,拉过柯伽的手,帮他握住兰姨的手腕,“你和我兰姨,一定都可以康复的。”就在灵溪低声安抚柯伽的时候,一旁的柯蒂斯已经单手拎着风习子的衣领,咬牙切齿威胁道,“蠢货,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治好我小叔叔!不然我就活剐了你,说

    到做到!”

    被威胁的风习子满脸内疚,“你先松开,我得赶紧去配制解药,没空跟你打嘴仗。”

    风习子跟柯伽本就是朋友,不过他最受不了柯伽每天板着脸,平日里反倒跟小他几岁的柯蒂斯玩到了一起。

    两人虽然相差个几岁,私下里交情却比柯伽还要好,风习子几乎常驻在将军府。

    眼下柯伽中了毒,风习子比柯蒂斯的担忧只多不少,整个人脸上都找不到平日里的吊儿郎当。

    柯蒂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松开钳制住风习子的手,厉声催促,“赶紧的!别耽误了给我小叔叔治疗!”

    柯伽受伤的是左手,如今那只手已经发黑肿、胀,看上去就像带了个超大的笨重手套似得。

    风习子快步来到柯伽身旁,仔细为他检查一番后,低声说道,“我要切开你的手,把毒液引出来,痛你就吭声。”

    柯伽微微点头,目光始终凝望着仍旧昏迷的兰馨身上。

    对他而言,这世间最锥心刺骨的痛,就是兰馨失踪的这十三年。

    如今她重新出现,整个世界都变得美好起来,哪里还有什么伤痛呢?

    见柯伽点头,风习子没有犹豫,直接用锋利的手术刀,划开了柯伽的手心。

    伴随着一股浓稠的腥臭味,已经变成黑色的血液从柯伽伤口出缓缓流出,淌入风习子手中的容器里。

    在场的人纷纷皱眉,他们知道金线蟾蜍的毒素厉害,却没想到剧毒到这种地步!

    风习子接了些黑色的血液,帮柯伽止住伤口,立即端着容器走向自己的工作台,低头研究出来。

    柯蒂斯担心地走来走去,不停催促着,“你最好快点找到解决的办法,那些毒素不能再扩散了!”

    “闭嘴!不要来影响我!”风习子怒吼一声,很不满自己专心分析时被打扰。

    柯蒂斯跟风习子玩闹多年,知道他最讨厌在解毒时被人打扰,识趣地收敛自己暴躁的脾气,没有再出声。

    只是盯着风习子解毒实在是焦灼,柯蒂斯在屋里走来走去,视线突然落在平顺身上。

    他怎么都看平顺不顺眼,正想找茬挑衅大打出手,突然看到平顺别在后腰的匕首。

    柯蒂斯半眯起眼睛,仔细看了眼那把匕首,然后不爽地冲背对着自己的平顺喝道,“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偷了宫里的东西?”

    平顺仍在低头跟灵溪小声说话,根本没注意到柯蒂斯的问话。

    “喂,我在跟你说话,听到没有?!”

    柯蒂斯又喊了句,这次平顺倒是听到了,不过他懒得理会而已。

    像这样说话目中无人,又颐指气使的家伙,他就算再有功夫,也懒得搭理。

    见平顺一直不吭声,柯蒂斯本就压住的暴脾气瞬间爆炸,气冲冲走向平顺,劈手就伸向他后腰。

    他想抽出那把匕首仔细看看,到底是不是皇宫里专用护身的。

    柯蒂斯的手还没靠近平顺,他就已经警觉转身,锐利的眼眸盯视着柯蒂斯,“干嘛!”

    “把那把匕首交出来!”柯蒂斯也不废话,右手蛇形,朝着平顺的后腰抓去。

    平顺轻松闪避,柯蒂斯左手又至,右手刚猛袭向平顺心口。

    眼看着避无可避,平顺左拳如风,刚硬砸向柯蒂斯肋下,意图围魏救赵。

    果然,他的拳风呼啸有力,柯蒂斯不敢托大,收回右手袭向平顺的左拳。

    两人你来我往,在客厅里缠斗起来,转眼间就交手了十几个回合。

    灵溪满头雾水,不明白这两个人刚见面,连话都没说,怎么又打起来了!

    她正头疼该怎么分开他们,风习子猛地抬起头,黑着脸怒斥,“都给我滚出去,别耽误我配药!”

    柯蒂斯和平顺怒视着对方,眼神是同样的桀骜,异口同声道,”出去就出去!”

    他们说着,手下攻击的工作不停,交手着从客厅打到了外面。

    灵溪头疼地揉了下太阳穴,她觉得平顺跟柯蒂斯很可能上辈子就是仇敌,不然怎么每次见面都像仇人似得分外眼红。

    只是灵溪并不知道的是,等到了外面,平顺率先停了手。

    他抽出后腰的那把匕首,直接丢给柯蒂斯,“给你!”

    明晃晃的匕首抛过来,柯蒂斯稳稳接住,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解,“既然决定给我,刚才还跟我打什么,有力气没地方出么?”

    “因为我不想让灵溪知道这把匕首的存在,”平顺轻声解释道,“昨晚你们离开后,有人深夜潜入,想用这把匕首刺杀兰姨,被我拦了下来。”“胡说,这里是将军府,谁不要命敢大半夜潜进来?”柯蒂斯根本不信,“谁知道是不是你偷了皇宫的匕首,胡乱编排的故事。”